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内容简介 本书目录 本书作者 本书封面 即将推出 回顾 关于
第八章  金朝前期的统治

    金政权是以女真贵族为核心,联合契丹、渤海、汉人上层共同进行统治 的奴隶制政权。
     太祖、太宗时期,是疆域开拓时期,它先后灭亡了辽和北宋, 立刘豫为藩附,吸收了大量契丹、渤海和汉人官僚,将统治范围推进到黄河 以北。熙宗时,在宗翰、希尹等主持下,全面推行汉官制。在政权建设上力 图消除部落组织的残余,限制女真贵族的权势。海陵即位后,进一步加强中 央集权,金朝的统治体系全面确立,封建化进程加快。世宗时达到全盛。章 宗后,社会矛盾逐渐加深,统治势力逐渐衰落。1234 年亡于蒙古。金朝传九 帝,历时 120 年。它对我国北方的开发、北方民族的发展进步和统一多民族 国家的发展与巩固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一节  金朝的统治制度
     一 官制
     (一)勃极烈制向中央集权制的转化
     金初的勃极烈制 勃极烈,也作孛堇,女真语官人、官长、臣。 《金史》 中称孛堇为部落首领(部长),统领数部的部落联盟首领则称都孛堇。以完 颜氏为核心的部落大联盟建立后,联盟首领称都勃极烈。至阿骨打以都勃极 烈即位为皇帝,又设若干勃极烈辅佐皇帝,共掌国事。所以《金史》又说 “勃 极烈,女真之尊官也” 。
     收国元年(1115 年),阿骨打以弟吴乞买为谙班勃极烈,即大勃极烈, 为国家最高长官。皇帝出征时,谙班勃极烈居守。太宗吴乞买和熙宗完颜亶 都以谙班勃极烈即位为帝。金初,谙班勃极烈实即皇储。
     谙班勃极烈之下有国论(国家)勃极烈,初以堂兄国相撒改任之,后增 置左右二人,分别以子宗幹、侄宗翰充任;阿买(第一)勃极烈,以族叔习 不失充任;昃(第二)勃极烈,以幼弟杲充任,四勃极烈为朝廷最高官职。
     后来又增设移赉(第三)、乙室、忽鲁(胡鲁)、阿舍、迭等勃极烈。诸勃 极烈辅佐皇帝参决军国大事、领兵出征或分管工程建筑、对外交往及天文历 算等。由皇帝从完颜氏贵族中选任,阿骨打族叔阿离合懑、谩都诃,堂兄弟 斡鲁、昱,侄宗磐等也都曾先后出任过勃极烈。 勃极烈制是带有浓厚贵族议事会残余形式的朝官官制。上自皇位的继 承,下至对外征伐、对内治理,诸勃极烈意见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可 以对皇帝提出批评和给予处分。
     随着社会的发展,统治范围的扩大,辽宋降官大量涌入,辽宋官制的影 响日益增强,集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贵族权力与皇权的矛盾日益突出, 勃极烈制逐渐衰亡。 天辅七年(九月,改元天会,1123 年)取燕京、平州后,为安抚汉官, “始用汉官宰相赏左企弓等,置中书省、枢密院于广宁府,而朝廷宰相自用 女真官号”。
     天会二年,移置中书、枢密于平州,至蔡靖被迫以燕山降金,又移置燕 京。当对宋用兵之际,宗望、宗翰分别在燕山、云中置枢密院,时称东朝廷、 西朝廷。各以汉官主持院事,“凡汉地选授调发租税皆承制行之”。
     以辽降 官刘彦宗、时立爱、韩企先等配合女真南征军帅治理汉地,朝廷很少干预。
     辽朝灭亡后,杲、宗幹辅政,建议太宗改变女真旧制。天会四年,“始 定官制,立尚书省以下诸司府寺”。中央始有汉官之制,大抵多袭辽南院之 制,诸勃极烈仍是金朝军国大事的决策者。
     汉官制的确立,中央集权制的加强 太祖、太宗时,行汉官制,目的是笼 络和安抚降人,以故汉官或因人而设,或徒有虚名。熙宗即位后,为加强皇权,削弱异己势力,开始主动借鉴辽、宋官制,改革旧制。仿辽、宋制度, 设三师、三公,以三省为最高决策机关。以女真贵族为三师、三公,领三省 事。天会十三年(1135 年),熙宗以国论右勃极烈、都元帅宗翰为太保,领 三省事,以尚书令宋国王宗磐为太师。次年,又以宗翰、宗磐和太傅宗幹并 领三省事。诸勃极烈对国事的决定权为三省所取代。 天眷元年(1138 年),颁行官制,最终废除勃极烈制,一律按汉官制换 授,除西北边镇依辽旧制保留部分秃里、详稳等北面官外,中央则确立了统 一的三省六部制。 海陵王即位后,进一步限制女真贵族权力,加强皇权。贞元二年(1154 年),罢领三省事,置尚书令,位居丞相上。正隆元年(1156 年)五月,颁 行正隆官制。“罢中书、门下省,止置尚书省。自省而下官司之别,曰院、 曰台、曰府、曰司、曰寺、曰监、曰局、曰署、曰所,各统其属以修其职。 职有定位,员有常数,纪纲明,庶务举,是以终金之世守而不敢变焉。” 于是,以尚书省主全国政务,设尚书令,左、右丞相,左、右丞,参知政事。 以元帅府为枢密院掌军事,并受尚书省节制,限制了统兵将领对政事的管理 与干预。尚书令为全国最高行政长官,直接对皇帝负责。三师、三公不再直 接参与政务,从而限制了女真贵族的权力,确立了皇帝至高无上的地位。 世宗时,对正隆官制略加调整,在左右丞相下设平章政事,与令、丞相 并为宰相,以左右丞、参知政事为执政官,遂成定制。 尚书省以左、右二司分掌六部,左司辖吏、户、礼三部,右司辖兵、刑、 工三部,置郎中、员外郎各一员。 此外,设枢密院掌军政,御史台纠察百官,国史院监修国史,翰林学士 院掌制撰词命,大宗正府掌皇族政教,殿前都点检司掌亲军和宿卫。
