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内容简介 本书目录 本书作者 本书封面 即将推出 回顾 关于
第七章  女真的兴起与金政权的建立

    第一节  女真的兴起
     一 女真人的渊源
     女真作为族称出现在辽、五代时期,但他们的历史却源远流长。商周时 期,我国北方居住的古老的肃慎人,就是女真人的远祖。传说早在虞舜时期, 肃慎人就曾贡献弓矢。禹定九州,周边诸族“各以其职来贡” ,其中也有肃 慎(息慎)。周武王时,曾贡“楛矢石砮” ;成王既伐东夷,又来贺,受赏 而归;康王时再入朝。周人在列举其疆土时,称“肃慎、燕、毫,吾北土地” 。可知女真是一个有悠久历史与文化的古老民族,并且很早就同中原各族建 立了联系。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肃慎人与周围各部族不可避免地发生频繁的交往 和联系。后汉时,称“挹娄” 。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 勿吉有粟末、伯咄、安车骨、拂涅、号室、黑水、白山等七大强部。隋唐时 期,靺鞨七部名称与勿吉七部相同,其部名当以居地为别。唐武则天时,粟 末靺鞨首领大祚荣建渤海国,隔断了黑水与唐的联系,其余五部皆附于渤海。 渤海灭亡,居民南迁,黑水部才自黑龙江中下游南迁至渤海故地,并以女真 之名见于记载。 “女真”实即古“肃慎”的不同音译。作为族称是本族人的自称,有学 者认为其意是“东方之鹰”,即“海东青”。
     在汉文史籍中,有“羽真”、 “虑真”、“朱先”、“周先”、“诸申”、“珠里真”、“主儿扯惕”等 不同写法,它们是不同时期、不同民族对女真自称的不同音译。 辽朝灭渤海,女真南下,同辽接触增多。辽朝势力深入到女真各部,女 真人遂成为辽朝的附庸。
     二 辽朝统治下的女真
     南下的女真人很快便同五代各政权和辽朝建立了联系。他们向中原的后 唐等割据势力派遣使者,同时与辽朝的接触也日益频繁。辽太祖时,曾对女 真用兵;太宗及其以后诸帝时,则不断有女真人向辽贡献的记载。由于女真 各部发展水平和居地远近不同,与辽建立联系的时间也有先后,来往的密切 程度也不尽一致。这一时期,不论是朝贡还是扰边,都是分散的女真部落的 个别行动,他们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整体。辽圣宗时,加强了对女真诸部的控 制,并依据其同辽的关系和社会发展状况将他们分为系籍女真和生女真两大部分,采取了不同的治理方式。
     (一)系籍女真
     系籍女真也称为“系辽女真”、“系案女真”,包括熟女真和回跋(又 作回怕、回霸)。
     熟女真 
     早在渤海时期,鸭绿江和图们江以南的合懒甸(今朝鲜咸镜北 道、咸镜南道一带)居住着大批女真人,前者称鸭绿江女真,后者称合懒甸 女真和浦卢毛朵女真。渤海灭亡后,他们南与高丽、西与辽为邻,与双方都 有较为密切的联系。曾于辽会同初年遣使朝觐和贡献方物。在高丽先进经济、 文化的影响下,这部分女真人已经步入从原始社会末期向阶级社会过渡的历 程,出现了私有制,内部的阶级分化产生,社会发展水平已明显高于他们北 方的同族。对财富的需求,促使他们向外发动掠夺战争。辽保宁五年(973 年),有“女真侵边,杀都监达里迭、拽剌斡里鲁,驱掠边民牛马” 的记载, 这部分女真人当是鸭绿江女真。此后又曾袭击贵德州(今辽宁抚顺)和归州 (今辽宁盖县与复县之间)五寨,剽掠而去,成为辽朝东境的边患。辽圣宗 即位后,发动了对女真和高丽的战争。统和初年,先后以宣徽使兼侍中耶律 阿没里、林牙萧恒德和枢密使耶律斜轸等将兵东讨,俘获女真人口 10 余万, 马 20 余万。迫使女真术不直、赛里等八族内附。 为了分散女真人的势力,割断他们与本部的联系,减少女真对辽朝东部 边界的威胁,辽朝将这部分内附的女真人安置在东京辽阳之南,编入辽朝户 籍,使之向辽提供赋税和兵役,称熟女真,也称曷苏馆(又作合苏款、哈斯 罕、合苏衮)女真 。熟女真建有大王府,首领可建旗鼓号令诸部,称都大王。 各部也分别设大王、惕隐,管理本部。军事归南女真汤河司管理。此外,熟 女真中可能也包括了一部分东海女真(黄头女真)。
