四川盐源发现目前川西南最早新石器遗存——皈家堡遗址发掘的重要收获

 

      皈家堡遗址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南部盐源县双河乡杨柳村二组,该遗址地处盐源盆地东部,杨柳河东岸的二级台地之上。遗址平面为不规则方形,北、东为河滩,西为冲沟,南为低洼地,地表平坦。

      2015年4月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凉山彝族自治州博物馆和盐源县文物管理所组成的联合调查队发现该遗址,同年11月,联合调查队对遗址再次进行复查,通过系统考古钻探,确认现存面积约30000平方米,同时确认该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遗址。为了进一步认识该遗址的文化面貌与时代特征以及聚落形态和结构等信息,2016年10月初至11月下旬,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凉山彝族自治州博物馆及盐源县文物管理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对皈家堡遗址进行正式考古发掘。本年度发掘位置位于遗址边缘地带的东南部,发掘面积600平方米,发现有新石器时代和历史时期的遗存。本次发掘发现了丰富的遗迹现象,共计揭露遗迹64处,包括建筑遗迹7座、灰坑54个、器物坑1个、灰沟2条以及若干柱洞遗迹,同时出土了大量遗物。

      考古发现

      新石器时代遗存是本年度发掘最为重要的收获,从层位关系和器物组合观察以及2015年碳十四测年数据分析,新石器遗存可明显分为早、晚两个时期:早期遗存以TN27E36、TN30E39、TN31E39的第6b层为代表,时代当不晚于距今4800年;晚期遗存以第2层至第6a层及开口于其下的遗迹为代表,该期遗存时代距今4800~4300年。

      早期遗存仅在发掘区个别探方地势低凹区域分布,未见遗迹现象,出土遗物相对较少,以陶器为主,另有少量石器。陶器中夹砂和泥质陶比例相当,夹砂陶陶胎明显夹杂有细石颗粒、石英,陶色斑驳,主要有灰黄、灰红及褐陶,火候普遍较高,纹饰有粗绳纹、细绳纹、戳点纹,粗绳纹盛行是其一大特点。泥质陶陶胎细腻,陶色主要为青灰,少量为黑皮或黑衣,器型主要为敛口钵;纹饰主要为细绳纹、凸棱纹、细线纹、戳印点纹等。器类有粗绳纹敞口盆形器、喇叭口高领罐、敛口素面钵、卷沿罐以及少量捏制小罐等。

      晚期遗存分布于整个发掘区,该期遗迹现象和出土遗物丰富,遗迹主要为房址、灰坑及零散柱洞及特殊遗存。房址有半地穴式和地面式两类,另有大量无规律的柱洞;灰坑以平面形状呈圆形的居多,另有少量呈方形,这些灰坑形制规整,但大多出土遗物残碎,个别灰坑出土动物遗存丰富。另外,还发现一些特殊的遗存,如有序叠放的石刀堆积、积石坑、陶器坑等。出土陶器非常丰富,陶器纹饰繁缛发达,器类多样,石器原料来源丰富,加工工艺复杂。

      陶器以夹砂陶为主,其次为泥质陶,均为手制陶,多数采用泥条盘筑法,少量小型器物直接捏制。纹饰非常发达,主要饰于器物上腹、口部等,少量施于口沿内沿面,依据施纹方式,可分为戳印、压印、刻划、附加堆塑四类,其中刻划和戳印最为盛行。戳印类纹饰主要为篦点纹、戳点纹、连珠纹、锯齿花边。篦点纹一般排列呈线状,绝大多数篦点纹为平行排列,少量呈“之”字形,一般施于罐类器物颈部;或构成三角形,一般施予罐类口沿内侧;或与光面组成复合纹饰,多装饰在钵类器表。连珠纹与篦点纹、附加堆纹组成复合纹饰,一般装饰钵、罐器表。锯齿花边一般以戳印点状施于罐类唇部;压印类纹饰主要为绳纹花边,数量极少;刻划类纹饰有水波纹、叶脉纹、网纹、花边;堆塑纹饰主要为带状附加堆纹、乳钉鋬、乳钉,乳钉鋬仅见盘口高领罐类肩部。