     (二)地方统治机构 猛安谋克制 
     以上京会宁府为中心的女真人居住的广大地区, 是金朝兴起 的地方,金初称内地。建国前,由各部孛堇分别管理,行军打仗时领兵的孛 堇依率军多寡分别称猛安、谋克。猛安,女真语“千”,也可译作千户、千 夫长;谋克,女真语乡里、邑长、族、族长,也可译为百户、百夫长。
     1114 年,宁江州之战后,完颜氏贵族势力迅速壮大,阿骨打对猛安、谋 克加以整顿,使之成为常设的机构和官称,规定诸路以三百户为谋克,十谋 克为猛安,从而最终确立了猛安谋克制。于是,猛安谋克编制由原来的军事 编制成为兼管行政的地方政权机构,作为军事将领的猛安、谋克也就变成了 兼管行政的地方官员。自完颜部开始整编的猛安谋克制扩展至诸路,并以新 任命的猛安、谋克逐渐取代昔日的孛堇,从而加强了完颜氏贵族对女真各部 的控制。
     随着金政权军事上的胜利,大量汉、渤海、契丹、奚、系籍女真、室韦、 乌惹、铁骊等归附或被征服,金朝所统民众迅速增加。初期,新附者都被编 入猛安、谋克,进行管理。后率部降附者众,则分别以降官降将为猛安、谋 克,使之继续统领其众,昔日辽朝的遥辇九帐就被编为九猛安。于是,猛安 谋克制又扩展至女真之外的新附各部族和新占领的地区。随着女真人的南迁,猛安谋克制也被带到了中原。 女真诸猛安品级相当于防御使,掌本猛安民事、军务和劝课农桑、防捍 不虞。谋克职同县令而品级略高。 路府州县制 同中央官制一样,金对地方的治理也不断吸收辽、宋的制 度,有一个从女真旧制向汉制的转化过程。《金史》中所载的“路”就有几 种不同情况。建国前,他们将女真诸部所居地区称为路,如星显、浑蠢、耶 悔、统门四路。下东京后,则接受辽制,相继设咸平、曷懒、曷苏馆等路, 以都统或军帅为官长。在生女真地区,也逐渐设蒲与、胡里改等路,统以万 户,路辖猛安、谋克。天会元年(1123 年),占领平州,势力深入汉人地区, 猛安谋克制受到抵制,于是用宗翰等议仍行州县制,置长吏以统汉人。及至 后来灭北宋统治淮河以北广大地区,地方机构则又保留了汉地的旧制。 随着中央官制的改革,对路制也作了整顿,军帅、都统、万户所治各路 分别设总管和节度使,并被置于诸京留守司下。 贞元元年(1153 年),海陵迁都于燕,改燕京为中都,遂定都于此,府 为大兴。在地方治理上,金袭辽制,建五京,置十四总管府,为十九路。海 陵迁都后,一度削上京号,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 年)复旧。而以辽中京大 定府为北京。东、西二京因辽之旧,仍设于辽阳、大同。诸京置留守司,设 留守。此外设中都,河北东、西,山东东、西,河东南、北,大名,京兆, 凤翔,鄜延,庆原,临洮等路,路设都总管府,置都总管;设转运司,掌规 措钱谷。府有总管府和诸府之别,总管府府尹兼该路兵马都总管,总领本州 军民;诸府设府尹掌府事。 州有节镇州、防御州、刺史州三类,其职分别为镇抚地方、防御盗贼, 兼治州事。县分赤县(专指大兴府所属大兴、宛平)、次赤县(民户 2.5 万 以上)、诸县,长官均称县令。 在不断完善官制的同时,金统治者也在不断加强对官员的考核,逐步制 定了一套较为严密的考察和晋升制度。金初,诸官廉能与否由朝廷的勃极烈 审核。熙宗天眷时,始遣大臣分至诸州郡访查地方官政绩与廉否,以定升黜。 海陵正隆官制行,对官员的考课也开始制度化。 世宗、章宗时,廉察之制日 益完善。
     二 军队
     《金史兵志》载:“金之初年,诸部之民无他徭役,壮者皆兵,平居 则听以佃渔射猎习为劳事,有警则下令部内,及遣使诣诸孛堇征兵,凡步骑 之仗糗皆取备焉。”至猛安谋克制确立,契丹、渤海、奚、室韦等也被编入 猛安、谋克,其兵役负担与女真部民相同。他们是金朝军队的主力。
