兖州隆兴塔鎏金银棺图像与中古于阗佛教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贾应逸
 

    2008年,山东省兖州市兴隆塔地宫出土了一批文物,有宋嘉佑八年安葬舍利碑、石函、鎏金银棺、佛牙、金瓶、舍利、瓷碗、玻璃瓶等①。现仅就供奉舍利的鎏金银棺形制与和田出土彩棺、鎏金银棺银棺上图像所表现内容与于阗佛教信仰两方面谈一点粗浅的看法。
    一 、 修建隆兴塔的缘起
    该塔地宫中出土的“安葬舍利”碑首行书“中书门下 牒 兖州 ”,接着记述了隆兴寺泗州院状请修筑隆兴塔的缘起与“西天于阗国帘前赐紫光正大师法藏”相关,是为了安葬他“亲往西天”取得的佛祖金顶骨“真身舍利”,说他“先于开宝三年(970),自离于阗本处,亲往西天取得释迦形象、世尊金顶骨真身舍利、菩提树叶及进封本处;白玉叁佰玖拾斤、细马叁匹,寻蒙圣恩帘前赐紫及师号。回旋御马两匹,闹牡金鞍辔驿劝请俸。自后乞于国内巡礼圣境,奉宣云游西川至峨眉、代州五台山、泗州,逐处斋僧壹万人,各送金襕袈裟一条。”并说,他“在兖州住寄岁久,恋皇帝化风,不归本处”,因而,“世尊金顶骨真身舍利”仍在兴隆寺。后来“有小师怀秀”,欲乞赐名额安置,但“年老无力起塔。至嘉佑八年癸卯岁(1063)将上件功德舍利付与当寺大悲院主讲经僧法语起塔供养。”
    可知,隆兴塔的这次修建、安置佛舍利鎏金银棺与于阗法藏法师相关。
    二 、鎏金银棺和于阗彩棺形制类似
    兴隆塔出土的鎏金银棺为供奉佛舍利的奉献物,它的形制呈前挡高宽,后挡低矮式,下方周围有一圈围栏(已残失)。棺长43厘米,前挡处高29(包括上方的云纹片饰)、宽21.5厘米;后挡高12.2、宽12厘米。(图1)1983—1984年,在新疆和田县布扎克乡依玛木·木沙·卡孜木麻扎发现了一处五代—宋初的墓葬群,被称为布扎克墓地。这里出土一批木质彩棺,其中3座已开棺整理,木棺的形制与尼雅、楼兰等魏晋时期的完全不同,不再是带四足的木箱式,而是前挡高,后挡低的中原式,与兴隆塔出土的鎏金银棺相似。其中一具男性死尸的彩棺长215厘米,底座高34厘米,前挡高68、宽75厘米;后挡高55厘米、宽64厘米。底座四周有高约15厘米的围栏。围栏由每隔18厘米镶嵌的小木柱和横向的木条组成。(图2)
    这座彩棺与兴隆寺鎏金银舍利棺有相似之处:如四周带栏杆式围栏,顶呈拱形,盖板和头端有乳钉装饰,前挡画出双扇门、门上有铺首和锁。拱形盖板上装饰着的木质乳钉,每排5个②,与兴隆寺舍利金棺前档门上一样,不过,兴隆寺舍利棺前挡门上有12排,而和田彩棺仅5排。布扎克木棺显然是借鉴了中原一些佛舍利塔和舍利金棺的造型,当然也包括兖州兴隆寺塔地宫出土鎏金银舍利棺。可以这样说,尽管两者在用途上各不相同,但却能反映出佛教信仰者们相同的理念。
    据《洛阳伽蓝记》记载,于阗“死者以火焚烧,收骨葬之,上起浮图。……唯王死不烧,置之棺中,远葬于野,立庙祭祀,以时思之。”从这些墓葬均有木棺看,这无疑是于阗王家族的墓地。根据男性死尸头侧随葬的一件白色绫上,一面墨书于阗文,一面墨书汉文“夫人信附 男宰相李旺儿”可知墓主人是李旺儿或与其相关者。“男宰相李旺儿”的身世尚不清楚,但从他与李圣天同姓这点可以推测,该墓葬群原是一处王族墓地,是尉迟家族的墓葬区。另外,从墓葬群南面不远处还发现有佛教寺院的装饰件石膏残件看,可知墓地的主人原是信仰佛教的。尽管后来,这里又埋葬了“圣战”中殉职的依玛木·木沙·卡孜木,从而使其又变成伊斯兰教的圣地,至今仍建有清真寺,成为著名的穆斯林麻扎,但该麻扎出土的木质彩棺能证明《洛阳伽蓝记》记载的历史史实,这里应该是尉迟王族墓地,而且是信仰佛教的。
    兖州与于阗虽然相距遥远,但从兴隆塔出土的石碑和鎏金银舍利 棺等来看,两地在古代就有来往联系,相互影响,充分说明,祖国大家庭的历史渊源是紧密相连的,中原文化也影响了于阗。
