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年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章程 历年十大考古发现名单
 
2010年十大考古发现
  2011年6月9日,由国家文物局主办、中国考古学会协办、中国文物报社承办的“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经过一天半紧张的现场演示和评委评议投票,评选结果揭晓。当天下午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评选结果。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入选项目如下:

1、河南新郑望京楼夏商时期城址

发掘单位: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顾万发

简介:

  经钻探、发掘,在望京楼遗址发现了二里头文化、二里岗文化两座早期城址以及两城址外廓城的线索,遗址总面积为168万平方米。其中二里头文化城址目前已发现东城墙、东南角、东北角及其护城河;二里岗文化城址城内面积约37万平方米,发掘出城门、道路、大型夯土建筑、房基、墓葬等遗迹。二里头文化城址位于二里岗文化城址外侧,其城墙毁弃于二里岗文化城址始建之时。这两座城址面积之大,在同期聚落中极为罕见,且二城位于同一地点,为国_内首见。对于探讨二里头文化晚期与二里岗文化早期两种文化更替、分界及早期中国城池建制、布局问题都具有重要意义。

专家点评:

  难得一见夏商双城
    望京楼遗址的许多发现不可多得,有些甚至填补了空白,为夏商文化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该遗址第一次发现了二里头文化时期与二里岗文化时期城址同见于一地的现象。作为黄河流域发现的第四座二里头时期城址,望京楼遗址的面积仅次予大师姑,城址。城址外围被河流与壕沟环绕,形成一周防御屏障。这种人工壕沟与自然河流相结合的防御形式,在中原地区夏商周三代亦为首次发现。
    二里岗时期的城址发掘出“凹”字形城门一处,目前仅在偃师商城发现过,其用于加固主墙的“护墙墩”,构筑特别,亦是前所未见。
    城内发现多条大路,其中一条属二里岗文化时期,其上发现有同时期双轮车车辙,这在商代也是极为少见的。(刘绪点评)

 

 

2、山东济南大辛庄商代遗址

发掘单位:山东大学考古系、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济南市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方辉

简介:

    大辛庄遗址2010年再次进行了大规模发掘,共揭露商代房址、墓葬、灰坑、灰沟、窑址、灶、水井等遗迹。其中发掘区蝎子沟以西主要为生活区,出土了丰富的日常生活遗物;蝎子海以东揭露了一处高规格商代贵族墓地,并发现一处回廊式夯土建筑基址。贵族墓出土的青铜器如大铜鼎、大铜钺、铜觯等显示了极高的工艺水平,铜爵上的铭文“索刂”性质应为族徽。
    商代贵族墓葬和大型建筑基址的发现,充分显示了大辛庄遗址在商王朝对东土的经略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带有“索刂”字铭文的青铜器在地处鲁北的大辛庄遗址发现,对于研究商代末年征夷方战争的地点及路线,提供了新的实物及文字资料。

专家点评:

    商王朝东渐的重要桥头堡
    大辛庄的文字和铜、玉礼器等高等级的遗存所显现出的浓厚的商文化气息,与陶器等日常用器上洋溢着的土著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在有些器物上,却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大大激发起了人们的好奇心:商人对东方的经略,究竟采取的是什么模式?与取代它的周人经略齐、鲁时有何异同?甚而,重镇大辛庄及其周围,究竟哪些遗存属于“夷化”了的商人,哪些又属于高度“商化”了的夷人?外来者与土著如何相处?
    这些问题,都有待回答。就太辛庄而言,新的发现让考古人勾画商人东渐历史图景的底气更足了;通高50多厘米的大铜鼎、高近30厘米的大铜钺,使得不少学者推测其墓主人应当就是或至少是接近东征最高军事指挥官了;加上带有回廊的大型夯土建筑基址,以及铜器铭文上所展现的更为丰富的历史地理信息,让人有理由相信大辛庄应当就是商王朝经略东方的统治中心。(许宏 点评)

 

3、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

发掘单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翼城县文物旅游局
发掘领队:谢尧亭

简介:

    大河口墓地因被盗而发现。经钻探墓地分布面积4万余平方米,埋藏西周墓葬约1500余座。迄今已两次进行了大规模抢救性发掘面积达15000余平方米,发掘西周时期竖穴土坑墓585座、车马坑24座。大型墓随葬青铜器较多,部分青铜器如鼎式簋、三足盂、鸟形盉、青铜灯等器形非常罕见;在数十件青铜器上铸有铭文,最长的铭文110余字;在多数铭文中提到“霸伯”“霸中”,还提到“芮公”“井叔”“倗伯”“格伯”等等,为研究西周时期周王室与诸侯国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重要资料。“霸”与“格”为同字异构,这为不见于文献记载的霸和格国族的传世器物找到了归属地。墓葬时代横贯西周,晚期进入春秋初年。其人群应为媿性狄人系统的一支,是被中原商周文化同化的狄人人群。

