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乌里克新发现壁画中持宝瓶菩萨像的初步认识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古丽比亚
 

    丹丹乌里克遗址自1896年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途中偶然发现之后,一直吸引着世人关注的目光。2002年10月,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日本佛教大学尼雅遗迹学术研究机构共同组成的考察队在这里又发现了一座佛教寺院遗址,寺院内中存留下来的大量精美壁画再次引起世人的瞩目。此次出土的壁画,内容丰富而又复杂,经过修复的壁画有立佛像、坐佛像、菩萨像、千佛像,还有托举佛足的男女供养人像、骑马人群像以及诃梨帝母、兽首人身像、三头四臂神像、动物形象等。作为一个朝拜场所,在最初建造时,应是根据预定的目的和用途,按照佛教相应的规范法式建造的,因此,图像的辨识就成为壁画研究的重要一环。但由于寺院毁坏严重,壁画散落,只有东墙的壁画保存相对较多,因此对壁画的整体布局的认识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本文现仅就其中的持宝瓶菩萨像做一初步探讨。
    持宝瓶菩萨像(东墙1,编号CD4:18)位于佛寺外回廊东壁的最南侧,高130、宽100厘米的。虽然菩萨面部损毁较为严重,但从残存的部分可看出菩萨为正面交脚端坐,眼睛细长如鱼状,鼻短而宽,双唇丰厚圆润,唇上还留有一条黑色的蝌蚪状胡须。袒裸的上身饰有缨络、臂钏和手镯,一条深红色披帛环绕着双臂飘向身侧。在菩萨的双手中捧着一小口短颈鼓腹宝瓶,瓶上还饰有几何纹装饰图案。
    在佛教艺术中,手中持有宝瓶的形象有几种,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弥勒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弥勒菩萨是继释迦牟尼之后从兜率天宫降凡成佛的未来佛,他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右手施无畏印,左手持净瓶,即以食指与中指间提瓶颈,姆指压在瓶口。而观音菩萨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他是“西方三圣”之一阿弥陀佛的左胁侍,在他的冠饰上标有他的标志——阿弥陀佛化佛小像,左手提净瓶。
    而丹丹乌里克东墙上的这尊持宝瓶菩萨像,其造型比较独特,无论是在西域抑或中原地区的佛教艺术中未曾见到与此相类似的形象。当我们将目光转向藏传佛教艺术时,却发现这种双手捧持宝瓶的菩萨像在藏传佛教造像中比较多见,对于这种身形的菩萨像,学者们普遍将其确定为是无量寿佛。无量寿佛是阿弥陀佛的菩萨相身形,而他的如来相身形称为无量光佛。阿弥陀佛是西方极乐世界的主佛,代表智慧,意思是光明无限,寿命无限。阿弥陀即无量光、无量寿的信仰兴起于西北印度或中亚一带,时间约在公元2世纪,汉地大致也是在这一时期传入的。
    在藏传佛教造像中,无量寿佛无论报身相还是如来相,都表现为持钵或瓶,并且以单独供养居多。这种报身相的无量寿佛造像,身上有很多宝饰,如宝冠、耳环、项圈、璎珞、手镯、脚镯、珍珠络腋、宝带等,造像上,为了表示其“救人不死”的愿力,其双手之上总是持有长寿宝瓶,以象征其可令人长寿。据《大乘同性经》卷上,相对于秽土成佛为化身,提出净土成佛则为报身。报身无量寿佛,令皈依者“不老不死”,现实成净土,体现了信仰中的实用性和现世性,这种无上的福报非常富有吸引力,也是西藏流行无量寿报身造像的原因之一。作为西域佛教中心之一的于阗应该也接受了这一信仰。
    回过头来再看丹丹乌里克的这尊菩萨像,其造像样式与藏传佛教中的无量寿佛十分相似,而该尊菩萨像在整个东墙壁画中形象高大(高130厘米,宽100厘米),处于相对独立的状态,表现的应该正是无量寿佛的形象。据考古材料考证,丹丹乌里克遗址的年代大多属于唐代,本寺的壁画内容和绘画风格也印证了这一点。在7-9世纪,西藏西部与新疆于阗地区便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于阗的佛教文化因素在许多时候都是以西藏西部作为中转站再传入到卫藏地区的,许多于阗绘画工匠也到那里进行创作,因此西藏的佛教艺术在融入了与西藏在教法史上关系极为紧密的于阗佛教艺术风格因素之后,形成了西藏独特的艺术风格。我们在新近几年发现的西藏西部地区的佛教石窟壁画中也能看到于阗绘画的影响(霍巍:《西藏阿里东嘎、皮央石窟考古调查简报》,《文物》1997年第9期),而在离丹丹乌里克遗址不远的达玛沟托普鲁克墩2号佛寺中也曾出现过藏传佛教艺术中常见的擦擦(藏传佛教模制的泥塑小佛像)。
    本佛寺中大部分人物形象都表现为四分之三侧视,对侧面像的偏爱是萨珊波斯艺术的典型特征之一。而这尊菩萨像在人物表现风格上则有所不同,采用了一种严格的正面形式描绘,从残存的部分可以看出菩萨的脸是圆的,双臂则采用椭圆的弧形,平面的对称的形象产生出一种奇异的但不失庄严的效果。菩萨的这种绘画风格与出自Farhad Beg Yailaki的鬼子母像及出自巴拉瓦斯特的密宗禅定佛像都十分相象,具有一种高度风格化的创造性特征。而这种纯正面形式的造像风格在藏传佛教的无量寿佛像上得到忠实的再现。本寺中无量寿佛的出现,应是当地的信仰,特别是发愿者的信仰为优先而绘制的。
    藏传佛教中的无量寿佛造像目前所见最早的属公元10世纪,从14世纪开始进入繁盛时期,目前所见造像也多为这一时期及其以后的作品。(王家鹏著:《藏传佛教金铜佛像图典》,文物出版社,1996年)多数学者认为,藏传佛教中的这种无量寿佛造型来源于尼泊尔,但目前所见尼泊尔最早的无量寿佛造像多是14世纪以后的,通过对丹丹乌里克无量寿佛的进一步探讨,将有助于搞清楚这一题材的传播源流。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