     回跋 
     以辉发河流域为中心的女真人称回跋,居住在南至咸州,北至粟沫 江的山谷中。辽太祖灭渤海时,也已深入到回跋境,迫使他们降附。回跋也 是系籍女真,但辽朝对他们的控制比熟女真宽,许其与生女真诸部往来,由 咸州兵马司处理与回跋部相关的各项事务。这部分女真人当是《辽史》所称 的北女真。
     (二)生女真
     居于松花江、牡丹江流域及其以东广大地区的女真人,“地方千余里, 户口十余万,散居山谷间,依旧界外野处,自推雄豪为酋长,小者千户,大 者数千户,则谓之生女真” 。生女真各部发展水平不平衡。辽初,有大小数 十部,彼此不相统属,并分别与辽朝建立了隶属关系,但不入辽籍,平时由 本部首领统辖,定期向辽贡献马匹、东珠和海东青等土物。遇有军事征伐,则需按辽朝统治者的旨意,派兵从征。辽朝中期,数十部女真人逐渐形成了 蒲察、乌古论、纥石烈、完颜等几个部落联盟,开始了由原始社会向阶级社 会过渡的进程。 三 完颜部的兴起 完颜部是生女真中发展较慢的部落。渤海灭亡后,才开始从黑水部祖居 地南迁,尚处于了无条教、漫无约束的状态。相传完颜部始祖函普由高丽迁 入该部,调解了完颜氏与邻族的纠纷,被完颜部接纳为本部人。至其四世孙 绥可,“耕垦树艺,始筑室,有栋宇之制” ,改变了黑水部夏逐水草,冬则 穴处,迁徙不常的原始状态,定居于按出虎水(又作安出虎水、按出浒水) 之侧。从此,完颜部加快了发展步伐。 绥可之子石鲁,着手改变“生女直无书契,无约束,不可检制”的状况, “稍以条教为治,部落寝强”。
     他绥抚和征服了青岭(今吉林平岭及南楼山 一带)、白山、苏滨(大绥芬河)、耶懒(今俄罗斯塔乌黑河)等地的女真 部落,组成了以完颜氏为核心的生女真完颜部部落联盟。大约在辽圣宗时, 完颜部成为辽朝的属部,辽以石鲁为惕隐,使之管理完颜部联盟。 石鲁之子乌古乃继续扩大完颜氏部落联盟,将白山、耶悔(又作叶赫)、 统门(又作图们)、耶懒、土骨论和五国诸部纳入了联盟。同时,在帮助辽 朝搜索逃亡和袭击叛部等活动中有功,被辽朝任为生女真部族节度使,他一 方面借助辽朝的支持制服抗命者,一方面倾资厚价向邻部购买铁和甲胄,修 弓矢,备器械,以增强部落实力。 完颜家族势力的增强招致了部内外敌对势力的挑战。辽咸雍十年(1074 年),乌古乃死,第二子劾里钵继为节度使。叔父跋黑,原国相雅达之子桓 赧、散达,阿跋斯水(今吉林敦化、安图以南的牡丹江)温都部人乌春、窝 谋罕和活剌浑水(今黑龙江呼兰河)纥石烈部人腊醅、麻产兄弟相继起兵袭 击劾里钵兄弟。经脱豁改原(今黑龙江宾县南)、穆棱水(拉林河支流)和 斜堆(今吉林蛟河县境)等数次战役,劾里钵战胜了敌对势力,巩固了部落 联盟,并将北至呼兰河,东达张广才岭以东和牡丹江上游地区,纳入联盟势 力范围。 劾里钵之后,弟颇剌淑、盈歌相继为节度使,完颜部势力向东北发展至 陶温水(今黑龙江省境内汤旺河)、徒笼古水(今黑龙江萝北都鲁河)一带; 东南战胜纥石烈部阿疎,乌古论部留可、敌库德,占领阿疎城(今吉林延吉 市附近)、米里迷石罕城(今吉林珲春县境)、留可城(今吉林珲春县), 征服了统门、浑蠢(今吉林珲春河)、耶悔、星显四路和岭东女真诸部,将 他们纳入完颜氏部落联盟,取消了他们组建部落联盟的权力,迫使阿疎奔辽。 完颜部势力发展到了乙离骨岭(今朝鲜吉州境)一带,为统一女真各部和建 立政权奠定了基础。
     第二节  金政权的建立
