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文物保护现状一瞥:文物大省更需守土有责
 

考古专家介绍两块精美的壁画《树下高士图》已被盗墓贼揭掉。

  近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物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文物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态度,让文物保护工作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和态度被强化定位。立足我省文物大省的地位,回顾成绩,直面问题,让文物保护工作成为我省的亮点,让熠熠生辉的文物承载着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是全社会,更是文物工作者当仁不让的责任。

  文物大省的责任与担当

  “要看千年的中国去西安”,2015年,在出访美国时习近平主席向世界发出邀约。陕西文物一直在文明交流与借鉴中展示着包容与开放的姿态。

  陕西以其厚重的文化积淀、渊源的血脉流传承载着中华历史文明的各个光辉时代。分布在三秦大地上的49058处文物古迹,省级文保单位811处,国家级文保单位235处以及241座各类博物馆,这些不仅是陕西境内最具特色的历史文化景观,更是中华民族悠久文明的见证和民族精神的象征。

  近年来,习近平主席关于文物保护的系列重要指示,为全国文物事业指明了前进方向,也对陕西文物保护工作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十二五”期间,我省在大遗址保护、文物事业基础工作、博物馆建设、文物科技保护工作等方面卓有成效。全省共调查登记不可移动文物49058处,完成普查地理信息系统建设;全省30座村庄入选中国传统村落;新增95处国保单位、232处省保单位,共建成222家文物保护管理所。截至2014年10月,“十二五”期间投入文物经费共计482006万元,比“十一五”期间增长了94%。编制各类文物保护规划255项,实施各类文物保护工程374项,实施大遗址保护工程55项。考古项目、文物保护工程为代表的重大文物保护项目屡获国际与国家奖项。

  保护好才能利用好

  保护、利用好文化遗产,是陕西继承优秀传统文化、彰显华夏历史文明、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途径,也是新时期新形势下陕西文物工作的新要求。近年来,文物保护观念日益普及,文物事业逐渐融入国家发展战略和百姓日常生活,汉阳陵、秦始皇陵等遗址公园建设成功创造出人文与环境和谐统一的建设佳话,大明宫遗址公园建设更为城市环境提升起到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然而在文物保护利用的成功示范之外,一些古迹遗存被擅自迁移、拆除的案例也成为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2014年3月,在未依法履行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洛南县城隍庙被开发商违法拆除。城隍庙拆除的部分砖雕、壁画等文物由县博物馆保存,其他建筑构件由开发商保管。此案是一起典型的县级政府法人违法案件。成为被国家文物局通报的八起典型案件之一。洛南县县长刘明智等5名责任人分别受处分,开发商被罚款50万。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不断加大基层文物保护工作的力度,各地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逐步建立和完善、设立具有实际作用的文物保护工作点、基层文物博物馆纷纷建立。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当一些文化遗迹和文物保护工作与经济建设产生矛盾,大量的土地、人力和物力投入在短期内难以带来经济价值时,文物保护工作往往会被忽视。除了作为文物保护基本法律的《文物保护法》外,相关的详尽细致的法律法规的缺乏,也为文物保护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近日,媒体刊登的《横山一明长城古寨被墓地重重包围》一文再次引发了公众对文物保护的关注。4月8日,记者在横山县波罗镇双河村看到,一处明长城古寨遗迹四面都已被墓地包围,古寨南侧较近的一块墓碑距城墙仅几步之遥,而西侧一块紧靠城墙约两亩左右的林草地也已被推开为建墓所预备。古寨四周不仅有上世纪80、90年代建造的墓地,还有近年间新建的墓地,在记者所摄照片上不难看出,城址南侧和东侧均有2013年所立的墓碑。据横山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队长姬鸣介绍,尽管《文物法》和《长城保护条例》早已颁布,但因横山境内明长城遗址及附属物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尚未公布,目前除了对城墙本体进行破坏可依法处罚外,对于城墙附近违规埋葬的墓地却没有具体的执法依据。

  没有保护,谈何利用?只有顺应时代发展步伐,加强文物的保护性利用,因地制宜地建立具有当地特色的文物展览馆、博物馆,或者以历史遗迹为依托合理开发当地的历史旅游资源,才能让文物遗迹焕发出新的生机。在合理保护的同时,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精神文明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进而形成以开发利用促进文物保护的良性循环。