     进入中原后,遇有战事,也同样签发汉民为兵。西北、西南二路则有由 契丹、蒙古等诸游牧部族组成的乣军。 皇帝的侍卫亲军,初为合扎谋克 ,海陵迁都后,以太祖、宗幹、宗翰所 属军为合扎猛安,称侍卫亲军,建侍卫亲军司。后则分别隶点检司和宣徽院。 统军军官,初袭辽制设都统。建国前,曾以撒改为都统伐留可。建国后,始置军帅司、都统司,都统和军帅兼管军政和民政。天会三年( 1125 年), 设元帅府以伐宋,置元帅,左、右副元帅,左、右监军和左、右都监。元帅 府成为主持对宋战争和治理汉地的军政机关。随着地方机构的完善,军帅的 管民权逐渐移交地方行政长官。 海陵王时,改设枢密院主管军事,长官为枢密使、枢密副使等,受尚书 省节制。此后,平时为枢密院,战时改元帅府。后期,则两套机构并置。 诸路设兵马都总管府、兵马司,州镇置节度使、都军司,以都指挥使维 持地方治安。沿边州置防御使。 南边设四统军司,北边设东北、西北、西南三招讨司镇守边陲,招怀降 附。诸部族袭辽制设节度使,乣军设详稳、么忽、秃里、移里堇(夷离堇) 等。
     三 法律
     金初,女真人犯罪以习惯法处置,罪轻者以柳条笞背,罪重者决以沙袋, 惟不加于臀部,恐碍骑马。杀人和劫掠者,击其头部处死,没其家资,十之 六给受害者,十之四入官,以家属为奴婢。如其亲属欲赎,可用马牛或其他 财物为赎金,但要割耳、鼻以别于常人。
     太宗以后,渐用辽、宋之法。熙宗皇统(1141—1148 年)年间,以女真 旧制,参照隋、唐、辽、宋法律,编撰金律,名《皇统制》。海陵正隆年间, 又撰《续降制书》,与《皇统制》并用。世宗初年,承正隆之乱,处置过恶 多从权宜,遂集制旨为《军前权宜条理》。大定五年(1165 年),对《条理》 复加删定,成《续行条理》,与《皇统制》和《续降制书》兼用。十七年, 因数律并用,“是非混乱,莫知适从,奸吏因得上下其手”,遂置局编修法 律,大理卿移剌慥主持编纂统一的律书,“取皇统旧制及海陵续降,通类校 定,通其窒碍,略其繁碎。有例该而条不载者,用例补之。特缺者用律增之, 凡制律不该及疑不能参决者,取旨画定。凡特旨处分,及权宜条例内有可常 行者,收为永格。其余未可削去者,别为一部。大凡一千一百九十条,为十 二卷” 。此即《大定重修制条》。 《大定重修制条》并没有解决制、律混淆,轻重不一的弊端。章宗即位 后,又置详定所,审定制律,修定新律,泰和元年(1201 年),新律编定, 凡名例、卫禁、职制、户婚等 12 篇 30 卷。新律多依唐律,略有增损、分拆; 同时“附注以明其事,疏义以释其疑” ,名为《泰和律义》。又编定祠令、 户令、学令、选举令、封爵令等 20 卷,称《律令》。制敕、榷货、蕃部等为 《新定敕条》3 卷、《六部格式》30 卷。二年,新律令颁行。至此,金朝律 令得以统一和完善。 金律大体沿袭辽、宋旧法。废辽律的流刑,代之以杖。原有女真旧制, 如击脑处死、没为奴婢等酷法被取消。对女真贵族的特权有一定限制,对良 民、驱奴的地位在法律上作了明确规定。
     四 科举与学校
     建国初,女真无文字,与邻国交往文书用契丹文和汉文。建国后,太祖 命希尹、叶鲁创制女真文字,天辅三年(1119 年)颁行,为女真大字。熙宗 时,创制女真小字,天眷元年(1138 年)颁行。 金初,军事进展迅速,得地日广,职员多缺。为了网罗人才治理新附地 区,曾于天会元年(1123 年)十一月及二年二月、八月连续三次开科取士。 河北、河东入金,再次举行科举考试。因辽人、宋人平日所学不尽相同,遂 设南、北两场,号南北选,科目则因辽宋之旧,有词赋、经义、策试、律科、 经童之制。 天眷元年,定以经义、词赋二科取士。海陵定制,合南北二选为一,罢 经义,专以词赋取士,试期三年,并增加殿试。世宗时,创女直进士科,试 策与论,故称策论进士。章宗时,又增制举宏词科,以待非常之士。金代科 举科目、程限虽时有变化,其主旨仍不外“合辽宋之法而润色之” 。
     在制定科举制度的同时,金朝统治者也重视人才的培养。学校有国子学、 太学、府州县学和女直学。太学由礼部掌管,州府设学官,教授经、史,由 国子监统一印行教材,发授学校。大定四年(1164 年),以女直大小字译经 书颁行,择猛安谋克户子弟 3000 人入学。九年,取优秀者百人至京师。十三 年,以策、诗取士,得徒单镒等 27 人。于是在京师开设女直国子学,诸路设 女直府学,以新进士充教授。
     第二节 金朝前期的社会矛盾
     一 熙宗的统治
     (一)熙宗之立 金初,统治机构和统治制度方面保留着较多的部落联盟残余,贵族权任 很重,长子继承制没有确立。太祖死后,诸勃极烈拥戴谙班勃极烈吴乞买为 帝,即金太宗。太宗又以弟杲为谙班勃极烈,为储君。天会八年(1130 年), 杲死,储位空缺。在建储立嗣问题上,太宗颇费踌躇。太祖嫡子宗峻已死, 宗幹、宗磐分别以太祖、太宗长子的身分,自认当为储嗣。宗翰以功高年长, 也不无觊觎。以故谙班勃极烈之位虚旷数年之久。堂弟完颜勖首建立太祖嫡 长孙、宗峻子完颜亶之议,得到宗翰、宗幹、希尹的支持,十年,以亶为谙 班勃极烈。十三年,太宗死,亶为帝,是为熙宗。 完颜亶既为储君,便以辽降官、汉人韩昉和宋儒生为师,学习汉文化, 也学习封建礼仪、制度和契丹、汉人的治国经验。即位后,在宗幹、宗翰、 希尹等的支持下,渐改女真旧制。 天会十五年(1137 年),统治集团内部对如何治理中原发生分歧,熙宗 采纳挞懒的主张,废刘豫。第二年,将河南、陕西地与宋,开与南宋调整关 系的先河。
