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中日尼雅考察队发现国宝中的国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肘
小岛康誉 2018年2月22日

        今年正值“中日共同尼雅遗址学术考察”30周年,这30年间中日双方众多人士对世界性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研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我加以压缩后介绍给大家。
        在1986年开始协助克孜尔千佛洞修复的过程中,新疆文化厅韩翔处长告诉我“新疆有三大著名遗址,分别为楼兰、克孜尔、尼雅,楼兰考察已基本完成,克孜尔在中国政府的巨资及日方资助下正在修复中,只有尼雅遗址规模宏大却没有实施正规考察”。
        我当即提议开展共同考察,因为我觉得对世界性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刻不容缓,韩处长也即刻表示赞同,但是和克孜尔千佛洞的修复资金一样,获得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西域地区曾经被日本等外国人盗掘的文物和遗址都属未开放地区。新中国的建设工作正值奋起腾飞阶段,而且,距离斯坦因的第四次探险也刚刚过去50多年,对于与外国的合作考察有着明显的抵触,其程度超出想象。
        尼雅遗址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小城市民丰以北100公里处,是兴盛于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五世纪的古代都市,是《汉书》所记载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精绝国」。其规模宏大,(包括周边地区)东西约7公里,南北约25公里,以位于北纬37度58分34秒,东经82度43分15秒的佛塔为中心,散落着寺院、住宅、手工作坊、墓地、果园、城墙等220处遗迹以及数十处文物散落地,同时还残存着河床和大量枯树林。海拔在1200米左右,是全世界残存在沙漠中的规模最大的木造遗址城市。

 

1988年中日考察队艰难跋涉前往尼雅遗址   摄影:小岛康誉

        在附近居民的带领下到达遗址,“尼雅遗址”是匈牙利出生的英国人奥莱尔·斯坦因于1901年1月命名的,他在06、13和31年再次考察这里,带走了大量文物,研究水平在当时可谓卓越,并发表了详细的调查报告书。
        日本大谷探险队的橘瑞超在1909年曾经试图进入遗址,但是由于酷暑以及日程问题未能到达。1959年新疆博物馆队进行考察,发掘了遗址北部墓地。
        1988年7月,为了让其了解日本保护文化遗产的态度,我邀请韩翔处长等访日,并与韩处长签订了尼雅遗址等西域南道遗址群考察意向书。
        1988年10月29日,我与翻译堀尾宝等3人从日本出发,开始了“中日共同尼雅遗址学术考察”,中方队长为韩处长,队员有新疆文化厅盛春寿(之后曾任新疆文物局局长)、新疆考古所研究员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之后曾任考古所所长)等,包括后勤队共计14人。
        我们从民丰乘坐旧卡车和四轮驱动车沿干涸的尼雅河遗址、穿过树林北上。卡车很快就出现了故障,剩下的四轮驱动车在前行过程中不断被沙子绊住车轮,频繁抛锚,前往中途小绿洲的90公里路程竟然花了12个小时。看到中方队员将漂浮着牛羊粪便的污水吸入锈迹斑斑的水桶里,“是给骆驼喝的吗?”“人喝的”,我们目瞪口呆。
        在维族老乡家合衣睡下,第二天先将装备放在骆驼背上,人坐在装备上,继续向遗址前进。可以参考的就是斯坦因报告书里的简单示意图以及1980年为CCTV、NHK “丝绸之路”摄制组作向导的伊弟利斯研究员和驼工的记忆了。处于安全考虑政府派遣的通信士发回的摩斯信号也只是“所在地不明但全体平安”。在红柳沙堆中喊着“向左”“向右”,骑着骆驼行进三天后,终于于11月6日早上到达了佛塔。在这里掀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考察新篇章,当时的感慨与激动令我至今难忘。

 

