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 温暖的人心与丰富的文化遗产 魅力四射
小岛康誉 2017年12月20日

      这一期我将向大家介绍我与新疆的缘起。
      1982年6月为了采买宝石原石,我第一次来到新疆,不甚了解我的人一定会疑惑“僧侣怎么去买宝石呢?”,因为当时的我还是首饰连锁店的老板。

交河故城  2014年6月申遗成功   摄影:小岛康誉

      再向上追溯10年,1972年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我开始参加“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简称:广交会)”,办参会手续时,两国邦交尚未恢复,在设于英属香港的中资酒店内的办事机构取得中国签证,步行过桥入境时,着剑配枪的解放军战士站在两侧,在开往广州的列车上和同行的日本人一起朗读《毛主席语录》。宾馆的房间也没有锁,“为什么?”“因为中国没有坏人,不用上锁”。休息日里参观人民公社、观赏抗日战争剧目。之后我又去北京、天津和上海采买。
      后来,接受友好商社的邀请“新疆宝石不错,要不要去买?”,乘坐苏联军用飞机改造的客机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已经是35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乌鲁木齐没有像样的大楼、骆驼运送货物、就在道路两侧牧羊。
      在军队把守、绿荫环绕的新疆宾馆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在会议室开始商谈,“累了吧?”,没有提及宝石,我一再要求“快点给我看宝石”,对方还是不断重复“宝石很珍贵,是稀有矿物”,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才搬来一个桌子大小的木箱,直觉告诉我“并没有好宝石”,因为优质宝石很稀有,不可能装在这么大的箱子里,肯定会强调专家才了解的稀有性。箱子里取出来的果然是品质很差的绿玉和石榴石的原石。我一追问“这资料上面写的宝石呢?”,对方才说“我们这个分公司刚刚成立,十分珍贵的宝石还属于未来计划经营的项目”。
      可能是觉得不合适,对方带我去了吐鲁番,在参观完交河故城和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回来的途中,遇大雨无法通行。现在每天有十班飞机往返于北京乌鲁木齐,而当时每周只有两班,所以必须要在那天返回乌鲁木齐,无奈道路封锁禁行。
      带我参观的工艺品公司的龚科长说“晚上12点有运送货物的火车通过,拦下它上去!”。35年前在边境地带,外国人要坐上装有军事物资的火车是何等困难的事情啊,在盐湖货站的交涉长达两个多小时,他先说服了老站员,接下来又说服了乌鲁木齐的铁路总部,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身份,还让工艺品公司的领导给铁路总部打了电话,继续等待20分钟,解放军给站员打来了电话“我们是人民解放军,工艺品公司龚科长和4位日本人在你那里吗?”“在”“允许他们乘运货火车返回乌鲁木齐”。

1982年6月下雨封路,改乘货物列车返回,右侧为小岛 摄影:寺尾恭久

      随后就传来了火车鸣笛的声音,在持续不断的雨中跑向站台,老站员举灯拦车,让我们上了最后一节车厢,解放军战士也在车上。列车中途停了几次,凌晨五点到达乌鲁木齐,都没有顾上在迎宾馆打盹就飞奔去了机场。
      为客人尽心的诚意、丰富的文化遗产打动了我,从此深爱新疆不能自拔。我与中国新疆的国际合作就此开始。下期将作具体介绍。

(翻译: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周培彦)

上一条:NO.1 心怀感恩!祝我的第二故乡新疆更加繁荣昌盛
下一条:NO.3 协助修复保护28年后克孜尔千佛洞申遗成功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