     (二)勃极烈制的废除
     天眷元年(1138 年),熙宗将前代所建会平州改为上京会宁府,同时改 革官制,改变了女真旧制与三省制并存的状况,废除勃极烈制,全面推行汉 官制度。将原来女真官号和所袭辽、宋各官,一律按新定官制换授。新官制 加强了宰相的权力,限制了贵族对政事的干预。设御史台管理刑狱和监察百 官,加强了皇帝对官僚的控制。又仿汉制建宫殿,定礼仪,严格君臣名分和 禁卫制度。一改先朝皇帝与诸亲贵“乐则同享,财则同用”,共坐同食的惯 例。从此,熙宗“端居九重”,诸宗室贵族再也不能随时入见了。熙宗想借 此立威,提高个人地位,使诸叔就范。同时,由于熙宗粗通翰墨,稍解词赋, 与女真诸贵族功臣逐渐疏远,视旧功大臣为“无知夷狄”,诸权贵则视他 “宛 然一汉家少年子”,双方在感情上已拉开了距离。 熙宗在废除勃极烈制的同时,对猛安谋克制也进行了整顿,首先是天眷 三年,废除了汉人、渤海人的猛安、谋克职务,逐渐将兵权转移到女真人手 中。然后又于皇统五年(1145 年),进一步剥夺了曾许以世袭的汉人、渤海 人所任的猛安、谋克职务,“渐以兵柄归其内族”。
     (三)女真人向华北迁徙
     为了戍守新占领土,巩固金朝对被占领地区的统治,为女真人提供更适 于耕种的土地, 从建国之初女真统治者就开始向新领土移民。 收国二年 (1116 年) , 以银术可为谋克, 领 2000 户屯田宁江州。 攻下黄龙府后, 天辅二年 (1118 年),合诸路谋克,以娄室为万户,守黄龙府。攻占临潢后,又于天辅五年,择取诸路猛安中万余家,以婆卢火为都统,屯田于泰州。
     婆卢火遂自按出虎 水移居泰州。 占领河北、河东地区后,女真将士开始陆续分屯该地。齐国被废,迫切 需要增加女真在河北的军事力量。天会后期和天眷、皇统年间,女真人大规 模移驻华北。至皇统五年(1145 年),迁移告一段落,整顿工作也逐渐完成。
     大规模向华北移民,给女真社会带来了巨大变化,也对金朝的统治产生了重 大影响,为海陵王完颜亮时期迁都和统治重心的南移奠定了基础。
     二 女真贵族间的矛盾与斗争
     熙宗没有掌握军政大权的才干和实际经验,初期由太保宗翰、太师宗磐 和太傅宗幹并领三省事,参与国家重大问题的决策。统治集团内部连续发生 派系斗争,严重干扰了金政权的巩固与发展。
     (一)宗翰、宗幹、希尹与宗磐派的斗争 宗翰、宗幹、希尹等既有建国定策之功,又有灭辽和对北宋征战之劳。
     宗幹因收继宗峻之妻而为熙宗继父,又是深得熙宗信任的重臣。宗翰先后为 左、右副元帅,都元帅,主持南部军务。希尹刚毅有才,为宗翰谋士,任尚 书左丞相兼侍中。他们都是金朝统治集团中的核心人物,熙宗前期国策的主 要制定者,改革的支持者和推动者。他们团结了一批汉、渤海官僚,主张金 朝积极向中原发展势力。 宗磐因未能继立而心怀不满,改革又削弱了贵族的权力,更使他耿耿于 怀。为了安抚和笼络,熙宗仍以他为太师,与宗幹、宗翰共参国政。于是, 在女真贵族中,逐渐形成了分别以宗幹和宗磐为首互相对立的两派政治势 力。宗磐利用职权,培植个人势力,伺机打击对手。
     天会十五年(1137 年),尚书右丞、宗翰的亲信、辽国降官渤海人高庆 裔被告贪赃下狱处死。宗磐等乘机兴起大狱,打击宗翰。宗翰无力营救,愤 悒而死。
     宗翰死后,宗磐与东京留守太祖子宗隽、右副元帅太祖从弟挞懒结成联 盟,进而打击宗幹和希尹。双方斗争十分激烈。宗磐甚至在熙宗面前持刀以 向宗幹,并以求退相威胁,熙宗不能惩治,乃为之和解。在宗磐、宗隽的主 持下,熙宗废刘豫,以挞懒主持南面军务。次年,又解除了希尹尚书左丞相 的职务,以孤立宗幹。同时,将河南地归宋,改燕京枢密院为行台尚书省。
     任宗隽为左丞相兼侍中、太保领三省事,宗磐一派势力暂居上风。 宗隽为太保的同时,希尹复官。希尹与宗幹、汉官韩昉等争取熙宗,向 宗磐势力反击。天眷二年七月,宗磐、宗隽以谋反罪被杀, 挞懒出为燕京行 台左丞相,颇有怨言。九月,谋奔南宋、蒙古,为宗弼(又名兀术)追回, 杀死。宗磐与宗幹的矛盾,有争权夺利的因素,也有政见不同等原因。宗磐代 表女真奴隶主贵族的利益,要求保留女真贵族的特权,在上京地区继续发展 奴隶制。挞懒力主废刘豫则怀有在山东、河北发展个人势力的私心。宗幹等 击败宗磐,虽不排除怀有维护既得利益的个人目的,但对推动女真社会的发 展,加速女真社会封建化进程,维护金政权的统一,巩固金朝在河北、河东 的统治以及进一步扩大金朝统治范围,仍有积极作用。但宗磐势力瓦解后, 改革派内部却展开了互相倾轧、互相残杀的宗派斗争。