背对佛塔的1988年考察队和遗址   摄影:北野博之 小岛康誉

        第一次考察只进行了两天,观察了遗址中心部、了解了概况、开始收集地表遗留物,中日双方都意识到了考察的必要性。我和新疆文化厅签订了后续调查协议书。我们觉得纪念正规调查的启动,需要一个好的口号,联想到被火山灰埋没的庞贝古城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取沙埋庞贝之意,命名为“丝绸之路的庞贝”“梦幻般的古代都市”,这个名称至今被各方使用。
        第二次及以后的考察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车辆故障等各种意外状况时有发生。有生病的,也有从骆驼上掉下来摔成脑震荡和骨折的,但是考察工作逐年步入正轨,时间也延长到了3周,为了充实考察,我们邀请了各个领域的专家参加。中国方面有新疆政府、新疆文化厅、新疆文物局、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博物馆、和田文管所、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日本方面有科学技术厅、佛教大学、龙谷大学、京都造形艺术大学、早稻田大学、京都大学、关西大学、关西外国语大学、国学院大学、山口大学、大阪市文化财协会、奈良国立文化财研究所、六甲山麓遗迹调查会、京都市埋藏文化财研究所、橿原考古学研究所、长冈京市埋藏文化财中心、古代东方博物馆的名誉教授、教授、讲师和技师等。
        因为是涉及多领域的综合性考察,参加者也是遍布佛教学、西域文献学、考古学、西域交流史、建筑学、地理学、地质学、木质科学、染织学、摄影、测量等不同领域。
        在这里着重列举中方主要成员,韩翔、盛春寿、岳峰、李军、王炳华、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于志勇、张玉忠、李文瑛、李季、杨林、王军、杨晶、景爱、刘树人、任式楠、孟凡人、王亚蓉、杨逸畴、王守春、王邦维、齐东方等。
        考察队的名誉主席由新疆政府主席铁木尔达瓦买提担任,顾问有北京大学季羡林教授、新疆文化厅王中俊书记、新疆文化厅买买提祖农厅长。中方队长先后由韩翔处长、新疆文物局岳峰局长和盛春寿局长担任,首任学术队长是新疆考古所王炳华所长,第二任是于志勇所长,日方队长是我,副队长是佛教大学真田康道教授,首任学术队长是龙谷大学名誉教授井口泰淳,第二任是京都造形艺术大学田边昭三教授。

1993年的考察队 齐心协力保护研究世界性文化遗产   摄影:中方队员

沙漠车频出状况  摄影:小岛康誉

        作为日方队长,我的主要工作是协调日方队员以及与中方的沟通斡旋、推进考察研究、推动研讨会和报告书的出版,提供包括保护协力费在内的近3亿日元的资金……归纳起来就是国际协力学的综合实践。
        1992年获得国家文物局的正式批准,日本文部省开始提供资助。
        1994年在佛教大学成立“尼雅遗址学术研究机构”,同年国家文物局批准发掘,据说这是唯一一次给外国人颁发发掘许可。长时间进行大规模考察的难度非同一般。1995年第七次考察时获得重大发现。在向遗址北部行进途中,发现了从沙漠中突出来的部分木棺,我们谨慎地进行了测量和发掘,从细微的缝隙处窥视的队员于志勇(现任新疆博物馆馆长)念道“太棒了!王 侯 合 昏 千 秋 万 岁……还有”,在场的双方队员举拳高呼“万岁”。
        当天晚上,宿营地被异常兴奋的气氛包围着,中方队长岳峰致辞后我说道“自1988年开始中日尼雅考察以来,今天是最兴奋的好日子,这是中日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果,干杯!”将平时几乎不喝的白酒一饮而尽。

  

