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西域考古百年祭:成就与展望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 荣新江
 

    百年来各国的西域考察,从学术的角度来看,的确为揭示新疆古代的西域文明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这中间有考古艺术的,也有文献的。一百多年来各国学者的研究成果不可能在此一一罗列,以下仅举最重要的学术成就如下。
    1·于阗
    于阗是丝路南道的大国,在大乘佛教的东传中起过重要的作用。
    (1)对和田周边佛教遗迹的系统发掘,揭示了于阗佛教的基本面貌和在佛教艺术上的成就。
    (2)和田出土的佉卢文、梵文写本佛教文献,为研究西域佛教提供了重要素材,也为中国佛教典籍的来源提供了探索的根源,如犍陀罗语《法句经》、梵本《法华经》等。
    (3)古代于阗人所使用的于阗语(东伊朗语之一)文字材料首次发现,不仅有大量佛教文献,还有许多世俗文书,记录了于阗本民族的历史。唯目前发现的材料,七世纪以前主要是佛典,只有几个木函文书属于非佛教文献材料,其他世俗文书都集中在八九世纪,特别是八世纪后半叶至九世纪上半。
    (4)与八世纪后半于阗语文书同时的大批汉文文书、佛典的发现,记录了唐朝安西四镇中于阗镇的情况,反映了当地胡汉双重管理体制和汉文化的流行状况。
    2·龟兹、焉耆
    汉唐间,龟兹和它西面的姑墨、东面的焉耆,都是丝路北道的大国,但在文化上基本属于“吐火罗语”流行范围的文化圈。
    (1)这一地区除了与和田相同的佛寺遗址外,还保存了大量的石窟寺,留存了许多佛教壁画,印证了佛教艺术经由丝路北道东传的情形,也记录了唐朝时期汉化佛寺和佛教艺术的西渐。
    (2)大量属于小乘佛教的梵文经典被发现,表明这里与南道的于阗有着不同的佛教传播背景。特别是梵文、吐火罗文律本的发现,表明有不同的佛教宗派在西域流行。
    (3)属于西支印欧语言之一的吐火罗语文献的发现,为印欧语言和印欧人种的起源问题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其中龟兹流行的吐火罗语B方言,既有佛典,也有世俗文书,为研究七世纪前后的龟兹王国提供丰富的材料。而焉耆流行的吐火罗语A方言,主要是佛典,其中如《弥勒会见记》剧本,是回鹘文同名剧本的原本,表明焉耆、龟兹文化对后世的影响。
    (4)巴楚的图木舒克发现了属于东伊朗语的所谓“图木舒克语”文献,我以为应当用历史的名称,叫做“据史德语”[① 荣新江《所谓图木舒克语中的“gyazdi-”》,日本《内陆亚细亚语言研究》VII,1992年, 1—12页;“The Name of So-called ‘Tumshuqese’”, Bulletin of the Asia Institute 19 (Festschrift in honor of Oktor Skjaervo’s 65th birthday), Dec. 2009.。],宗教和世俗文书都有,世俗文书的汉字签署,证明了唐朝时期的羁縻州统治形态。
    (5)库车西Douldour-aqour等遗址出土的汉文文书,是唐朝安西都护府经营西域和龟兹羁縻州生活实态的写照。
    3·楼兰、尼雅
    尼雅遗址原本是汉代精绝国所在,有重新找到的斯坦因第四次中亚考察所获汉文木简为证。东汉以后,精绝国归属东部的鄯善王国。到南北朝初期的四世纪时,由于缺水等原因,尼雅成为废墟。
    (1)尼雅出土了大批佉卢文木简文书,语言属于梵文俗语(犍陀罗语),因此其文化归属有很大的争议。1988年以来,中日尼雅考古队在这一地区持续工作,获得大量文物和木简,如“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等,新的丰富的考古资料将为尼雅遗址所揭示的精绝、鄯善文化给予更有利的说明。
    (2)楼兰是西域东部的重要王国,以后国都南移,改称鄯善,统有精绝以东的西域南道。楼兰不仅出土了鄯善国的官方文字佉卢文的木简,也出土了不少魏晋时期的汉文简牍和纸本文书,是西域长史府留下的经营西域的历史文献。
    4·高昌
    高昌所在的吐鲁番盆地,历史上曾经是车师王国、高昌郡、高昌王国、唐西州和西州回鹘的所在地,是最接近河西敦煌的丝路城市,但出土文献比敦煌更加丰富多彩。
    (1)车师王国的遗迹在交河沟北台地上发现,给吐鲁番早期历史带来光明。
    (2)高昌、交河出土大量汉文文书,使我们对从高昌郡,经高昌国,到唐朝、西州回鹘的历史与文化的了解,大大超越古代文献记录的内容。
    (3)大量摩尼教伊朗语文书的出土,表明摩尼教的流传,特别是在高昌回鹘时期盛行的情况。这些也为近年的考古调查所见到的摩尼教佛教二重窟所印证。
    (4)早期粟特语文书的发现,表明其民众的到来和在高昌地区经营商业的情况。
    (5)石窟寺从高昌王国到回鹘时代,与文献相结合,可以使我们描绘佛教在吐鲁番的流传和特征。
    几点展望:
    调查整理出土文献和文物;
    回复到原本发现的遗址;
    考古、文献综合的历史学研究。

① 荣新江《所谓图木舒克语中的“gyazdi-”》,日本《内陆亚细亚语言研究》VII,1992年, 1—12页;“The Name of So-called ‘Tumshuqese’”, Bulletin of the Asia Institute 19 (Festschrift in honor of Oktor Skjaervo’s 65th birthday), Dec. 2009.。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