    三、 鎏金银棺上纹样与于阗佛教信仰 兴隆塔鎏金银棺上运用捶揲、錾刻、镶嵌等工艺表现出许多佛教内容的图像:
    1 前挡及其上方:前挡板门上,满錾卷草纹作地;门有铺首,并加锁;上饰12排、每排5个乳钉纹。门两侧各立一身协侍菩萨。门上方增加云纹片饰。拱形如意云纹状饰片穿孔系于前挡上方:满地捶堞出娑罗花叶,表示佛在娑罗树下涅槃;中间为双龙戏珠;上方镂空捶堞佛坐像,两侧天人双手捧花盘供养。下方垂云饰,中央立一合十的菩萨。(图3)
    2 棺体右侧的图案可分为两部分:前部有骑狮子的文殊及其眷属;后部为佛涅槃经变,但其中的佛涅槃像是左肋而卧。(图4)
    3 棺体左侧的图案也可分为两部分:前面是乘象的普贤及其眷属,后面是佛涅槃经变图。(图5)
    4 后挡捶揲呈游戏坐姿的弥勒菩萨,两侧各立一身天王,下方各跪一身手捧鲜花和宝珠供养的天人。(图11)
    5 棺盖呈盝顶状,顶面分成四组图案,分别为伽陵频伽、团龙、博弈图、凤鸟等。两侧斜面各有六组一佛二菩萨。
    我们将鎏金银棺上捶揲、錾刻的图像内容进行梳理研究,发现它包含了许多与于阗佛教信仰密切相关的内容。
    首先,在棺前挡上方这些镂空捶堞佛坐像,接着在紧挨前挡、银棺左右两侧的前面分别捶揲文殊和普贤菩萨及其眷属像,都是我们在其它舍利棺上没有见到过的。其中文殊菩萨虽然在大乘《涅槃经》中多有出现,但表现在涅槃经变相图中除此之外仅有一例。至于说普贤菩萨至今在涅槃图像中还没有见到过;③而这一佛二菩萨,三尊圣像的组合正好构成“华严三圣”, ④更是《大方广佛华严经》中表达的根本宗旨:一佛即华严主尊毗卢舍那佛—法身,是诸佛的本源;二菩萨为普贤和文殊,这三者是 《华严经》所树立的崇拜对象及其所蕴含义理的象征。
    我们知道,《华严经》是继般若类经典之后,最重要的一部大乘经典。华严的许多单行本早在东汉魏晋已译为汉文,如《兜沙经》、《菩萨本业经》、《菩萨十住经》等,后来,将这些散本编集而成《华严经》。多数学者认为“《华严经》当是公元四世纪流传在西域,可能在于阗编纂成集的。”⑤该经在中原地区有两个汉文译本,一为六十卷本,另一是八十卷本。这两个译本都与于阗相关。前者,即六十《华严》于东晋时译出,《高僧传》、《出三藏记集》和该经的《译经后记》中都记载,《华严经》在于阗流传的胡本有十万偈。先是僧人支法领,从于阗国得《华严经》胡本三万六千偈,但没有翻译。到晋义熙十四年(418)三月十日,请天竺佛驮跋陀罗(觉贤)手执梵文,译为译为晋言,沙门释法业亲从笔受。当时,沙门慧观、慧严等百余人,于道场寺铨定文旨,会通华戎,而妙得经体,直至刘宋永初二年(421)译完。《华严经》的流行使社会各领域都可以进入佛的世界,从而把佛教社会化的进程推向一个新阶段。后者,即八十《华严》是在唐代武则天证圣元年(695)开始翻译,圣历二年(699)译完的。据《宋高僧传.实叉难陀传》记载,由于“华严旧经,处会未备”,而于阗有梵本,故“发使求访,并请译人”,于是于阗高僧实叉难陀“与经夹同臻帝闕。……于东都大內大遍空寺翻译”,而后广泛流布于中原地区。
    《华严经》是于阗人,尤其是尉迟王族尊奉的重要经典和于阗佛经艺术重点表现的内容。仅据我所知,在今和田地区发现的毗卢舍那佛像就有20多件,同时,也发现有文殊和普贤菩萨的造像。正是由于对“华严三圣”的信仰,敦煌莫高窟才会有于阗王为文殊菩萨牵坐骑—狮子的图像。⑥由于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示现的道场,《华严.菩萨住处品》说,“東北方有菩薩住處名清涼山。過去諸菩薩常於中住,彼現有菩薩名文殊師利,有一万菩萨眷属。常为说法”。五台山又名清凉山,《广清凉传》中有五台山留有于阗王踪迹的记载。 ⑦这也就是法藏法师