  守土有责文物保护任重而道远

  作为文物大省,我省历来有“天然历史博物馆”的美誉,拥有各类文物景点数量高达三万多处,已被确认的历代帝王陵寝近八十座,可谓数量惊人。但因为受地域性和分散性的局限,田野文物保护的难度和复杂性更为突出,田野文物的损盗现象令人担忧。

  2006年1月5日,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大兆乡庞留村西侧的唐代贞顺皇后敬陵的石椁被盗,同时墓室也被毁严重。经过历时9个月的艰苦奋战,陕西的考古专家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与此同时,在专案组的不懈努力和公安部与国际刑警组织的大力协助下,2007年12月,警方获悉被盗走的石椁已通过香港卖给了一位美国古董商。历经多次谈判、协商,2010年贞顺皇后石椁终于平安归国。经过陕西历史博物馆和文物局相关专家的组装、复原,最终完整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然而,并不是每个文物遗存都能够如此幸运。

  在唐贞顺皇后敬陵石椁案破获后,专家在该犯罪团伙所持有的移动硬盘中发现了许多壁画照片,并在其中发现了位于长安区少陵原上的唐朝名相韩休之墓。随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陕西历史博物馆联合组成考古队,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据专家介绍,该墓葬共有4个大盗洞,最大的一个直接打到墓室内,以至于墓室内除了壁画基本被盗光。而墓道两侧的6个互相对称的壁龛中,也只有一个壁龛残存有骑马俑、仕女俑等140余件。值得庆幸的是,除了墓室西壁的2幅壁画被切割盗取外,其余壁画保存较为完整。

  为全力保护文化遗产安全,近年来,省公安厅与文物局持续开展“鹰系列”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大力推行被称为盗墓贼“克星”的地波探测报警系统,严厉打击、严加防范文物违法犯罪活动。据统计,2012年至2015年四年专项行动中,我省公安机关侦破了一大批文物犯罪案件,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1652人,追缴文物7577件(组),其中一级文物23件、二级文物147件、三级文物878件。沉重打击了文物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初步扭转了我省文物犯罪活动猖獗的势头。面对我省分布广阔、数量众多的文物遗存,文物保护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加强监管提升文物保护意识

  文物保护工作是一项技术性和专业性极强的工作,文物保护队伍的整体素质会直接影响到文物保护工作的质量和成效。2013年,时任省文物局督察与安全保卫处处长的骆希哲受贿罪给文物工作者敲响了自省的警钟。

  西安市雁塔区检察院指控称,为了让骆希哲在安全防范和消防系统工程项目方案评审、工程竣工验收等方面予以照顾,西安某公司副总经理刘某多次向其行贿财物共计29.7万元。2010年至2013年间,骆希哲帮助该公司的项目方案顺利通过评审,拿到工程,并全部合格通过工程验收。骆希哲最终因受贿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1年,其上诉被西安中院终审裁定驳回。

  当职权被用于谋私时,监管机制成了无效的装饰品;而当专业知识被用于盗窃国家文物时,又该如何防范这种专业犯罪呢?日前,向华国等5人因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罪在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法院开庭受审。该团伙中一名曾是考古队员的犯罪嫌疑人,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其违法行为配备了探针、手套、麻绳等比较专业的盗墓工具。这起原考古队员参与的盗墓案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齐全的装备,专业的手法,无不令人唏嘘。

  文物保护工作不仅依赖文物工作者和公安部门的保护和防范,还要加强文物保护的宣传教育力度,引导人们提升文物保护的意识。通过全社会的参与和支持,最大限度地将我国的优秀文化遗产切实保护起来,让文物保护形成一个全民保护的大格局,真正体现“文物保护人人有责、文化遗产人人共享”的涵义。让中国千年的灿烂文明得以传承,让国家文化安全得以维护。

  2010年陕西省公安厅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向陕西省文物局移交被犯罪分子偷运出境的唐贞顺皇后石椁。

    来源:中国文物网

上一条:贯彻落实全国文物工作会议精神座谈会在京召开
下一条:文化部部长雒树刚:文物出版业应扩大专业影响力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