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域南道新出土壁画的若干问题
佛教大学 安藤佳香
 

    2002年,日中合作调查发现的丹丹乌里克遗址壁画极具冲击力,在质与量上都预示了西域佛教美术史的研究将迎来新纪元。其后,中日合作开展了新出土壁画的保护和研究项目,本人作为课题组成员之一,有幸于2004年赴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丹丹乌里克遗址进行实地调查;壁画的修复按照中日双方制定的方案得以顺利进行,并于2007年完成。
    新出土壁画的表现力在亚洲壁画中十分突出,冲击观众视觉和心灵的艺术震撼力的,是通过描线的魅力体现出来的。同时,围绕这些壁画残片的许多谜团也不断出现。
    继丹丹乌里克遗址之后,在策勒县达玛沟也发现了新的壁画。中国社会科学院巫新华先生调查的遗址是一座极小的佛寺遗址(南北2.25米、东西2米),但在其北墙同时可见壁画以及如来塑像(现存高度约77厘米、头部欠缺)和基座。四周墙壁上的壁画色彩鲜艳,壁塑一体保留至今。而且,在这个小佛寺的附近,还发现了大型的佛寺遗址,从这里也发现了许多壁画残片以及半丈六像和等身大的塑像头部等。因此,这一带很可能曾经寺院集中,期待今后能有更多的新发现。
    本文首先对丹丹乌里克壁画及达玛沟出土壁画的共同点『线』,从美术史的角度予以评价。在这里,将重点放在与广为人知的日本古代杰作“法隆寺金堂旧壁画”的描线之间的关联上面,金堂旧壁画常用的“铁线描”的原点为“屈铁盘丝”(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以这一评语的含义为例予以捕捉。
    第二点,在丹丹乌里克新出土壁画中最大的如来立像双肩上的三角形问题。这个形象在达玛沟出土壁画中很常见,可以认为是该地区常见的表现形式之一。
    最后,丹丹乌里克和达玛沟新出土壁画都有以莲池为舞台、将双手伸到站在莲花座上的如来双脚之下的人物,如果对这一共性加以分析,它可能是基于“莲花化生”的思想,作为该地区独特的表达形像,是今后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