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探索构建博物馆“三大体系”的思考
 

  纵观中外博物馆的发展史,可以说是一部博物馆体系星罗棋布的建设史。在博物馆体系建设的浩瀚长河中,既有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可以给我们启迪和借鉴,也有我们国家一些博物馆体系建设不系统、不完善的问题和尴尬让我们反思。欧美的一些博物馆大都以董事会、理事会、联票制、会员制方式进行行政和业务体系运行。由于中外国情和体制不一样,经营和管理博物馆的理念与模式不一样,对其博物馆体系我们不能简单地照搬照抄,必须针对我们的国情,有针对性地借鉴和扬弃。就国内博物馆而言,其体系建设也因为博物馆的类别、主题、目标、方向不一样,其体系建设也是千差万别。如何推进博物馆的体系进行科学化、专业化、特色化、品牌化的建设,既是我们博物馆同行面临的永恒课题,也是我们博物馆同仁遇到的现实问题和困惑。无论是国外的都市博物馆、行业博物馆、专题博物馆,或是国内的国有博物馆和民办博物馆,其体系主要包含内部和外部两大体系。国内博物馆的内部体系大同小异,本文主要从博物馆的外部体系和重庆的实际进行思考与探索。

  从重庆市的层面探索构建“五大博物馆群”体系

  重庆是一座具有3000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巴渝文化源远流长、抗战文化影响深远、三峡文化灿若星河、移民文化开放包容、统战文化聚力同心。要把厚重而博大精深的重庆历史文化传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仅仅靠我们“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单打独斗是不行的。必须把全市的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有机整合起来、集合起来、调动起来,打出一套组合拳。具体构想是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为龙头,构建以巴渝文化、长江三峡文化特色博物馆为支撑的历史博物馆群(主要包括长江沿线的万州博物馆、开州博物馆、奉节博物馆、巫山博物馆等);以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历史文化博物馆为龙头,构建以各专题陈列馆为支撑的抗战博物馆群(主要包括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抗战教育博物馆、重庆空军抗战纪念馆、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等);以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为龙头,构建以各专题革命纪念馆为支撑的革命博物馆群(主要包括歌乐山白公馆、渣滓洞、歌乐山革命烈士墓、郭沫若纪念馆、冯玉祥纪念馆、刘伯承元帅纪念馆、聂荣臻元帅纪念馆、卢作孚纪念馆、陶行知纪念馆等);以重庆工业博物馆为龙头,构建以各特色工业博物馆为支撑的工业博物馆群(主要包括重钢集团、重庆建设厂、重庆嘉陵集团、重庆长安建设厂的工业纪念馆);以重庆自然博物馆为龙头,构建以各专题自然类博物馆为支撑的自然博物馆群(主要包括南山植物园、石柱黄水生态园、南川金佛山生态园等)。

  实践验证,通过五大博物馆群的建立,既可以发挥“五龙治水”的优势,也可以调动群馆整体建设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从而形成众人拾材火焰高和众人开桨划大船的生动局面。

  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层面探索构建总分馆体系

  重庆市委四届三次全会的决议明确将重庆分为五大功能区,即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这五大功能区的建设是重庆市委市政府工作的重要目标。博物馆是“五位一体”建设的重要内容,责无旁贷要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活力,贡献力量。为了彰显国家一级博物馆和中央地方共建博物馆培育单位的社会责任和辐射带动功能,在充分调研和得到重庆市委、市政府的有力指导下,在区县博物馆的呼吁下,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以辐射五大功能区为拓展,以提升区县博物馆的整体实力为目标,以区县的骨干博物馆为依托,以业务延伸和功能辐射为载体,在五大功能区实施总分馆建设合理布局,先后与位于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的巫山博物馆、位于都市功能拓展区的重庆师范大学博物馆建立了总分馆制。这种形式,不受行政隶属关系的束缚和影响,我们投入500万元,扶持巫山博物馆进行了展厅改造,改善了他们的陈列条件。同时,我们还向巫山博物馆输出1+2+N策展模式、科研管理的激励模式、宣传工作的奖励办法,社会教育的巡展和馆校结合模式、人才培养模式、职工双向挂职锻炼模式、分类考核的绩效模式、文物修复的委托项目模式,等等。通过建立总分馆制,不仅可以达到藏品资源共享,展览共赏,卖场共用,效益分享的目的,而且可以发挥省级综合性博物馆的示范作用。同时,也为市文物局对全市博物馆进行分类考核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市外合作层面探索构建融合发展体系