     (二)宗弼杀希尹 希尹,又名谷神、兀室,完颜部人,父欢都在劾里钵时任节度使,“入 与谋议,出临战阵”,“委任冠于近僚”。 希尹有才,“创撰女真文字,动 静礼法、军旅之事暗合孙吴,自谓不在张良、陈平之下” ,以才高为熙宗、 宗弼所忌。 宗弼为太祖子、熙宗叔,天眷元年为都元帅。诛挞懒有功,由都元帅为 太保,领行台尚书省,总揽汉地军旅、钱谷等事。天眷三年(1140 年)九月, 利用熙宗对希尹的疑忌,以“燕居而窃议”、“心在无君”的罪名诋毁希尹, 杀希尹和尚书左丞相萧庆。进位尚书左丞相兼侍中,太保、都元帅、领行台 如故。时熙宗下诏以燕京路隶尚书省,西京及山后诸部族隶元帅府,宗弼得 以总领河北、河东汉地军政事务。四年,领兵南下伐宋,与南宋划淮为界。 时宗幹已死,宗弼遂进位太傅,入为宰相,出领行台,成为最有实权的人物。
     (三)田瑴党祸
     刑部员外郎蔡松年,是北宋末年知燕山府蔡靖之子。天会三年 (1125 年) 随父降金,先为元帅府令史,换官后历任太子中允、真定府判官、行台刑部 郎中。宗弼为都元帅领行台后,松年随宗弼总军中六部事。宗弼入为左丞相, 松年为刑部员外郎。于是在宗弼身边,便形成了一个以蔡松年、许霖、曹望 之为首的汉官集团。
     汉人韩企先是辽开国功臣韩知古九世孙,天辅六年降金,累官枢密副都 承旨、转运使、西京留守。为相几二十年,以培植奖掖后进,为官择人为己 任,受到宗翰、宗幹的重视。 汉官田瑴为人刚正,先后任大理丞、吏部侍郎、中京留守、横海军节度 使等职,“以分别流品,慎惜名器自任” ,敬重企先,轻慢松年。皇统六年 (1146 年),企先临死前,向宗弼推荐了田瑴。 宇文虚中原为南宋祈请使,以才艺为金人所爱,被留,累官翰林承旨、 礼部尚书。虚中“恃才轻肆,好讥讪” ,女真贵族达官常因不被礼遇而愤愤 不平。皇统六年(1146 年),女真贵族风闻虚中与南宋勾通,却没有真凭实 据。于是摘取虚中文中字句,诬其谤讪朝廷,又以其家中收藏的图书为谋反证据,杀虚中,株连翰林直学士高士谈等。韩企先死后,宗弼在蔡松年等人 配合下,开始排斥非亲信的汉官。他们借虚中案大兴冤狱,诬告田瑴,打击 韩企先提拔的汉官。七年,以“敢为朋党,诳昧上下,擅行爵赏之权” 的罪 名,杀田瑴、左司郎中奚毅、翰林待制邢具瞻等 8 人,受牵连免官和禁锢者 30 余家,以致朝省为之一空。此后,朝中就只有宗弼一派以蔡松年为首的汉 官集团了。这场火并,严重削弱了金朝统治集团的实力,对金朝的统治是一 次不小的打击。
     一 完颜亮发动宫廷政变
     熙宗统治时期,是金朝设官定制的新旧交替时期。新旧势力的矛盾、冲 突,与女真贵族、汉官集团间的争权斗争交织在一起,使问题更加复杂、尖 锐,大狱迭兴,人心疑惧。熙宗动摇于两大集团之间,无所适从。皇统八年 (1148 年),宗弼死,契丹人萧仲恭与宗室宗贤、宗勖、宗亮、宗敏、宗本 相继为相,总军国事,仍不能彻底摆脱派系斗争的干扰,政局仍不稳定。加 之皇后裴满氏干政,对熙宗多有牵制,熙宗积不能平,以致嗜酒多疑,淫刑 肆虐,常以疑似滥杀无辜,群臣皆不自安。 皇统九年十二月九日,平章政事完颜亮利用群臣的恐惧和不满情绪,与 驸马唐括辩、护卫蒲散忽土等密谋,杀熙宗于寝殿。亮自立为帝,改元天德。 世宗时完颜亮曾被降封海陵炀王,再贬为海陵庶人。史称完颜亮为海陵王。
     二 改革官制,迁都燕京
     完颜亮粗通经史,渐受中原封建文化濡染。即位后,以励官守、务农时、 慎刑罚、扬侧陋、恤穷民、节财用、审才实七事诏告中外。又下诏求直言, 鼓励官民士庶上书言事。同时,进一步改革官制,加强皇权。 天德二年(1150 年),罢行台尚书省,使全国政令归于朝廷;由枢密院 掌军事,受尚书省节制。至正隆元年(1156 年),官制改革全面完成,正式 颁布,称“正隆官制”。 天德三年(1151 年),以上京“僻在一隅,官艰于转输,民艰于赴诉”, 决定迁都燕京。命尚书右丞渤海人张浩、燕京留守刘筈仿照北宋汴京宫室制 度的、规模,营建燕京。贞元元年(1153 年),改燕京为中都,正式迁都。 完颜亮以庞大的仪仗队浩浩荡荡进入新都。
     迁都燕京,使金朝的政治、经济重心南移,有助于金统治集团摆脱女真 奴隶主守旧势力的影响和牵制,对中央集权制统治制度的确立和封建经济、 文化的发展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促进了女真社会和金政权的封建化进程。 完颜亮残酷地打击女真贵族中的异己势力,任用契丹、渤海、奚、汉官 和支持他发动宫廷政变的女真官僚,重新组成一个直接受他控制的金上层统 治集团。同时进一步整顿科举,选官制度也归于统一。 为了进一步削弱和控制女真贵族的势力,加强对他们的防范,完颜亮在 迁都后,再一次将上京部分女真猛安谋克迁往华北。同时,毁弃了上京宫殿 和诸大族宅第。
     三 正隆南伐