国家文物局发掘许可证 王族墓地发掘现场 站着吃晚饭 摄影:日方队员

        结束现场发掘后在新疆文物考古所对6个木棺进行了开棺调查,里面除了男女合葬干尸外,还发现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肘(一带一路实践谈NO.1里有照片)等多件国宝级文物。国家文物局和新疆文化厅在北京公布调查成果,国家文物局张德勤局长(已故)、新疆政府吾甫尔阿不都拉副主席、北京大学宿白教授(已故)、新疆文化厅王中俊书记、中方队长岳峰、中方学术队长王炳华、日方学术队长田边昭三(已故)、孙跃新博士及我都出席了发布仪式,国内外都进行了大量的报道。
        1996年,尼雅考察入选国家文物局和《中国文物报》评选的“1995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1年入选国家文物局和《考古》杂志社评选的“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2002年“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肘被国家文物局指定为64件禁止出国展览文物之一,这是为了防止对外展览给文物造成损伤,这可以说明它是“国宝中的国宝”。
        中日双方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考古涉外工作管理办法”(通称为国家文物局1号令)、按照制定调查计划、商讨协议书、签定协议书、取得新疆政府认可、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准的步骤推进。沙漠考察也是遵守考古学原则,在大片遗址中按照分布调查、观察、拍照、测量、发掘的顺序展开,保护为先,将发掘控制在最低限度。

  

拍照  测量 中日双方开会  摄影:小岛康誉

        “中日共同尼雅遗址学术考察”的成果通过报告书、国际研讨会及文物展的形式不断公布于世。中日文的『考察报告书』三卷合计7公斤,还出版了《丝绸之路 尼雅遗址之谜》、《Kizil,Niya,and Dandanoilik》等。曾在乌鲁木齐环球酒店、北京大学、佛教大学等地召开研讨会,在新疆博物馆、国家博物馆、佛教大学以及上海、香港、东京、大阪、神户、冈山、韩国、美国等地举办文物展。新华社、人民日报、新疆日报、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都作过大量报道,CCTV、日本NHK、富士电视台也播出过专题节目,同时还在中日两国通过网络进行宣传。

  

大量论文集 在北京大学和佛教大学召开国际研讨会 摄影:小岛康誉

        精绝国(尼雅遗址)在西域三十六国中属于中等规模,但是由于其他城市都被新建城市覆盖而消亡,尼雅就成为了现存的规模最大的都市国家遗址,在古代西域研究方面占据着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尼雅遗址和楼兰遗址最初也和克孜尔千佛洞一起被列入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计划中,由于要集中申请天山山脉周边遗址,就被延迟到了下一阶段申请,作为申请的前期准备,目前已经开始进行保护。
        结束艰苦的考察后离开沙漠当天一起捡垃圾已经成为惯例,在残酷的环境中进行考察,即使十分注意也会散落许多生活垃圾,为了保护将来会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尼雅遗址,这是必不可少的环保措施。在踏查楼兰遗址时,捡拾了以往所有探险队丢弃的大约100公斤的各种垃圾,因此我被大家称为“垃圾队长”。

2015年保护工程后的佛塔  摄影:小岛康誉

        中日共同尼雅遗址学术考察在1988年至97年间共实施9次,我参加了8次。2004年NHK拍摄“新丝绸之路”时、14年北京大学召开佉卢文研讨会时、15年观察变化情况并赠送强化遗址保护巡视用小型沙漠车时、17年天津电视台采访时,我又几次进入遗址。研究、出版论文集、召开研讨会的工作也在持续进行当中。
        今年是中日尼雅考察30周年,中方学术队长于志勇正在积极筹备出版新报告书。关于在新疆举办纪念展览、在日本出版摄影集以及举办市民讲座等事宜,我与新疆文物局王卫东局长已达成共识。中日尼雅考察是双方所有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借此机会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另外,天津电视台“泊客中国”的专题节目已于今年1月分三集播出了,可以在央视网看到节目视频,敬请观看。

翻译: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周培彦

上一条:NO.3 协助修复保护28年后克孜尔千佛洞申遗成功
下一条:NO.5 中日丹丹乌里克考察队发现“西域的蒙娜丽莎”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