  经济全球化的信息时代,一枝独秀和一强独大难以屹立于不败之地。融合发展、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是当今时代的发展共识和大趋势。在重庆市内,重庆三峡博物馆利用每年举办的全市文博会平台,与重庆报业集团签订了融合发展战略框架协议,三峡博物馆在陈列展览、文物鉴赏、文物修复、学术研究等方面给报业集团提供支持,报业集团给三峡博物馆在大型主题宣传和布展场地方面给予优惠支持。三峡博物馆与重庆三峡学院签订了三峡文化协同创新研究的战略框架协议,彼此在文博人才培养、文物保护、课题研究、三峡文化内涵挖掘,特别是长江三峡文化长廊建设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达到共同培养人才,共同出成果的目的。三峡博物馆与南京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山西博物院、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重庆自然博物馆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广泛合作;与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重庆自然博物馆、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大足石刻博物馆、开州博物馆、巫山博物馆签订重庆市文博创意产业联盟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进重庆文化产业发展;与重庆康祥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大礼堂管理处、重庆米房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重庆昌辉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重庆母城记忆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为三峡博物馆开发利用文物IP资源、版权交易、进行文创开发和文旅融合等提供了广阔的实践平台。三峡博物馆利用西南博物馆联盟这个平台,近两年,先后召开了“博物馆馆舍建设”和“博物馆融合发展”主题研讨会,既邀请西南地区的省区级博物馆参加研讨会,也邀请“8+3”博物馆参加研讨会。各博物馆摒弃了固步自封的观念,充分利用好西南博物馆联盟这一平台,以联合办展为龙头,以交流培训为基础,突出西南地区区域文化的整体性,打破行政区划的限制,进一步深化交流合作,培育博物馆发展新业态,走融合发展的道路,共同致力于西南地区博物馆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通过研讨会,相互在“深化陈列展览合作、深化社会教育合作、深化学术研究合作、深化文创开发合作”4个方面达成了共识。在联合办展方面,西南博物馆联盟将通过项目制和组建项目组,共同策划和推出凸显西南地域特色的精品展览,比如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牵头策划的“王的盛筵——西南诸王珍宝展”和“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西南民族节庆习俗展”,项目课题组已经启动策展工作;为发挥展览效益,将联盟单位推出的展览首先在西南博物馆联盟内部巡展,然后向联盟外推广。同时,博物馆联盟将联合引进境外优秀展览在西南博物馆联盟内巡展。西南博物馆联盟2017年将在教育培训方面开展4个研讨培训项目:2017年上半年由四川博物院牵头开展“博物馆与学校教育融合发展”研讨培训班;2017年下半年由云南省博物馆牵头开展“博物馆成年人教育”研讨培训班;2017年上半年由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牵头开展“中小学生博物馆实践教育”研讨培训班;2017年下半年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牵头开展“博物馆文化产品开发”研讨培训班。

  博物馆体系建设是一项艰巨复杂、周而复始的系统工程,既不能好大喜功,也不能无所作为。我们要借鉴国外博物馆的先进经验,也要结合我国的国情和各地区的实际情况,在深入调研、反复比较、认真分析的基础上,拿出实招,才能把这项系统工程做得扎实有效。

来源:中国文物网    

上一条:文化景观中展陈的辅助作用
下一条:博物馆: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