     完颜氏贵族自石鲁接受辽朝授予的官号后,对辽统治者一直是恭顺的。 乌古乃、盈歌先后帮助辽朝搜索过逃亡的铁勒、乌惹,平定了叛辽阻隔鹰路 的五国蒲聂部节度使拔乙门,没撚部勃堇谢野和陶温水、徒笼古水纥石烈部 阿阁版。每俘获部落首领,都送至辽廷,因而受到辽朝统治者的信任和重视。 完颜氏贵族借助辽朝这一强大后盾,提高了他们在生女真贵族中的地位,扩 大了本部在生女真诸部中的影响,增强了进行统一活动的实力,经过三代半 个多世纪的奋斗,完颜部部落联盟迅速扩大,成为生女真诸部无人能与之抗 衡的力量。 但是,他们的统一活动也不时受到辽朝的干扰和牵制,这又引起了他们 的不满和反抗。在统一女真诸部和抗辽斗争中,随着联盟实力的迅速增强, 完颜氏贵族的独立意识和反抗情绪日益强烈,逐渐萌生了建立政权的愿望, 并努力为建立政权创造条件。
     一 部落联盟的扩大,完颜氏贵族实力的增强
     初期,完颜氏贵族的军事行动多能得到辽朝的支持,可以名正言顺地征 讨生女真诸部,或通过辽朝对诸部施加影响,作出对完颜氏有利的裁决。
     由于有了辽朝这一强大后盾,他们可以有恃无恐地与对手争夺。温都部 乌春是个强大的对手,并且联合了完颜家族内外的敌对势力,自劾里钵继任 以来,一直与完颜氏贵族抗衡。劾里钵充分考虑了可能出现的后果。脱豁改 原之战前,他一面遣使向辽求援,积极布署迎战,一面作失利后的安排。他 嘱托幼弟盈歌:“今日之事,若胜则已,万一有不胜,吾必无生。汝今介马 遥观,勿预战事。若我死,汝勿收吾骨,勿顾恋亲戚,亟驰马奔告汝兄颇剌 淑,于辽系籍受印,乞师以报此仇。” 与辽朝的密切关系,使他们取得了胜 可力图进取,败亦不失卷土重来机会的有利地位。 随着完颜部势力的壮大,女真诸部所受军事威胁日益严重,他们不断向 辽投诉,辽朝开始限制完颜氏贵族的军事行动。因而,他们对辽朝的不满情 绪日益加深,并最终导致对辽朝统治的武装反抗。
     (一)阿疎事件
     阿疎,星显水纥石烈部首领。自其父时,以所部降于劾里钵。盈歌继任 生女真部族节度使的第三年(辽寿昌二年,1096 年),阿疎与同部勃堇毛睹 禄背叛联盟,起兵阻止完颜部联盟讨伐温都部,盈歌率军往讨,阿疎投诉于 辽。辽遣使令罢兵,盈歌不得已撤回,却留别将率兵继续包围阿疎城。第七 年(寿昌六年),女真军攻占该城,阿疎再次向辽求救,辽使再至,令盈歌 尽还攻城所获,并向他征马数百匹。完颜氏贵族集团不肯向辽朝妥协,他们 认为: “若偿阿疎,则诸部不复可号令任使也。” 但也不敢违背辽朝的意志。 为应付辽使,盈歌唆使其东北主隈(今黑龙江嘉荫河)、秃答两水的女真部落声言阻隔鹰路,又令鳖古德部节度使向辽报告说:若开鹰路,非生女真节 度使不可。对海东青的需求使辽人十分重视鹰路的畅通。因此,他们放弃对 阿疎城事件的追究,令盈歌讨伐阻隔鹰路的部落。
     盈歌成功地与辽周旋,避开了辽朝对其统一大业的干扰,同时以招抚和 征伐两手将生女真各部纳入自己的联盟。他借为辽平鹰路的机会,耀武于陶 温水,增强了联盟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当鹰路开通后,又将辽朝所赐物品全 部分给了主隈、秃答两部,奖励其配合对付辽朝的行动,笼络和鼓励诸部听 命于他。 在完颜氏贵族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反辽时,只能利用辽朝不了解女真各部 内情的弱点,变被动为主动,以欺骗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换取辽朝的支 持以壮大自身的力量。
     (二)助辽平叛
