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壁画修理的现状
国宝修理装潢师联盟冈 兴造(岩太郎)
 

    一.序言
    2004年11月7-14日,我们有幸参加了日中共同丹丹乌里克遗址研究的壁画修理工作。中国有丰富的壁画遗产,日本则不同,画在土及石灰墙上的壁画极为罕见,也没有专业的壁画修理工人。一般来讲,我们都是运用传统的装潢技术,修理画在纸或绢上的绘画和书法作品,参与此次修理工作,我们继续沿用了这一作法。本文在简单介绍日本壁画修理的历史以及我们是如何摸索出现行修理技法的基础上,介绍一下在丹丹乌里克遗址的工作情况。
    二.日本壁画修理的开始
    如上所述,日本的壁画实例很少,被指定为国家文化财产的绘画作品只有法隆寺金堂壁画(奈良)、法界寺阿弥陀堂内阵壁画(京都)和高松冢古坟壁画(奈良)这三例,其他就只有某建筑物的一部分或者地下的古坟壁画。
    日本壁画修理的历史开始于法隆寺金堂壁画,早在1913年就开始探讨如何科学保存处理的问题,但是由于战争等社会局势的变化,该计划未能顺利进行。在这种背景下,1949年,发生了金堂内部起火,壁画受损的事件。为处理被烧坏的壁画以及免遭一劫的飞天像,促使国家启动了壁画修理这一庞大工程。用合成树脂将壁画连同墙体原样固定,一直保存至今。
    民间的早期修理实例,当举上世纪五十年代修理大谷探险队带回的西域壁画。那时候,以欧美的壁画修理为参考,论证了工程及使用材料。据说,用美国的DYUPON公司生产的丙烯酸酸树脂渗透墙体、强化后,从背面削至几毫米厚,再用溶剂将表面多余的丙烯酸树脂除掉,在减轻光泽和水润色的同时加以清洁。这些作品现收藏在东京国立博物馆。
    三.修理技法、思考方式的转换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半期,在上述实践的基础上,修理京都法界寺壁画时,其修理理念发成了巨大转变。与以往既没知识又没经验,单纯参考欧美的方式不同,开始有了自己对装潢技术的基本思考,通过用纸或绢作底板,从背面支撑表面,在这个前提下,可以在保护绘画表面的同时,使墙体本身可以在更为自然的状态下得以保存。这样作的结果,可以不像以前那样使用很多的合成树脂,新开发了用于背面保护的加固材料,形成了从背面通过合成树脂粘着辅助剂,进行强化、加工的方法。而且,法界寺的壁画,几毫米厚的薄薄的石灰墙体以及正面的绘画层的保存状态都很好,可以尽量避免在表面使用合成树脂进行加工。最为有效应用的是用碳素纤维纸和海藻胶进行表面加固这一方法。表面加固,即为了安全的进行背面作业,预先对表面加以保护。运用水和油的原理,在绘画表面涂上不溶于水的合成树脂,上面再使用海藻胶粘上碳素纤维纸。然后完成背面加固操作,最后去除表面加固,可以在背面作业时不损伤绘画层,而且,海藻胶还可以清洁表面。这个方法不同与以往,可以在不破坏墙体本身质感的前提下,实施保存处理。
    目前,在东京文化财研究所的指导下,我们正在对KITORA·高松冢古坟的壁画进行修理。该修理在材料和技术方面也参照了法界寺的经验。
    四.丹丹乌里克协助事项
    2004年对丹丹乌里克壁画进行的处理,以日本的上述经验为基础,介绍了使用传统材料海藻胶和合成树脂进行表面加固的技法。我们之所以提出表面加固的技法,是因为如果安全地保护绘画面,紧随其后的背面处理就可有多种选择。
    与此同时,富泽千砂子女士还进行了临摹,但不是单纯地将画临摹下来,而是为了记录和再现制作过程中所使用的材料和技法,这也是保护文物的工作。
    五.结束语
    我们并不是为了尽量避免使用高分子合成树脂才同时加固绘画面和墙体的,而是出于在自然的状态下保存墙体本身的考虑进行的修理。可以说正是因为我们以装潢为专业,才产生了这种想法。我们考虑的是通过用柔软的纸或绢加固来支持它本身,使其保存下来。如果能有效地利用表面加固技法,就可以安全地进行最为重要的背面处理工程,这一点对墙体也可以发挥同样的效果。
    希望今后通过介绍日本的实例并进一步交换意见,对日中双方的文化财产安全地实施修理。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