     统一了全国的政治制度,加强了中央集权的统治后,完颜亮又开始策划 南下伐宋,急于取江南统一全国。正隆四年(1159 年),令左丞相张浩、参 知政事敬嗣晖起军民夫、工匠 20 万,营建汴京宫室;参知政事李通打造兵器 于中都;工部尚书苏保衡等造战船于通州,作南下伐宋统一全国的准备。然 后遣使诸路征兵、括马。“诸路猛安谋克军年二十以上、五十以下者,皆籍 之,虽亲老丁多亦不许留侍” 。督催苛急,四方骚动。翰林承旨翟永固、直 学士韩汝嘉等谏阻,不听。太后徒单氏、太医祁宰又以劝谏被杀。完颜亮的 一意孤行,激起举国上下的普遍不满,人心浮动。 六年九月,完颜亮亲率百万大军分路南下,大举征宋,并迅速攻下淮南, 直抵长江。但他的后方极不巩固,山东、河北和西京、北京、临潢府路地区 相继爆发了各族人民的反抗斗争。南征士卒均无斗志,所恃者只有精锐五千, 号为“硬军”。十月,南征万户完颜福寿等领兵 2 万自山东趋辽阳,与东京 留守司兵共立东京留守完颜雍。十一月,南征军受阻于长江,完颜亮进退维 谷,决定渡江与宋议和后班师。完颜亮督诸军渡江,被兵部尚书领神武军都 总管完颜元宜(本名耶律阿列)、武胜军都总管徒单守素等杀死于寝帐。
     四 各族人民的反抗斗争
     自天德三年至正隆五年(1151—1160 年)间,完颜亮营造燕京、汴京两 处宫室,打造军器,修造战船,役使民夫工匠数百万,耗费资财甚巨。百姓 久困转输,不胜疲敝。帑藏匮乏,又加赋于民。诸路签军、括马,更使天下 扰攘,民不聊生。自正隆三年始,各族人民的反抗斗争风起云涌,遍布全国, “大者连城邑,小者保山泽” ,强烈震撼着金朝的统治。
     (一)河北、山东人民的反抗斗争 正隆三年(1158 年),山东沂州人赵开山首先举起义旗,攻下密州、日 照等县。 五年三月,海州东海县民张旺、徐元又起,杀死县令,与官军相持数月。 六年八九月间,南京路单州杜奎,大名府王友直(王九郎),济南府耿 京、李铁枪、贾瑞等相继再起。太行山一带抗金势力自金入中原一直坚持斗 争,此时又爆发了陈俊领导的大规模人民起义。耿京、李铁枪联合贾瑞等小 股反抗势力,河北王友直也受其节制,众至数万,震动了河北,给完颜亮的 南征军后方造成了严重的威胁,沉重地打击了金朝的统治,也遭到了金政权 的残酷镇压。耿京、王友直部下贾瑞、辛弃疾等与南宋联络,宋朝分别授他 们以防使、团练使、儒林郎等职。王友直、辛弃疾等后来都留在南宋。辛弃 疾一直念念不忘收复中原,留下了大量感人肺腑的诗篇。
     (二)耶律撒八、移剌窝斡领导的契丹人民反金斗争 耶律撒八是金朝西北路招讨司译史。正隆五年(1160 年),金朝遣使尽 征契丹丁壮南征。契丹认为:“西北路接近邻国,世世征伐,相为仇怨。若 男丁尽从军,彼以兵来,则老弱必尽系累矣。” 使者燥合畏海陵严酷不敢代 为申诉,催促不已。于是撒八、孛特补率领部众杀西北路招讨使完颜沃侧和 使者,取招讨司贮甲 3000,起兵反抗,议立辽帝子孙,并自推招讨使。山前后各群牧、五院部人和女真千户十哥、前招讨使完颜麻泼、咸平府谋克括里 等均起兵响应,先后占领韩州、咸平、济州,声势大振。海陵遣枢密使仆散 忽土、西京留守萧怀忠将兵镇压,不能克。撒八欲投奔耶律大石,率众沿龙 驹河(今克鲁伦河)西行,忽土、怀忠等追之不及,以逗留被杀。又使白彦 恭、纥石烈志宁等往讨,皆无功。但旧居山前各部部众不愿远离故土,在六 院节度使移剌窝斡率领下,杀撒八,继续坚持抗金。窝斡称都元帅,率众东 至临潢。 世宗即位后,派移剌扎八前去招抚,扎八见窝斡势盛,也参加了起义军。 窝斡率军围临潢,攻泰州,并于大定元年(1161 年)十二月称帝,表示了反 抗到底的决心,并不断战胜官军。
     大定二年,世宗一面遣人招抚,一面派兵镇压。先后战于霿河、花道, 互有胜负。窝斡率众入奚部,不时出兵袭扰古北口。金军全力围剿,起义军 处境艰难,不断有人投降官军,窝斡再谋投西夏。金军又乘起义军势衰之机 遣人招降。九月,窝斡被俘,轰轰烈烈的反金大起义终于被镇压。
     第四节  金朝的全盛
     完颜亮排除干扰,全力推进金政权的封建化,取得了显著进展,为金对 中国北部的牢固统治奠定了基础,开辟了道路。但他急功近利,在主客观条 件尚不成熟的情况下,不去巩固既得的政治成果,充实国力,发展生产,而 是在连续大兴土木之后,动员全国人力、物力,大举南征。结果前方受阻于 长江,后方遭到农牧民的反抗,东京又发生了宗室的政变,在进退失据的情 况下被杀身亡。 世宗完颜雍,太祖孙,完颜亮从弟,曾先后任兵部尚书、会宁牧、中京 (大定府)留守、济南尹、西京留守,贞元三年任东京留守,1161 年十月即 位于东京,改元大定。他吸取完颜亮失败的教训,注意缓和社会矛盾,安定 秩序,发展生产,巩固统治。他在位的 27 年和他的孙子完颜亶统治的前期, 是金朝的强盛时期。 一 世宗的统治 世宗继续执行完颜亮以中原为统治中心的政策,发展完颜亮的改革成 果。他即位之初,分析了当时的形势,采纳了参知政事李石的意见,继续以 汉地为统治中心,发展封建制,占据天下腹心,控扼四方,以成万世大业。 扭转了部分守旧势力全面否定海陵的政策,毅然决定仍以中都为京师,并立 即起程离东京赶赴中都,表现了力求进取的决心。