     九年(辽乾统二年,1102 年),辽国舅萧海里叛辽逃入系籍女真阿典部, 遣使联络盈歌共同反辽。盈歌两次拒绝海里,并将其使者执送辽朝。同时接 受辽朝命令,募集军士,战胜海里,遣使向辽献捷。 战胜海里后,女真人改善了自己的装备,收容了海里的部分军士,实力 明显增强。同时,乘机加强了对联盟诸部的控制,盈歌采纳侄阿骨打的建议, 禁止统门等四路和岭东诸部擅称都部长,取消诸部自制的信牌,代之以完颜 贵族所制的统一牌印,一切治以完颜本部法令, “自是号令乃一,民听不疑” ,在巩固乌古乃联盟的基础上,将势力扩展至“东南至于乙离骨、曷懒、耶 懒、土骨论,东北至于五国、主隈、秃答” 的广大地区,形成了范围更大、 统辖部落更多的生女真部落大联盟。在讨叛行动中,女真以千人战胜了辽大 军所不能剿灭的叛军,使他们增强了自信;辽倾国而不能平定一个背叛的贵 族,又在女真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无能。女真对辽的敬畏之情顿减,辽朝的 威望大降,辽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
     二 完颜氏贵族领导的抗辽斗争和金政权的建立
     阿疎事件成了辽与女真贵族矛盾激化和女真人抗辽的借口与诱因。女真 贵族认识到自身力量之后,对辽朝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们一改以前的奉命 唯谨或阳奉阴违的作法,公然在辽统治者面前暴露和表示自己的不满。此后, 凡与辽交涉,则必以归还长期留居辽境的阿疎为辞。 盈歌死后,侄乌雅束继为节度使,与高丽争夺曷懒甸、苏滨水一带的女 真部落,巩固了联盟的东南诸部。并尝以不遣阿疎为由,拒绝向辽贡献海东 青。十一年(辽天庆三年,1113 年),乌雅束死,弟阿骨打为节度使。阿骨 打胸怀大志,义气雄豪。天庆二年,辽帝春捺钵头鱼宴上,曾拒绝为辽帝歌 舞助兴,与辽的矛盾、冲突公开化。自继任节度使以来,便积极筹划武装抗 辽。
     他以索还阿疎为名,遣使至辽,刺探辽国实情和边备状况。二年(辽天庆四年,1114 年),阿骨打在掌握了辽朝东北边防的实情后,毅然决定对辽 用兵,遣人向移懒路迪古乃征兵,招抚斡忽、急赛两路系籍女真,并擒获辽 障鹰官达鲁古部副使辞列和宁江州渤海大家奴。九月,以 2500 人发动了对辽 边城的攻击。诸军集于涞流水,阿骨打登山誓师,揭露辽朝罪恶,称:“世 事辽国,恪修职贡,定乌春、窝谋罕之乱,破萧海里之众,有功不省,而侵 侮是加。罪人阿疎,屡请不遣。”又激励女真将士:“汝等同心尽力,有功 者,奴婢部曲为良,庶人官之,先有官者叙进,轻重视功。” 诸军士气高涨。 至辽境,与辽部署的渤海守军战,阿骨打身先士卒,诸军勇气倍增,辽军大 溃。遂乘胜进军宁江州。九月,攻克其城。女真人初战告捷,士气大振。辽 属铁骊部也降于女真。阿骨打又分别遣人招降渤海和系籍女真,公开同辽朝 争夺民众。宁江州之战的胜利,使女真人受到极大鼓舞,部分女真贵族提出 了建国自立的主张。 辽朝在宁江州失利后,遣军屯驻山河店以备女真。阿骨打趁辽军立足未 稳之际,率军抢渡鸭子河,以甲士 1000 多突袭辽军于出河店,又获全胜,杀 获首虏及车马甲兵珍玩不可胜计。在统一女真诸部和抗辽斗争中,女真贵族 锻炼和培育了一批能征善战的将领,组织了一支敢打敢拼的军队,在宁江州、 出河店两次大战后,又以俘获的人口、装备充实了军力,实力迅速发展,兵 力聚增至万人。 与辽军的两次较量,使女真人对辽朝政治的腐败,军事的无能,士气的 低落,民心的涣散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他们自信已经具备了与辽抗衡的条 件,组建女真贵族政权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在建国称帝问题上持慎重态度 的阿骨打在 1115 年(辽天庆五年)即位称帝,为金太祖,国号大金,建元收 国。
     第三节  金对辽、宋的战争
