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考古学家、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
成员、原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中国历史博物馆学术委员会主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
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北京大学震旦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学术顾问
俞伟超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 2003 年 12 月 5 日 0 时 48 分在广州逝世,享年 70 岁。

    俞伟超先生 1933 年 1 月 4 日出生于上海, 1950 年 9 至 1954 年 7 月在北京大学
历史学系学习,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考古专业毕业生。

    1954年9月至1957年1月在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配合三门峡水库工程建设,先后
参加了黄河三门峡古栈道的勘查和河南陕县刘家渠汉唐墓葬群的发掘。
      
    1954年9月至1961年1月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考古专业师从苏秉琦先生读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

    1961年2月至1985年4月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考古教研室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在北京大学任教期间,先
后讲授了战国秦汉考古、考古学理论与方法、古代文献目录学等课程,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的考古专业人才。为了科
学研究和教学实习,他长期从事野外考古工作,先后主持了北京昌平雪山遗址、山东临淄齐古城遗址、湖北黄坡盘龙城
遗址、湖北江陵楚都纪南城遗址、陕西岐山和扶风周原遗址、青海大通上孙家汉晋墓葬群、湖北当阳季家湖遗址、青海
循化苏志卡约文化墓群、湖北沙市周梁玉桥等遗址的调查和发掘。

    1985年5月以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历任副馆长、馆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在此期间,他主持修改了自1959
年以后长期未变的中国通史陈列,吸收了许多新的研究成果,充实了大量新的展品,增强了陈列内容的科学新和学术性;
为了提高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学术影响和国际地位,他努力发展国际学术交流和友好交往,与国外博物馆学界建立了广泛
的联系;作为一位远见卓识的考古学家,为了将中国的考古学推向世界,他克服了重重的困难,组建了我国第一支水下
考古和航空考古队伍,填补了我国在这些领域的空白。

    俞伟超先生对考古文博事业的深沉挚爱和忘我投入,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即使在“文革”中受到残酷的迫害、
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的情况下,他仍然顽强的继续考古学的研究,冲破重重阻力,坚持带领学生进行野外考古工作。三峡
工程上马之后,从1993年起,他就为三峡库区的文物保护工作奔走呼号,并两次亲自考察了库区文物,他毫不犹豫的承
担起三峡库区文物保护规划组组长的重任。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以六十多岁的高龄,跑遍了三峡库区的山山水水,知
道整理出数千处古代遗迹、遗址档案,完成了三峡库区文物保护规划方案,为三峡库区的文物保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晚年重病缠身,身体日渐衰弱的情况下,他仍然孜孜不倦读书写作,发表了多篇才华横溢的学术论文。

    作为中国考古界的一位思想家,俞伟超先生为中国考古学科的建设耗尽了心血。他的思想异常活跃,用自己的智慧,
丰富了中国考古学的理论。俞伟超先生曾提出考古学的使命之一就是服务于当今社会。他认为考古学要研究古代社会文
化变迁的过程及其规律,目的是总结经验教训,以利于当今社会的发展和战略调整,否则考古学就会走入死胡同;考古
发掘就是自然科学中的实验,考古发掘要有设想。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他积极借鉴国外的理论方法用于中国的考古
学实践。曾归纳了我国已有的田野考古经验,对 " 考古地层学 " 和 " 考古类刑学 " 作了系统叙述,并吸收了的近半
个世纪来史学、考古学的理论,提出了 " 全息考古学 " 在史学研究中,对中国古代的公社组织作了长时期的研究和系
统阐述、并首次提出我国古代奴隶制的特点是大量使用罪犯奴隶,封建制产生的生产力条件是轮作制的实行。近数年来,
又提出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是十九世界中期以后分化出来的,其发展前景将是三个学科的重新合一,了解古人和研
究当代必将合拢,古今一体是人类文化的本质。20 世纪 90年代,他以河南渑池班村遗址的发掘为样板,对多学科考古
发掘与研究作了大胆实践和探索。他对于最新科学技术方法和成果在考古学中的应用,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俞伟超长期
研究考古学、先秦两汉史,取得多方面的成就。他发起和主持了“中国通史陈列”的第三次修改,他还主持三峡库区工
程文物保护规划的制订,指导并负责水下考古和航空考古工作,俞教授组建了我国第一支水下考古队伍。 1987 年,在
他的努力下,国家水下考古协调小组和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相继成立,而水下文物保护也被正式摆上议事
日程。俞教授为了三峡地区文物的保护,毫不犹豫地承担起三峡库区文物保护规划组组长的重任。在三年多的时间里,
他以 60 多岁的高龄,跑遍了三峡库区的山山水水,指导整理出数千处古代遗址及遗址档案,完成了三峡库区文物的迁
移工作。他积极倡导将 DNA技术用于考古学,重点研究了古代巴人的 DNA比较,二里头文化与河南龙山文化的 DNA比较,
他与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合作,通过对古人类骨骼的 DNA 鉴定,探讨古代社会血缘集团与文化圈之间的关系 , 编撰
秦汉考古学。他思想的开放新和前瞻性,是他永远属于考古学的未来。

    作为杰出的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知识渊博,涉猎广泛,思维敏捷,见解深刻,在许多研究领域都卓有建树。他不
仅是秦汉考古学的主要开拓者,对新石器时代考古、楚文化研究、中国古史分期、商周礼制、早期佛教和道教等诸多考
古学重大问题都取得了权威性的研究成果。他所发表的近百篇学术论文、三部论文集和两部专著,凝聚了他毕生的心血,
已经成为我国社会科学永久性财富。

    俞伟超先生是一位集学者和教育家于一身的一代宗师。在长期的教学活动中,他有教无类,循循善诱,无私的关爱
和帮助自己的学生,成为深受学生爱戴的师长。他独具慧眼,选拔英才,不拘一格,一些自学成材的青年在他推荐、培
养下已经成为国内外知名学者。

    俞伟超先生胸襟坦荡,虚怀若谷,尊师敬长,奖掖后学,在全国学术界和教育界享有崇高的威望。先后被聘请和推
选担任北京大学震旦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旬学术委员、中国科技大学兼任教授、西
北大学兼任教授、吉林大学兼任教授、楚文化研究会会长、上海大学客座教授、中央民族大学文物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
安徽大学名誉教授、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成员、四川大学博物馆顾问、中国考古学
会副理事长、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长城学会理事、宝利艺术博物馆名誉馆长、重庆市三峡文物保护顾问组组长等。

    俞伟超先生为我国文博考古事业奋斗终身,直至献出了他的宝贵生命。他的不幸逝世是我们事业的一大损失,我们
为此感到万分悲痛。

    俞伟超先生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