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尼雅遗址墓葬出土的羊肉及其他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于志勇
 

    在民丰县尼雅遗址历年发掘的墓葬中,随葬羊肉类食品,是特殊的丧葬仪礼习俗,反映着重要的丧葬文化的细节内容。由于沙漠环境干燥,这些遗物得以很好保存,其形态、放置方式等能够进行直接的观察记录,因此对分析丧葬行为过程和观念,至为重要;尼雅遗址出土的这类有机质遗物,其形态的完整性及其蕴涵的丰富信息,不仅对深化尼雅遗址墓葬考古学研究本身十分重要价值,同时对新疆地区乃至更多地区墓葬考古文化内涵的研究和方法的检讨,有相当参考意义和启示。
    一 .尼雅遗址墓葬中发现随葬羊肉,首见于1959年新疆博物馆考古队发掘的墓葬,1993-1997年,中日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在尼雅遗址发现很多汉晋时期墓葬里频见随葬羊肉的现象。在随葬品的组合上,随葬的羊肉或还有其他的类型的随葬物品(如陶器、皮革制品、丝毛织物)同出,或单以羊肉供伺;凡此表明,丧葬过程中用羊肉的葬俗,有着相当的普遍性。而在经过发掘的较高规格、等级的墓葬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些令人迷惑的葬法,即给葬者敛尸时,使用了与中国古代文献里所称的“掩”、“幎目”(覆面、面衣)等极为相似的敛尸形式,在入殓时还使用了“敛衾”(被衾)等方式。
    尼雅遗址墓葬出土羊肉的基本特征:
    (1)为羊的一侧前体或一侧牲体,或为全羊牲体,均为连骨羊肉;
    (2)基本为羔羊;
    (3)很多包括头蹄部分都经过精致烹饪加工,也有只是简单处理,一些头蹄的体毛仅随便做了燎毛烧灼加工;
    (4)还见有灌装有粟米的灌肠食品(米肠);
    (5)均用木盆或盘盛放,且旁置有木柄小刀。
    二.经过对近20余座墓葬的统计归纳,我们发现如下一些问题,值得思考。
    (1)多见用羔羊肉做随葬物品,说明在汉晋时期尼雅精绝绿洲,葬者亡故后,在殡葬时亲族们给死者或地下神祗随葬供享属小羊羔个体的羊肉,较为流行,这一现象可能暗示以羔羊(饪)为牺牲祭品——用牲以羊——的制度和丧葬仪礼习俗的存在。结合墓葬葬者棺具和共出的其他类型随葬品的类型及多寡情况来看,使用羔羊整个牲体或半边牲体、或一侧前体的墓葬,多是规格较高、随殉物品品类数量较多的墓葬,这明显地反映出了丧家经济能力的好坏;当然,我们同时也可以从侧面窥伺到汉晋尼雅绿洲曾经存在的生计类型、生活方式和习性。
    (2)观察统计发现,墓葬中出土的羊肉,如果是部分剖解后加工的牲体的话,多同为一侧的前体——左侧前部牲体,若为整个牲体一侧部分的,也多见左侧牲体。也偶见有不同的情况。我推测这可能反映着“前体为贵”的观念和风俗。这种葬俗传统的源流,值得深究。
    三.在尼雅遗址经过发掘的墓葬之中,我们还同时发现了一些有趣而特殊的葬俗现象,例如,在1997年发掘的M1船形棺内,随葬有羔羊食品,同时还见有在河西地区常见的斗瓶。随葬斗瓶的现象,是典型的汉地文化传统丧葬文化因素,在遥远的西域绿洲弹丸小国尼雅绿洲发现,可能反映出汉地汉文化丧葬习俗对西域地区土著绿洲居民丧葬文化的影响,抑或,墓葬本身可能就是与中原或河西地区来的移民等关系密切。实际上,在且末县扎滚鲁克墓地的汉晋墓葬(如M73)的过程中,也存在相似的情况。合理的解释是,在汉晋时期,因各种原因进入西域的中原汉地文化因素,对西域绿洲城邦国家的影响力,应当是全方位的。联系汉晋时期中原和西域绿洲国家关系历史的背景,我认为,汉地传统的丧葬文化仪礼制度,对西域文化各方面的影响是不容置疑的史实。考古学正在寻找 “同情的理解”的证据和答案。
    四.目前,在新疆很多青铜时代至早期铁器时代考古地点的墓葬、或汉晋时期的墓葬里,发现了许多羊肉祭品,由于有机质部分均腐朽不存,发掘者多简单地记录为“出土有羊骨”或其他表述等,或还见到残朽仅余木柄铜刀或铁刀的金属刀体部分。实际上,这些遗物,均是随葬的、经过加工的食物;而据我的观察,多是小的羔羊个体或部分剖解下来肢体。如果在今后的墓葬考古研究中,考古发掘更细致和观察分析更深入,对像羊肉类似的考古现象均能进行全面判断和整合分析,就能够跨越墓坑和空的罐子,真正做到有价值的“墓葬制度研究”。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