云游谒拜“代州五台山”的缘起吧!同样,法藏云游谒拜的“峨眉山” 相传是普贤菩萨说法的道场,早在晋代就在此山建白水普贤寺。法藏所云游的地方也和鎏金银棺所表现的内容一样与他的信仰相关。
    其次,关于《涅槃经》经变图像。至今我们没有看到和田地区发现的“涅槃经”变相图,兴隆塔鎏金银棺左侧的图像中,站立于佛脚侧的阿修罗非常有趣,其形象是:三头六臂,头顶戴骷髅冠;六臂中,上面两臂分别擎日月,胸前两臂合十致哀,另两臂自然下垂;颈部戴骷髅项圈;双脚直立,站立在佛的足侧。(图12)温玉成先生明确地指出,这种形象,至今没有出现在中原地区,而是反映了于阗地区造像的特征。新疆和田地区策勒县巴拉瓦斯特佛寺曾出土一幅阿修罗图像的壁画,三头四臂,头戴骷髅冠,两臂上举擎日月,另两臂中,左臂置胸前,持吉祥果。左手置于膝上,手执法器。1904年,被斯坦因拿走,现存新德里国立印度博物馆。在一些出版物中,称为摩醯首罗天。德国人椿格尔将他在这里拿走的壁画和该图汇集,拼合,描绘出一幅较完整的线描图。⑧根据其图像组合和《金光明最胜王经》相对照,可以证明那是一幅《金光明最胜王经》变相图,而该形象应是阿修罗图像。⑨这种阿修罗图像出现在山东省兖州市隆兴塔的舍利棺上,应是受于阗密教的影响,与法藏法师的信仰相关。
    再次,鎏金银棺的后挡捶揲弥勒菩萨也与新疆石窟壁画的内容相同。如前所述,我们没有发现于阗的涅槃经变图像,但在龟兹石窟壁画中看到大量的涅槃经变与弥勒菩萨的组合图像:龟兹石窟的后甬道或整个甬道中描绘佛涅槃经变,而在主室前壁门上方表现弥勒说法图。使瞻仰者右旋领略佛涅槃的场景后,走出甬道抬头就看到弥勒菩萨,了解到末法时代过去,弥勒就会诞生,为一切有情说法,教化众生。兖州隆兴塔的鎏金银棺上也同样表现这一内容。
    从兖州隆兴塔鎏金银棺的图案上看,其主体思想或个体图像与新疆,尤其是于阗的信仰相关,如前挡的“华严三圣”;涅槃经变与弥勒佛的组合;涅槃经变中的阿修罗形象等,说明祖国东西部的佛教思想和造像是相互联系的。

①山东省博物馆 兖州市博物馆:《兖州兴隆塔发掘简报(二)》,见“兖州佛教历史文化 研讨会论文集”。
②姚书文:《新疆和田布扎克墓地出土一号彩色木棺的加固保护》,新疆文物2002年第 3-4期合刊。
③刘建华:《山东兖州兴隆塔地宫出土佛舍利葬具雕刻图像分析与解读》,载山东兖州市宗教局编《兴隆文化论坛 兖州佛教历史文化研讨会论文集》第143-150页;158-165页。
④关于这个问题,温玉成先生做过论述,请参看温玉成:《于阗僧人法藏与兖州宋代金棺》,载山东兖州市宗教局编:《兴隆文化论坛 兖州佛教历史文化研讨会论文集》第143-150页;158-165页。
⑤任继愈主编:《中国佛教史》第三卷,第196-197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
⑥敦煌研究院编:《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壁画全集·敦煌9五代·宋》图版二六、 二七,辽宁美术出版社,1989年。
⑦《广清凉传》卷上《五台山境界寺名圣迹》。
⑧英国的出版物中,称为摩醯首罗天。德国人椿格尔将他在这里拿走的壁画和该图汇集,拼合,描绘出一幅较完整的线图,发表在不来梅博物馆编辑的《Archaologische Funde aus Khotan Chinesisch—Ostturkestan》。
⑨参见拙文:《唐代新疆佛教艺术》,载古正美主编:《唐代佛教与佛教艺术》,台湾觉风佛教艺术文化基金会出版,2006年。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