     女真军民经过顽强的争战,终于摆脱了辽朝的控制,他们迫切需要得到 辽朝的承认,取得独立的地位。但是,昧于知己知彼而又妄自尊大的辽天祚 帝既不能组织有力的军事讨伐,又不能充分使用政治交涉的手段,在金军日 益强大的攻势面前节节失利,最后只能落得个国破家亡、身陷囹圄的可悲下 场。与辽世为兄弟之国的北宋,在辽朝危难之际,趁火打劫,遣使与金联合, 意欲借手金朝,收回燕云。于是在中国大地上,又展开了金、辽、宋三方的 角逐。
     一 金对辽的战争
     金朝建国以后,对辽战争的性质开始发生变化。前期,是以反抗契丹统 治者的压迫、争取女真民族的解放为目标的,即使在建国之初,也只希望取 得与辽平等的地位。但在同辽的军事、政治交往中,女真贵族对辽朝外强中 干本质的认识越深刻,态度也越强硬,战胜辽朝取而代之的目标越明确,同 辽议和的条件自然也就越苛刻。辽金间你死我活的争夺已不可避免。
     (一)金辽和议
     辽军两败后,天祚皇帝寄希望于和谈,收国元年(1115 年)正月派出议 和使者,拟承认金政权,令其为属国。但是,此时金军已包围了黄龙府,打 败了都统耶律斡里朵所率涞流河路辽军,占领了达鲁古城,迫使其余三路不 战而退。达鲁古城之战,金军缴获了大量耕具,破坏了辽朝且屯且守的战略 布置,增强了谈判中的地位;因此,金太祖不但继续要求归还阿疎,而且更 进一步要求辽方将边防重镇黄龙府迁往别处。 辽、金双方各遣使直斥对方皇帝之名,敦促对方投降,使者往返四次, 议和活动毫无进展。九月,金军攻占黄龙府,辽天祚帝下令亲征。金太祖在 作战前动员时,“剺面仰天恸哭”说:“始与汝等起兵,盖苦契丹残忍,欲 自立国。今主上亲征,奈何?非人死战,莫能当也。不若杀我一族,汝等迎 降,转祸为福。” 以此激发女真人的斗志。由于耶律章奴的废立活动,天祚 的亲征军没有与金人接战便撤回,金军以轻骑 2 万奋勇追击,辽军大溃, “死 者相属百余里。获舆辇幄兵械军资,他宝物马牛不可胜计” 。
     自起兵抗辽,女真势力发展迅速,契丹、奚、渤海、汉人和系籍女真、 室韦、达鲁古、乌惹、铁骊等诸部被俘或投靠者日众,金朝影响迅速扩大。
     而辽朝却在军事上节节败退,政治上分崩离析。 收国二年(1116 年),辽渤海人高永昌自立于东京,遣使向金求援,金 太祖乘机占领沈州、东京,擒高永昌,将东京州县和南路系籍女真纳入金朝 治下,完成了女真各部的统一。天辅元年(1117 年),又攻占泰州、显州。 至此,女真贵族认为已经具备了与辽分庭抗礼的资格,于是太祖采纳汉 人杨朴的建议,一方面巩固新得的州县,一方面派出和谈使者,要求得到辽朝的承认,摆脱辽朝的控制。 天辅二年和三年(1118、1119 年),是金、辽谈判之年。围绕着议和的 条件,双方又进行了频繁的讨价还价和使节往来。七月,达成初步协议。闰 九月,宋亦遣使约金联合攻辽,于是金对同辽的议和发生动摇,对和议条款 横加挑剔,终于在天辅四年单方面终止了和谈。 北宋的介入,改变了金朝对辽的态度,使他们由初期脱离辽朝控制、建 国自立进一步发展为取辽而代之。
     (二) 军事上的胜利
     天辅四年(辽天庆十年,1120 年)三月,金朝停止议和,五月,陷辽上 京,同时分兵攻庆州。 七月,金君臣等与宋使赵良嗣达成协议,约以明年金自平地松林趋古北 口,宋自雄州趋白沟共同夹击和灭亡辽朝。 五年(辽保大元年,1121 年),辽都统耶律余睹降,金对辽军情、国情 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增强了必胜的信心。十二月,太祖以幼弟忽鲁勃极烈杲 为内外诸军都统,昱、宗翰、宗幹、宗望、宗磐等副之,大举伐辽,以实现 “内外一统”的政治目标。
     六年正月,杲连克高、恩、回纥三城,取中京,下泽州。宗翰、希尹等 下北安州,追袭辽帝于鸳鸯泊、西京。娄室等招降天德、云内、宁边、东胜 等州,俘获阿疎。
     时天祚入夹山,耶律淳自立于燕。六月,耶律淳死,金太祖亲征,留弟 吴乞买监国。北辽萧后遣使上表请立秦王(天祚子耶律定),不许。归化、 奉圣和蔚州相继降,太祖率军攻南京。十二月,北辽留守燕京的汉官枢密使 左企弓等以南京降,太祖率军入城。七年,辽平州节度使时立爱以州降。
