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尼雅遗址93A35(N5)看尼雅的佛教
(财)京都市埋藏文化财研究所 吉崎伸
 

    一.对93A35(N5)寺院说的质疑
    尼雅遗址93A35(N5)位于遗址的中央,以台地上的广场为中心由五群建筑物组成。1995-1996年,中日共同考察队在东南端有回字形平台的小型建筑(FS)中发现了佛教壁画,由此判断这里是佛寺。因此,93A35(N5)被定位为佛教寺院。另外,龙谷大学莲池利隆先生在研究该遗迹出土的木简后指出,出土的简牍多数是公文,很多都是王写给Chjhbo(尼雅的地方长官)Somjaka的文书,由此可以推测,北方建筑群(FS)是Chjhbo用于公务的地方,尼雅的行政机关就设在这里。对此,我产生了几点疑问:为什么寺院里有具备行政职能的建筑呢?另外,寺院的佛堂竟然这么小,还建在建筑群的角落里?我认为解开这个谜团的关键之一就在日本的平安京。
    二.平安京的持佛堂
    1.文献中所见持佛堂  六世纪中期传到日本的佛教,从一开始就与政治密切相关并逐渐发展,但是不久,其影响政治等弊端就日渐突出,从平城京向平安京迁都的理由之一就是为了排除佛教势力的干预,而且,平安京京内除了东西两个官寺之外,一律禁止建堂造寺。另外,平安时代,净土信仰高涨,希望身边有个人信仰场所的要求也日益增大,但是,最初“格”规定的禁止事项一直被遵守着,京内一直没有建造佛堂。但是,据平安中期庆滋保胤的《池亭记》记载:天元五年(982年)记载:保胤在京内邸宅内建造了阿弥陀堂并皈依佛教,可见这时候的京内已经默认建立持佛堂了。
    2.发掘调查的实例  关于佛堂的实例,可以在平安京右京六条一坊六町的调查中看到(注2)。在这里发现了平安时期后期至镰仓时期(12-13世纪)的宅邸遗址,可以认为它曾经占据了全町的南半部分。在斋院的东半部分有竖井式建筑群,向南和东面开门,而宅地的西半部分有水池,其北侧伴随池堤有一个边长为11.5米的正方形建筑物遗迹,这个应该就是佛堂。从这些遗迹的配置来看,该宅邸的主人,在宅邸东部的竖井式建筑内过着日常生活,而在宅邸西部同时演绎出由水池和佛堂构成的净土世界,享受其皈依佛教的生活。
    三.93A35(N5)的特点与尼雅佛教
    以上述平安京的贵族宅邸为例,我们来分析一下93A35(N5)的特点。93A35(N5)是Chjhbo(尼雅的地方长官)Somjaka的宅院,他边在西侧建筑群(FD)中过普通人的生活,同时还在北侧建筑群(FC)中处理公务。笃信佛教的他甚至还在宅邸东侧修建了持佛堂(FS),可以想见他作为一个居士坚持每日修行。但是,因为有处理公务的建筑群(FC)的存在,把这里看作公务建筑而非私宅可能更合适。如果这样假设的话,建筑群既具备办公职能、角落里还设有小型佛堂就不难理解了。因此,结论就是93A35(N5)并不是寺院。但是,尼雅遗址内,另外还有像93A35(N5)一样带“回”字形平台的建筑,这就是位于93A35(N5)以西2.5公里的97A5,它与97A9(N24)相接,具备同样的建筑结构。莲池先生根据出土木简分析认为97A9(N24)也是与Chjhbo(尼雅的地方长官)有关的设施,如果真是这样,说明尼雅的官僚可能也与平安贵族一样,流行在宅邸内修建持佛堂进行精神修行。
    四.西域南道的佛寺
    纵观尼雅遗址周围,位于流过和田地区的和田河与克利亚河中间位置的丹丹乌里克遗址,是略晚于尼雅遗址的8世纪后半期的遗址,这里有非常值得注意的遗迹存在,即斯坦因调查的D.Ⅴ和D.Ⅳ建筑物,在D.Ⅴ中发现了汉语和于阗语的文书,根据文书内容推测,该建筑物是官员思略(思斯)使用过的私宅兼办公地。南侧的DⅣ建筑是具备“回”字形平台的佛堂,中间可见佛像的痕迹,这一点与93A35(N5)的情况完全一样。另外,据中日共同考察队2002-2003年调查报告显示,以遗址东南部为中心,建筑物形成几个群落,基本每个群落内都包含佛堂。只是,既有像东北部CD20、CD24(D.Ⅳ·Ⅴ)一样单独一个佛堂的,也有像西南部CD10周边一样多个佛堂集中的。由于尚未发掘,所以详细情况尚不明了,但是,这种不同可能正是寺院与持佛堂的不同所在。
    五.总结
    本论文认为,93A35(N5)不是寺院遗址,而是Chjhbo(尼雅的地方长官)的私宅,是将佛堂(FS)建在宅邸内的持佛堂。而且,不仅是尼雅遗址,西域南道的其他绿洲城市中也有类似的建筑物遗迹存在,因此,可以推断,西域南道地区的以达官贵人为主的佛教信徒们流行建持佛堂居家修行。也就是说,西域南道上以前被认为佛教寺院的建筑中,既有出家人的真寺院,也有俗人(居士)建在私宅内的持佛堂,很可能两者都被作为“寺院”对待了,今后,在研究当地佛教遗址时,有必要明确两者的区别。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