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中牟老寨遗址发现龙山早期遗存

      老寨遗址位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八岗乡八岗村东北。遗址现地势整体较为平坦,中北部较周围略高,除西南小部分被民居叠压外,其余部分地表均被农田和树林覆盖,整体保存情况较好。遗址中部有东西向的村道从上穿过,并与遗址东缘南北向的宏业路相通。经调查可知遗址平面大致呈椭圆形,东西逾500 米,南北长近600 米,面积超过30 万平方米。从遗址西部边缘的勘探情况可知,该区域文化堆积厚2~3 米。老寨遗址1987 年被公布为郑州市文物保护单位,2008 年被公布为第五批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老寨遗址以往未进行过正式考古发掘,但根据当地村民反映,早年在遗址北部取土时发现有墓葬、灰坑等遗迹,伴随出土有较多石器、陶器及兽骨等。为配合郑万高铁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考古队于2016 年8 月至10 月在铁路占压遗址西部的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掘前工作人员先对整个遗址进行了踏查,由于被黄沙覆盖,遗址绝大部分地表仅可见零星陶片,但东北部的树林内地表陶片密布。从该区域采集遗物的情况来看,陶片面貌较为单纯,年代集中,应为仰韶中期。常见器形有红陶钵、叠唇敛口瓮、釜形鼎、罐型鼎、尖底瓶、旋纹罐、白衣彩陶等。统计结果显示这些陶片以夹砂为主,陶色多为红色,灰色少见。就文化性质而言其与大河村遗址仰韶中期遗存性质相同。该区域发现的遗物与早先村民取土位置相距不远。
 
      此次考古发掘面积1500 平方米。由于发掘位置靠近遗址边缘,遗迹现象并不丰富,发掘区内共发现道路1 条、灰沟1 处、墓葬1 座、灰坑47 处。除少量近现代灰坑及明清道路L1 外,其它遗迹年代均为新石器时代。此外,发掘区北部的个别探方地层显示遗址西北缘应为一自然洼地。

      M1 被上部地层破坏严重,墓室基本见底,在揭露T0401⑤层时,人骨已暴露部分。该墓为土坑竖穴墓,平面形状为长方形,平底,长1.8 米,宽0.4 米,墓室残留深度仅有0.04 米。墓底发现人骨一具,仰面直肢,由于保存极差,墓主性别及年龄不详。墓内未发现随葬器物。
 
      此次发现的灰坑仅有椭圆形和圆形两种,前者较为常见。多数灰坑为直壁平底,斜壁坑及袋状坑较少见。其中H19 和H32 坑内各发现完整的人骨一具,应为灰坑葬。H19 平面近圆形,直壁平底,直径1.8 米,由于上部地层破坏严重,坑口残深0.3 米。坑底中北部发现完整人骨一具,头向朝东,仰身屈肢,右腿下部压于左腿之下,右前臂及掌搭于身前,左手部分压于盆骨之下,面部朝南,口部大张。
 
      此次发掘出土遗物较为丰富,以陶片和动物骨骼为大宗,石器、骨器发现较少。其中陶片以夹砂为主,泥质较少,陶色以灰黑、灰褐为主,红陶少见;除素面外,绳纹最为常见,其他纹饰比例接近,数量均较少。常见器类有深腹罐、敛口钵、高领罐、圈足碗、缸、豆、厚胎杯、壶等,还可见少量鼎及鼎足。此外,为研究该阶段生态环境及古人饮食结构,工作人员还在探方剖面及各遗迹中采集了足量的土样。
 
      从遗存内涵来看,老寨遗址此次发掘出土遗物面貌单纯,年代集中,与临汝北刘庄遗址第二期T23④层晚段、郑州大河村遗址龙山早期H50、H104、T26④等单位遗存面貌一致,年代相近,应同属龙山早期。此阶段的器类组合中基本不见本地区仰韶晚期常见的深腹罐型鼎、尖底瓶、旋纹罐、彩陶器等;流行灰黑、灰褐为主的陶色风尚与该地区仰韶中、晚期差异明显;夹砂陶远多于泥质陶的统计数据也与仰韶晚期情况截然相反。就遗存面貌而言,豫中地区仰韶中晚期至龙山早期阶段确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老寨遗址地处于豫西山地的前缘,是从豫东平原及豫东南地区进入嵩山北麓的必经区域,该区域自仰韶时期至商周之际一直是多种文化圈交临地带,遗存面貌一直较为复杂,是考古学文化研究中较薄弱的区域。目前整个豫中地区龙山早期遗址发现的不多,该阶段文化面貌并不十分清晰。老寨遗址发现的龙山早期遗存丰富了该阶段豫中地区的研究资料,为该地区龙山早期遗存的细分提供了可能,同时对探究整个豫中地区仰韶中晚期至龙山早期考古学文化的嬗变意义重大。
 
      另外,即将开工建设的107国道郑州段改建工程将从此次发掘区的东部经过,穿经位置更加靠近遗址中心部位,预计配合该区域的考古发掘收获应更加丰富,其出土遗物会进一步充实老寨遗址的文化面貌,为豫中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研究提供更加详实的资料。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王刚 楚小龙)

来源:中国文物报    

上一条:金上京遗址发掘获重要收获
下一条:山东济南百花洲发现明清时期泰山行宫遗址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