     自攻克上京以来,金军每攻城之前,太祖必先令人持诏招谕,对所降、 攻下和叛而复降者,皆予以安抚,奴婢先其主降者,放免为良;率众降者, 授以世官;并免除降民所欠债务和一切罪责。燕京既下,金军则将居民、财 物席卷北撤。至此,辽五京皆不守,金军的进攻目标便是追袭逃进夹山的辽 天祚帝。 天辅七年(1123 年)八月,金太祖死,谙班勃极烈吴乞买即位,为金太 宗,改元天会。他一面巩固已占领的州县,继续扩大战果,一面使西南、西 北路都统经略西夏,与之建立宗藩关系。天会三年(1125 年),俘辽帝,经 十年,金朝终于取代了辽朝。
     二 金灭北宋
     (一)金宋海上之盟 金朝占领东京州县后,同辽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和谈。此时,北宋君臣也 欲借助金朝军力灭辽,收回燕云失地。于是自政和七年(金天辅元年,1117 年)始,多次遣使。重和元年(天辅二年,1118 年)八月,宋使马政自登州 渡海使金,以买马为名,初议夹攻,金亦遣使至宋。宣和二年(天辅四年, 1120 年),和议成,史称“海上之盟”。
     金宋海上之盟自初议至实施历时六年,由于情况变化,内容也不断修改。 初议宋自雄州趋白沟,再定自涿、易至燕,但是,宋朝的北征军屡为北辽所 败,不能应夹攻之约,直到金军入燕,还不见宋朝一兵一卒到达。而北辽大 败宋军的消息却不断传入金朝。金军独力攻取燕京后,以宋未能屡行夹攻之 约,不肯将燕云诸州交割与宋。经使臣多次交涉,金太祖决定将燕京所属涿、 易、檀、顺、景、蓟 6 州 24 县归与宋朝,宋除将原交纳辽朝的岁币如数交与 金朝外, 另交燕地代税钱 100 万贯, 并折成丝帛等实物, 再交绿矾 2000 栲栳。 六年的交涉,使金朝对宋朝的无能已经有了一定认识,只是在还没有俘获辽 帝、灭亡辽朝之前,不欲与宋正面冲突,并希冀得到宋方提供的大量物资, 因而部分满足了宋方的领土要求。宋朝也希望依靠本身较强的经济实力和固 有的影响招诱燕蓟的武装力量。
     (二)和议破裂 张觉叛降 
     金占领燕京后,北辽平州辽兴军节度使时立爱与副使张觉 (又 作张瑴)以州降。金太祖西征辽帝前,改平州为南京,以觉为留守。天辅七 年(1123 年)五月,辽降官左企弓等率燕京降官、富户北迁,途经平州。燕 人不愿远离故土,哭诉求救于张觉。张觉遂杀曹勇义、左企弓、康公弼、虞 仲文等,复奉保大年号,守松亭关,连结迁、闰等州和奚人萧幹以拒金。宋 安抚司乘机遣人招谕,六月,张觉降宋。宋以觉为泰宁军节度使,世袭平州。
     九月,金将宗望攻下平州,张觉逃入燕。金移文索取,宋不得已杀张觉,函 首以献。 西京的交涉 经宋朝遣使多方交涉,金太祖同意将燕京所属六州地与宋。 同时,也面许待俘获天祚后,将西京所属州县也归与宋朝。天会元年(1123 年)四月,宋官进驻燕山(宋徽宗于宣和四年遣军征北辽,改辽南京为燕山 府),并继续遣使要求交割西京。在燕地交涉中,太祖与诸将间已存在分歧, 降金的辽官也进言宋朝军事无能,不应许地与宋。 八月,金太祖死,西京地 未及交割。十一月,吴乞买仍诏谕以武、朔二州归宋。 但金军追袭辽帝时,宋乘机策动张觉背金降宋,首先背叛盟约,给金人 对宋用兵提供了借口。宗望下平州,尽得宋所给张觉的诏书,又掌握了宋朝 破坏盟约的物证。宗翰等奏请不再割西京地与宋,宗望也奏宋治军燕山,拒 不交出逃入宋地的燕地户口,要求加兵于宋。
     (三)金对北宋的军事进攻