      器物主要为平底器,另有少量圈足器,少量带耳罐。器类主要有罐、钵、碗、壶、瓶、杯等。其中以罐、钵数量和种类最为丰富,罐大体可分为高领盘口罐、直口罐、卷沿附加堆纹罐、卷沿乳钉纹罐、筒形罐、敛口罐等。钵大多通体施纹,纹饰繁缛,可分敛口、侈口、直口等钵。盘口高领罐、圜底钵、带耳卷沿罐、附加堆纹罐、锯齿状花边乳钉纹卷沿罐、附加堆纹光肩罐、侈口杯等较具地方特色。

      石器不仅出土数量丰富,而且种类繁多,器类主要有有锛、凿、刀、箭镞、石球、纺轮、网坠、斧、砺石等,以锛、刀、箭镞、石球、砺石最为多见,其中石刀和箭镞质地精致,制作规整。这些石器分为打制和磨制石器,其中打制石器较为少见,仅见网坠和燧石块或半成品;磨制石器最为多见,部分石器表面遗留有明显的线切割痕迹,此类石器呈墨玉状,质地精美,多用于厚体凿和少量石刀,充分体现当时居民有着发达的石器制作技术和娴熟的选料经验,大量砺石的出土也反映出石器加工与制作是当时居民一项重要的日常活动。石料大多数系就地取材,最为常见的是深灰色泥质板岩,另有少量绿灰色粉砂质泥质板岩、页岩和灰色绢云母片岩、黄色砂岩等,墨玉质石材可能有其它来源,在周边地区不可寻。

      历史时期遗存主要为开口于第1层下的遗迹,计有H1、H8、G1、G2、K1,这些遗存具有明显大理国时期的文化元素。这些遗迹出土遗物均为陶器,器型有夹砂陶釜、壶、瓿、瓶等。H1、G1、H8出土陶釜和H1采用大量碎石块和打碎陶釜置于坑壁埋藏特点同安宁河流域大理国时期遗存相近;K1埋藏形式相对特殊,圆坑内堆置有几件陶器(瓶、壶、瓿),坑边立有石块,陶器间隙地面上散落有烧灼过的人牙,此习俗同火葬墓相近,此类埋藏习俗目前不见于川西南其它地区。

      学术意义

      皈家堡遗址的发掘收获了一批文化特征突出、年代明确的古代文化遗存,该遗址的发掘有着重要的意义:

      皈家堡遗址新石器时代遗存的发掘,填补了盐源盆地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空白,将盐源盆地人类活动的历史上溯至距今4800年前,发现了目前川西南地区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存,对于认识川西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内涵与时代特征及聚落形态等有着重要意义。

      盐源盆地地处青藏高原东缘、横断山区中部,是历史上黄河上游甘青地区经川西高原南下进入云贵地区的文化和民族走廊的重要节点。皈家堡遗址新石器时代遗存具有鲜明时代与地域文化特征,其文化特征与滇西地区的新石器文化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并与中国西北地区的新石器文化有着渊源关系。皈家堡新石器文化遗存的发现与研究,对于认识中国西北与云南西部地区在距今4800年前文化互动与人群移动具有重要的个案研究意义。它的发现与研究揭示出地处青藏高原东缘和横断山区南部的“川西南走廊”在距今4800年前就已经开辟,彰显出川西南地区在中国先秦考古研究和南北人群与文化互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粟、黍等旱作植物遗存和鱼、马、猪、鸟、鹿等动物遗存的发现以及大量渔猎工具的出土,揭示了该遗址新石器时代的居民经济形态的复杂性,当时居民可能既有旱作农业经济,同时兼有发达的渔猎经济。

      历史时期遗存的发现为盐源盆地内大理国时期的历史与社会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这是目前盐源地区经过正式考古发掘获取的第一手大理国时期考古资料,对于大理国历史与社会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由于,目前资料尚在整理之中,相关认识细化尚需作进一步的工作。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 凉山彝族自治州博物馆 左志强 周志清 孙策)

来源:中国文物报    

上一条:山西太谷南畛墓地发现金元砖室墓和清代家族墓
下一条:我国古代海盐业的最早实证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