     (一)安定秩序,结束混乱
     世宗的政策方针一经制定,便立即着手巩固统治,安定秩序,以结束混 乱局面。首先,他下诏揭露完颜亮的罪恶,实行大赦;招谕完颜亮时期诸官, 起用被完颜亮免职者,鼓励他们为新皇帝效力;归还民间征调的马匹,死者 赔偿。同时,调动布置军事力量,派出招降使者,以讨伐和招抚两手全力对 付移剌窝斡的起义军,终于在大定二年(1162 年)九月将起义镇压下去,安 定了内部。调整了与南宋的关系,结束了与南宋的战争,确定了金与南宋对 峙的政治格局。
     (二)调整官制,整顿吏治
     世宗对正隆官制稍加调整,增平章政事二员,与尚书令、左右丞相并为 宰相。同时广泛吸收契丹、渤海、汉人和女真诸部人参与统治,甚至任用了 一些反对过他的人。改变了金初以来只有宗室和完颜部人参与机务的状况, 也扭转了完颜亮排斥宗室和异己势力的局面,从而扩大了统治基础,得到了 广泛的支持,形成了一个以他为核心的包括各民族上层的统治集团。 他“久典外郡,明祸乱之故,知吏治之得失”,对女真和汉人社会都有 一定的了解,能“躬节俭,崇孝悌,信赏罚,重农桑,慎守令之选,严廉察 之责” 。在不改变完颜亮基本国策的前提下,吸取完颜亮失败的教训。他常以完颜亮为政苛急、拒谏自专、非礼臣僚为戒,要求宰执务远图,习经济, 举贤能,劾贪墨,并身体力行,在巡行中亲自体察地方官员的政绩和行为, 认为“郡守系千里休戚”,“县令之职最为亲民”, 十分重视地方官的选授。 他以廉平戒谕百官,严惩贪污,在位期间,“群臣守职,上下相安” 。
     (三)留心经史,重视教育
     世宗在万机之暇,博览史册,注意借鉴历代统治者的经验教训。他对汉 高祖至辽道宗的行事皆有考察和品评。他认为,汉明帝进用谗谄,而受其蒙 蔽;梁武帝“专务宽慈,以至纲纪大坏”;唐太宗对太子承乾不加约束,以 致于废,都是沉痛的历史教训。他批评唐太宗以权谋对臣下,梁武帝舍身佛 寺,辽道宗以民户赐寺庙。他赞赏汉高祖的胸怀,文帝的纯俭,光武的大度。 他要求宰臣以魏征为楷模,留心国事,随时进谏;效法娄师德荐举狄仁杰, 为国家选贤任能。他羡慕齐桓公以中庸之才,得一管仲而成霸业,因而“夙 夜思之,惟恐失人”。尤其推崇司马光,认为《资治通鉴》“编次累代废兴, 甚有借鉴”。 他重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指出:“经籍之兴,其来久矣,垂教后世, 无不尽善。”于是,设译经所,以女真文翻译《诗》、《易》、《书》、《论 语》、《孟子》、《新唐书》等。以仁义、忠孝教育百官、护卫和宗室子弟。 他重视科举,任用进士,创女直进士科,鼓励女真人学文化;提倡孝道,将 儒家的忠孝思想与女真人的古朴纯实结合起来,为维护封建统治服务。他又 注意发展生产、招谕流亡,轻徭薄赋。他即位以后,金朝才从军事征伐走上 了发展生产和政治治理的正常轨道。
     二 章宗的文治
     大定二十九年(1189 年),世宗死,孙完颜亶即位,是为章宗。章宗是 金朝诸帝中文化修养最高的。他自幼学习儒家经典,通晓汉、女真文。他继 承其祖遗志,继续实行文治,致力于缓和社会矛盾和发展生产。
     (一)完善制度,加强统治
     置提刑司,加强对官员的考察 章宗即位之初,就令学士院进呈汉、唐便 民事及当今急务,重开登闻鼓院以达冤枉。为整肃吏治,设置提刑司,定其 条制,令其“分按九路,并兼劝农采访事,屯田、镇防军皆属焉” 。提刑官 定期巡察地方,遇有灾伤,可先行赈贷,外路冤狱,也委其处决。章宗每年 十月接见其使副,了解按察情况。除正常循资考迁转外,“随路提刑所访廉 能之官,就令定其堪任职事,从宜迁注” ,以期奖励清勤,惩治贪惰。承安 四年(1199 年),又改提刑司为按察使司。
     解放奴婢,减轻赋役,发展生产女真人迁入中原既久,与汉人的交往日 益密切,章宗顺应这一趋势,允许女真人与汉人通婚,这对缓和民族矛盾、 安定社会秩序、促进民族融合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同时,他重视发展生产, 减轻人民负担,先后减地税十分之一至二,牛头税三分之一;多次诫谕有司, 罢不急之役;弛行宫、围场地禁,许民耕捕樵采;定屯田户自种及租佃法; 又重申旧制,要求猛安谋克户田按比例栽种桑果,毁树木和出卖土地要给予 惩罚。 随着女真社会的发展,解放奴隶的要求日益强烈,章宗继续进行世宗时 开始的奴隶解放工作,大量解放奴隶,推进了女真社会的封建化进程。