     天会二年(宋宣和六年,1124 年)三月,罢割山西诸镇。三年,点集女 真、渤海、奚、铁骊等军分驻平州、云中。十月,金太宗下诏伐宋。 金军第一次南下天会三年十一月,宗望、宗翰以宋朝擅纳叛亡、招收户 口、首违誓盟为由,各统一军分别自平州、云中南下。同时派出和谈使者, 要求宋朝将河北、河东割让与金,双方划河为界。西路军至忻、代,下朔、 武,十二月,兵至太原。东路军攻占檀、蓟,进至燕山府。宋知燕山府蔡靖以常胜军迎敌。郭药师率军渡白河,张令徽、刘舜仁等不肯力战,先遁,郭 药师北追三十余里,以孤军深入,败回。张令徽、刘舜仁等密与金军通,挟 郭药师降金,金军占领燕山,蔡靖被迫降金。 宗望以郭药师为先锋,继续南下攻保州、中山,下庆元、信德二府。宋 徽宗禅位于太子赵桓,东逃亳州。天会四年正月,宗望军取相州、浚州,渡 河取滑州,包围汴京。 西路军受阻于太原,东路孤军深入,攻汴京不能克,遂与宋约和。议定: 金与宋为伯侄之国;宋割中山、太原、河间三府与金;除原应纳岁币外,增 纳钱 100 万贯、犒军银 1000 万两;以康王赵构、少宰张邦昌为质,待金军出 宋境和划界后放归。二月,宗望撤军。 金军第二次南下,北宋灭亡 金军首次与宋交锋,宗望以万余兵南下,渡 河者不及一半,包围宋京城一月有余。河北诸镇尚在宋军掌握之中,宋军既 不能解京城之围,又不敢在金军撤退时邀击,使宗望孤军深入,满载犒军银 平安撤回,宋军的战斗力之低已为金军所亲见。于是他们对辽朝降官一再反 映的宋方“宫禁奢侈,中国无备”的状况有了直接感受。同时,东路军降常 胜军,西路军得反辽降宋的董才。
     “自郭药师降,益知宋之虚实”,“及董才降,益知宋之地里”,为继 续对宋用兵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由于宗翰遇城必攻,行动稍缓,未及与 宗望会合。当其攻下威胜军(今山西沁县)、隆德府(今山西长治)、泽州 (今山西晋城)后,知宗望议和撤军,遂留兵围太原,自回云中。宗望回军 后,宋朝未能履行协议,相继收复了隆德、泽州,宋钦宗又下诏太原、中山、 河间三镇固守。金人提出依辽宋关南十县之例改割三镇为交纳租税,也为宋 所拒绝。同时,宋朝还策动耶律余睹反金。六月,宗望、宗翰等至山后草地 避暑,商讨军机。七月,萧仲恭 献宋钦宗联络耶律余睹共同抗金的诏书。于 是,金太宗下令诸将再次对宋用兵。 天会四年(1126 年)八月,金军仍由东西两路南下。东路宗望自保州下 雄州、新乐,取天威军,克真定。西路宗翰发云中,九月下太原,取平遥、 灵石、孝义、介休。十月,克汾州(今山西汾阳)、平定军(今山西平定), 降石州(今山西离石)、辽州(今山西左权)。两军分别自真定、太原趋汴 京。十一月,诸军分别自黎阳、孟津、李固渡渡河,一面遣使议以黄河为界, 一面率军直抵汴京城下,宗望屯刘家寺,宗翰屯青城,遣兵四面攻城不已, 要求宋徽、钦二帝出城至金营议和。 闰十一月三十日,宋钦宗出城至金营,住青城。在金将威逼下进降表。
     金军停止攻城,索要马匹、金银、军器、书籍和工匠、医人、教坊等诸色人。 天会五年(宋靖康二年,1127 年)正月,以议加金帝尊号为名,再约宋 钦宗出城,并扣留不遣。二月六日,金太宗诏令“别择贤人,立为藩屏”。 七日,宗翰等又请宋太上皇、太上皇后、诸王、王妃、帝姬、郡王、国公、 宗姬、妃嫔等出城,并催逼宋百官推举可立者。十一日,百官按金将旨意以 张邦昌应命。金军又令皇后、皇太子出城,并按玉牒尽索诸王、帝姬、驸马 及其亲属。至此,宋宗室除募兵在外的康王赵构和哲宗废后孟氏外,全部为 金军所俘。三月七日,立张邦昌为帝,国号楚,都金陵。北宋灭亡。四月一 日,金军撤出汴京,押解宋二帝及宗室、百官千余人北归。京城金银、绢帛、书籍、宝物和皇宫玺印、仪物、珍玩等全部席卷一空。 金自 1115 年建国,连续征战,历时 13 年,相继灭亡辽和北宋。天会五 年(1127 年)五月,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在宋群臣拥戴下在应天重建宋政 权,史称南宋。八年(1130 年),金立刘豫为齐帝,统治河南、陕西,成为 金朝的附庸,并配合金朝与南宋对抗。我国历史继辽与北宋对峙之后又进入 了金与南宋对峙时期。