专家点评:

    揭示不见文献记载的霸国
    大河口墓地的发现,是继曲村墓地、横水墓地之后,西周考古学史上又一次重大发现。
    在西周至春秋早期墓地中,大河口墓地规模之大、保存之好、时间之长、规格之高在全国罕见。由于保存完好,可以为周代埋埋葬制度的研究提供多方面份额信息和重要材料,而其丰富的随葬品为探讨周代墓葬器用制度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大河口墓地出土青铜器甚多,铜器铭文显示,这是一处名为“霸伯”的宗族墓地。关于“霸伯”,史料没有记载,这一发现可补史缺。
    此外,大河口墓地有诸多特殊现象值得关注,如墓口四角有斜洞、多见腰坑与殉狗等,与近年发掘之绛县横水西周墓葬相同而与天马—曲村西周墓葬有别。三处墓地风别属“霸伯”、“倗伯”和包括晋侯在内的晋国宗族墓地,彼此相邻,对探讨周代分封与族群关系至为重要。(刘绪 点评)

 

 

 

4、江苏苏州木渎古城遗址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苏州市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徐良高

简介:

    大规模考古调查和发掘表明,木渎古城址呈不规则状,城墙大致沿盆地边缘分布。其中,南北两道城墙之间相距约6728米,城墙外侧均有护城河等水面遗存,古河道穿过城墙上的水门连通城内外。城内有小城1座,城内尚存的235处土墩包含有东周时期大型建筑基址。结合城址周边分布的大量两周时期聚落、墓葬、严山玉器窖藏等遗存。可以初步认定木渎古城是一座春秋晚期具有都邑性质的城址,规模大,等级高。
    木渎古城的发现解开了苏州一带东周时期大量不同等级墓葬、遗址和高等级玉器窖藏所构成的聚落群的核心遗址在哪里的谜题,为春秋时期吴国都城的探索提供了至关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专家点评:

    寻找吴国都城的重要线索
    吴越历史舞台的中心在哪里,多年以来一直是学者与公众共同关注的焦点。尽管古籍文献对此有所记载,但是多语焉不详,有的虽言之凿凿却只是演义。建于春秋晚期的木渎城址的确认,为苏州周边的真山等地的大型墓葬、严山玉石礼器窖藏、何山吴国青铜器等一系列发现找到了归宿。考古学家以钻探、发掘等方式,发现了木渎城址的城墙、城壕、石板道和水路等,一座大型城址已经显露。城址之外的更大范围内分布众多不同规模的聚落、各等级的墓葬,构成以都邑为中心的聚落群体。木渎春秋古城的发现是吴文化研究的重大突破,为吴文化课题的深入研究提供了新材料,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意义。以城址为中心的聚落群在寸土寸金的苏南地区必将被完整保存,通过考古学家的田野工作,公众将会从考古遗存中探寻更加形象生动的吴越历史。 (宋建点评)

 

 

5、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

发掘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张仲立

简介:

    墓地位于西安南郊凤栖原上,面积约6万平方米。核心墓园由大墓M8及其6座甲士俑从葬坑、中型墓M25、祠堂、道路、排水道以及4条兆沟等构成。墓园周围向心状袱葬后世子孙墓,时代从西汉中晚期至王莽时期。墓园要素齐全,布局清楚,从葬典型而丰富,影视所见要素最为完整的西汉列侯家族墓地。
    发掘揭示出大墓构筑填埋中的复杂工序,是古代丧葬礼仪和埋葬制度的全新资料和重要物证。甲士俑从葬坑军事内容丰富,完备的指挥系统和几十枚不同职级印章,为古代军事制度研究提供了极其珍贵的资料。金银、鎏金、错金银、青铜等各类文物3000余件,许多文物具有标准器意义。

专家点评:

    西汉列侯墓地的绝好标本
    秦汉时期,特别是汉武帝以后。中国古代社会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从考古学文化观察,即由此前的“周制”转变为“汉制”,而“汉制”的一个重要特点便是家庭、家族墓地的兴起。有关汉代家族墓地的考古发现尽管已经比较多见,但大多数由于被盗严重或是发掘不完全、墓主身份难以确定、墓葬等级较低等原因,致使我们对汉代家族墓地的认识还十分有限,而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的全面揭露,终于使我们看到一个等级较高、墓主可考、规划有序、时代延续较长的西汉家族墓地,从而为研究汉文化乃至汉代社会结构提供了极为难得的资料。(赵化成 点评)

 

 

下一页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