     完善典章制度 金灭北宋,载其图书、礼器而归,熙宗时渐行汉礼。世宗 置详定所议礼,详校所审乐,着手制定礼乐之制。章宗明昌初年,编成《金 纂修杂录》400 卷,“凡事物名数,支分派引,珠贯棋布,井然有序,炳然 如丹” 。在此基础上,又命礼官张等编纂《大金仪礼》、《大金集礼》, 统一和完善了金朝的礼制。 熙宗皇统元年(1141 年),始用宋乐。世宗时,因宋乐器所刻“晟”字 犯金讳,更其名为“太和”,乐曲以“宁”为名。明昌五年( 11 94 年), “诏用唐、宋故事,置所,讲议礼乐” 。决定宋乐器继续使用,另铸辰钟, 琢辰磬以补前缺。 在议定礼乐的同时,在先朝《条理》、《制书》的基础上,重新编定律 令,改变了自正隆、大定以来《条理》与《制书》并用,时有牴牾的情况, 使律、令、格式完善统一。
     (二)大力发展文化事业
     在用人行政方面,章宗一仍世宗之制,而在发展文化事业方面他又大大 超过了世宗。他正礼乐,修律法,完善官制,使典章文物日臻完备而成有金 一代治规。 提倡儒家思想,尊孔读经章宗比世宗更尊崇儒家思想,更重视科举取士。
     为方便学子应试,特增府试三处;恐误失人才,又增加会试录取人数,对命 题和程文要求也作了相应调整;选才识优长者为学官,提高教育和科举取士 水平。
     同时,为不同的对象规定了不同的读书标准,要求亲军 35 岁以下者,学 习《论语》、《孝经》;诸科举人也要兼治诸经。即位之初,以“律科举人 止知读律,不知教化之原”,采纳诸臣建议,使其 “通治《论语》、 《孟子》, 涵养器度。遇府、会试,委经义试官出题别试,与本科通定去留” 。同时, 置弘文院,继续译写经书。 继熙宗初以孔子 49 代孙孔璠袭封衍圣公后,完颜亮初定袭封衍圣公俸 格,世宗又以孔总袭封。 章宗即位后, 特授孔总曲阜令,明昌二年 (1191 年) , 又以孔元措袭封,并招诸郡邑修复文宣王庙。命党怀英撰宣圣庙碑文,章宗 亲行释奠礼。同时也重视州县孔子庙的维修保护。
     整理典籍,编纂史书除经书外,章宗重视历代其他各种著述的搜集和保 存。明昌五年(1194 年),下诏搜求《崇文总目》中所缺的书籍,以高价向 民间购求。如藏书家不愿出卖,则以书价之半租借,组织人力抄写后,再将 原书奉还。
     章宗重视史书的编纂和当代史事的搜集整理。前此,熙宗和世宗时都曾 编纂先朝实录,章宗继续命人寻访耆老,收集太祖、太宗、熙宗、世宗四朝 皇帝的言论,分类编集《圣训》;续修世宗、显宗实录;又令完颜纲、乔宇、 宋元吉等分类编辑诸臣陈言文字 20 卷; 同时健全编写起居注、日历的制度, 以备编修国史。 即位之初,命参知政事移剌履提控,在萧永琪《辽史》的基础上继续编 修《辽史》。继任陈大任,于泰和七年(1207 年)完成。 为了褒奖完颜希尹、叶鲁创制女真文字的功劳,金宗章对他们加以封赠, 依仓颉立庙周至例,在上京为他们立祠,岁时致祭。此外,还平反了田瑴等 人的冤狱,追复田瑴等人的官爵,解除了党禁。 大定、明昌年间,战事减少,生产有了一定发展,阶级矛盾、民族矛盾 有所缓和,社会秩序相对稳定。女真社会发展进程加快,尤其是进入汉地的 女真人,迅速完成了向封建制的转化。
     由于文治的提倡,女真人渐受中原封建文化和儒家思想的濡染。社会稳 定,物质财富的增加,使女真统治集团和社会上层人物生活日益奢靡,尚武 之风大减,女真人渐趋文弱。大定七年(1167 年),在宋使射弓宴上,宋使 中 50 箭,而护卫中的善射者却只中 7 箭,这引起了世宗的忧虑。此时,金朝 南有中兴的宋,北有崛起的蒙古诸部,金世宗深恐丢掉尚武精神,影响金朝 的防御力量,因而极力提倡女真人勿忘旧俗,学习女真语言文字,坚持习武 骑射。他说:“恐异时一变此风,非长久之计。”为了加强金朝的军事力量, 他一改当初推行汉法的态度,转而要求保持女真故俗。二十四年,他以 62 岁高龄,率领诸王、部分臣僚,长途跋涉,前往上京。在那里,他用女真语 唱歌,备道王业艰难,继述不易,训诫上京军民 “当务俭约,无忘祖先艰难”。 并迁速频、胡里改 3 猛安 24 谋克充实上京,加强上京的防御力量。
     章宗虽力主文治,面对蒙古各部日益严重的威胁,也诫敕女真人勿废骑 射。他禁止利用网、群雕猎捕野兽、飞禽,唯恐女真人不习骑射;擢升女真 进士中骑射中选者;功臣子孙善射者,虽身形不及格者也令试护卫;诏女真 人不得改汉姓,不得用汉字译女真名,不得学南人装束,以一切方式、手段 维持女真人的尚武传统。 但是,迁入中原的女真人淳朴俭素的风气已消失殆尽。金朝社会奢侈靡 费习气日甚一日,官民竞相讲求宫室服用制度和婚丧礼数,以追逐无名之费 相尚,奢侈腐化之风积重难返。世宗晚年颇惑于佛,僧尼、道士及寺庙、宫 观日益增加。自此,金朝的统治逐渐由盛转衰。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