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阜南台家寺遗址发现商代高等级聚落

      台家寺遗址位于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朱寨镇三河村白庄自然村,流经该遗址的润河河道内曾出土两批商代青铜器,其中1957 年出土的青铜龙虎尊和饕餮纹尊是中国青铜时代的瑰宝,也说明了台家寺遗址的地位。

      自2014 年起,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组成台家寺考古队,在台家寺遗址进行了三个年度的工作,发掘面积共计2500 平方米,确定了台家寺遗址的年代和文化面貌,查明了台家寺遗址的聚落结构;发现了完整的方形围沟、大型建筑、铸铜遗存、奠基坑、祭祀坑、贵族墓葬等重要遗迹,出土大量遗物,揭示了商代高等级贵族在淮河流域的生产、生活、埋葬的场景,填补了一系列空白,是近三十年来安徽省考古工作取得的重大成果之一。主要成果有以下几个方面:
 
      台家寺商代遗址的年代、文化面貌和聚落结构

      在三个年度的考古工作中,共发掘了16 座商代房屋、273 个商代灰坑、7 座商代墓葬;台家寺遗址出土陶器主要器类有鬲、甗、盆、簋、罐、假腹豆、大口尊,陶器形制多与中原商文化相同或相似。台家寺商代遗址的年代自早商时代晚期延续到晚商时代早期,其中在洹北商城时期是其最为发达的时间段。
 
      台家寺遗址目前发掘确认有5 个台墩,其中贵族居住区台墩有方形围沟围绕,墓葬集中在其西侧200米的一个台墩上。3 个面积较小、堆积不丰富的一般居住区分布在距离贵族居住区台墩500~700 米的外围。贵族居住区上存在平面大体呈方形的大型围沟设施,东北部有切角,整体长度东西长约105 米、南北长约85 米,围沟宽度为13~15 米。围沟使用于商时期,在两周之际前后被填平。
 
      商代大型建筑的发现

      台家寺遗址的商代大型建筑,都分布在贵族居住区内。建筑规模较大,单体建筑的建设范式都是商式的,但排列很密集,结构和功能都十分丰富。
 
目前揭示出属于高级贵族的大型建筑主要为北部的一组和东部的一组。
 
      北部的一组大型建筑建设在一处长方形台基上,包括了大型宫殿建筑(F2、F12)、专用储藏室(F14)和青铜器铸造作坊(F16);北部还建有一座仓库建筑(F15);这是安徽省第一次发掘出商代大型建筑。建筑的单体面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也仅次于盘龙城。
 
      东部的大型建筑F18 整体坐东朝西,方向280°,面朝北部宫殿建筑南部的广场。其长条形基槽全部用小棍状夯具夯打而成。整体平面形状呈品字形,自北向南为北室、中室及南室。三室西面均设置廊柱,廊柱整体呈凹字形,回廊宽度为1.5 米。
 
      北部建筑的南侧和东部建筑的西侧,均发掘出土若干祭祀坑。祭祀坑有人坑、陶器坑和卜甲卜骨坑三种,数量均不多。人坑均为头向100°,与建筑方向配合。
 
      商代墓地的发现

      商代墓葬全部埋葬在一处台墩上,西距贵族居住区的台墩200 米。共发掘了商代墓葬7 座,出土随葬品共13 件。商代墓葬M1、M2、M3、M4、M6、M7 均为头向280°的土坑竖穴墓,葬具均为圜底独木棺,均有椭圆形腰坑,除M3 外腰坑均埋有一狗,狗头向与墓主头向相同。这批墓葬也均为洹北商城时期。
 
      墓地所在的台墩与1957 年发现龙虎尊的润河河道相邻。墓地发掘证明其北部部分墓葬是被润河冲毁的,因此龙虎尊很可能属于被润河改道破坏的商代墓葬。

      商代青铜铸造手工业的重要发现

      铸铜手工业的相关遗存均在贵族居住区内。其中铸铜作坊F16 是北部台基上最靠东的一个建筑。
 
      在贵族居住区中部靠近南侧围沟位置发现了一批商代铸铜废弃物填埋坑。这些灰坑堆积物较单纯,陶片较少,一般都是碎小的烧土和木炭。坑内堆积有大量的炉壁、陶范和炼渣,堆积倾斜方向多来自于北边。在铸铜遗物填埋区的28 个灰坑中出土了1106 块商代陶范(台家寺遗址商代陶范总数为1174 块),其中接近700 块可以确定为铸造铜容器的陶范,可以辨识出的铜器器类涵盖了铜觚、爵、斝、鬲、圆鼎、方鼎、尊、罍等这一时期主要的商代铜容器器类。从陶范上辨识出的铜器器型、纹饰以及共存遗物可以确定这批陶范的年代与大型建筑一样也是洹北时期。
 
      卜骨卜甲与动植物考古发现

      台家寺遗址还出土了大量使用过的卜骨和卜甲,以卜甲为主。其整治、钻、凿、灼均和中原同时期商文化遗物特征相同。台家寺遗址商代单位出土的主要哺乳动物骨骼为鹿、猪和牛,其中牛的比重极低而猪的比重较高。台家寺遗址出土大量蚌类、螺蛳和鱼类。而在相当多单位的轻浮物中,也获得了商代炭化植物种子。种植业上是以稻作农业为主,粟作农业为辅的经济形态。

来源:中国文物报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武汉新洲发现一座宋代墓葬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