     (四)河北、河东人民的抗金斗争
     北宋灭亡后,金朝对河北并未能实行有效的控制,河北、河东人民纷纷 聚众保山寨自卫,同金军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一些北宋官员、将领也在组织 力量进行反抗,以图恢复宋朝的统治。 南宋建炎初,右仆射李纲奏,河北西路除真定、怀、卫、浚一帅府三郡 外,“其余至今皆为朝廷坚守。一路兵民有城郭者依城郭,无城郭者依大河 西山,自相结集,日以腊书号吁朝廷,乞师请援。河东亦然”。
     当时,河东有解州安邑人邵兴聚众于神稷山,河北西路赵州有赵邦杰保 聚五马山,率众与金军对抗。 燕人刘里忙,豪杰俊迈,为人所服。他在易州山中聚众,选少壮者为兵, 邀击金军。“徒党日盛,招集愈多”,一年中聚众达万人。 多次出使金朝的马扩,在和谈失败后,逃入西山和尚洞山寨。“时两河 义兵各据寨栅,屯聚自保。”各支义军首领共推马扩为首,领导抗金。马扩 与赵邦杰以抗金复宋为号召,激励人众。严法律,定名分,发号施令,并身 先士卒,冲锋陷阵。同时以燕人赵恭冒称北宋宗室信王赵榛号召民众。他们 与散处河北、河东的各支抗金武装势力互通消息,彼此声援,并曾多次遣人 至南宋朝廷“投表乞师”。 有些仕金的官员也以职务为掩护,联络山寨义军。有张龚者,向刘彦宗 求知真定府获鹿县,1127 年(金天会五年,宋建炎元年)到任后,即联络五 马山寨马扩、赵邦杰和中山府民兵,计划先收复真定,再攻取燕京。因走漏 风声,不得已辞官告归。
     又有宋巡检使杨浩,流落燕山府潞县。1127 年九月,入玉田县招诱南北 反金壮士近万人,入易州山中,与刘里忙联络。 王彦领导的八字军是河北抗金的主要力量。王彦受东京留守宗泽的派 遣,到河北联络各支抗金武装。宗泽死后,他率众转移至共城西山坚持斗争。
     两河一带的抗金武装首领傅选、孟德、刘泽、焦文通等都接受王彦的指挥, 他们的面部刺有“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被称为八字军。
     一些北宋末年反抗宋徽宗黑暗统治的农民起义军也加入了抗金行列。宗 泽为东京留守期间,遣人联络河北、 河东起义军, 这些被宋统治者称为 “贼” 、 “盗”的农民武装多接受了宗泽的指挥。如大名府人王善,相州汤阴人张用、 丁进、杨进、薛广等各以兵数万、数十万投靠宗泽。洺州王明、李洪、李民 等以夺回二帝为号召,聚众数万,受河北转运使、权知大名府张悫节制。滨 州葛进率领北宋末年起义的队伍转而抵抗金军, 接受宋留守司指挥。 他们 “面刺十字,曰:永不负赵王,誓不舍金贼”。
     山东西路梁山泊一带,聚集着北宋末年由张荣领导的反抗宋朝统治的水 军。金朝势力进入河北后,他们转而抗金保宋。天会六年,金军自山东南下 伐宋时,他们曾出动船只万余艘阻截。第二年,金军北返途经梁山泊时,又 遭邀击。金朝几次集中兵力组织围攻,为了保存实力,张荣将水军迁至楚州 鼍潭湖,并继续坚持反抗金朝统治的斗争。 而在金上京,被俘的宋人几乎占总人数的一半,他们“衔冤负屈,皆有 叛亡之心”。
     1128 年(金天会六年,宋建炎二年),有数千人共同策划以砍 柴为名,各置大斧,欲劫金帝为质,入山据险,集结人众,与南宋联络。由 于被人告发,为首者数十人被杀。
     宗泽为东京留守期间,曾一度将各支抗金势力组织起来,保卫东京,渡 河北伐。被俘后逃归的宗室赵子砥也曾留意联络燕地的反金势力。但宗泽死 后,两河的抗金兵民失去了统一的领导和有力的支持,南宋高宗无意联络燕 地反金势力。此后,两河的各支抗金武装集团有的南下入宋,成为南宋抗金 的重要支柱;有的为金军各个击败;有的投宋后又转而降齐,成为代表刘齐、 金朝与南宋对抗的武装力量。金朝在河北的统治逐渐稳定下来。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