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县简介
历史沿革
楚文化
文物古迹
土特物产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抬阁 肘阁

  抬阁是一种综合性的民间文艺活动形式,它集造型、彩扎、杂技、戏剧艺术为一体,熔诗情画意于一炉。因由人抬着表演,故称抬阁。
  抬阁于清光绪末年在县城出现。是在肘部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流行于县城、正阳关一带。一般只在大型的灯会和庙会上进行表演。
  建国前,抬阁架子是毛竹扎制而成的。人们以抬阁的大小而分为大架和小架两种。均为长方形。大架和小架抬阁的扎制方法是一样的,用八根直径为12厘米粗的毛竹扎制成一个立体长方形的底座,长600厘米,宽200厘米,高70厘米。在这个底座上用四根细一点的毛竹扎成底盘,底盘上用竹子和篾簧扎出假山、庙宇、亭、塔、树木和花草等。扎好后用彩纸裱糊,再配彩色装饰画,然后装上蜡烛灯笼。底盘糊好后,根据阁上场面、故事情节、人物多少,装上肘阁架,人物坐在抱芯子上,身着戏服,做出各类造型和动作。建国后,为了安全起见,抬阁的底座改用木质底座,肘阁架用螺丝固定,其它均同以前。
  每一架抬阁需用8—16人抬着表演,抬阁的人身着彩衣,在乐曲的伴奏下缓慢前进,抬阁上的小演员们,根据各自扮演的不同人物、情节,做出不同的造型和动作。抬阁后面紧跟着吹打班,笙、箫、笛、管演奏出各类乐曲。抬阁上面表演的内容大都是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如根据《封神演义》中金光一节,设计的《金光》:金光圣母站在山顶上,手拿排有花灯的花竿,莲花灯上镶有镜子,灯光照在镜子反射出来,金光耀眼,山上亭、塔、庙宇,仙气缭绕,山下苍松、翠柏,使观众心旷神怡。其代表节目有:《金光》、《水漫金山》、《西游记》、《西厢记》、《三打白骨精》、《火焰山》、《观音送子》、《火烧绵山》、《火烧葫芦谷》等。
  肘阁是我县民间灯会的又一种独特形式。灯具主要由钢铁打出公芯子和母芯子(卯榫)套合而成,其支柱曲似臂肘,并分为一、二、三棚三种,由一人顶着表演,使灯具高耸空中,名曰肘阁。
  在光绪年间,寿县就有了肘阁活动,清末民初在县城和正阳关一带十分盛行。据老人回忆说,民国二十年的庙会上出肘阁就有六十架之多。这时人们还在肘阁的基础上发展了抬阁和穿心阁等相类似的形式。因玩肘阁一类的灯(包括抬阁、穿心阁)耗资较大,故而建国后只有在重大节日才举行这类活动,文化大革命期间这类灯会被视为“四旧”而禁止。1976年以后,随着民间传统文艺的恢复,肘阁也获得了新生,重新走上了街头。在庆祝建国三十五周年的时候,正阳关就有八架肘阁走上街头,使人们一饱眼福。
  肘阁架子是用钢铁锻造而成,由铁领衣、辘轳把、抱芯子及挂芯子、坐芯子组合而成。肘阁架了分大架子和小架子两种。大架子有三棚组成(铁领衣、辘轳把、抱芯子、拉芯子、坐芯子_;小架子有一棚或二棚组成(铁领衣、辘轳把、抱芯子和坐芯子)。顶肘阁者,背负铁领衣,铁领衣上装上辘轳把,然后在辘轳把上装上各类芯子,这就形成了肘阁架子。肘阁架子装成后形似一棵桃树,上面扎上红花绿叶。
  肘阁的表演难度是很大的。顶肘阁都既要身强体壮,又要能够把握力的重心和力的平衡。在肘阁架上表演的演员,要求年龄小,身体轻,不然压力太大顶肘阁者就受不了。在表演时每一架肘阁一般由8—10人组成。顶肘阁者两人(一人一顶,一人预备替换),肘阁架上的小演员最多不超过4人,其余的人则手持木杈跟在肘阁的周围,以防演员不测。肘阁架上的演员均是四、五岁小孩,他(她)们身着戏,扮演烃剧中的各类人物,小演员在肘阁架子上或站,或仰、或卧,而实际上是坐在芯子上或用布带绑扎在芯子上,然后装一支假腿和假手,假腿和假手随着行进而随意摇摆,显得非常逼真,在肘阁架上演员根据不同剧情,做出各种造型来,如在一棚肘阁上,小演员肩挑水桶,名曰“水泊娘娘震四海”;二棚肘阁上两个小演员分别扮演渔翁和渔翁的女儿,这叫“打渔杀家”;在三棚肘阁上演员在不同的高度分别扮演青蛇、白蛇和许仙,摆出“断桥会”的造型来。在各棚肘阁上经常表演的节目有“打樱桃”、“水泊娘娘震四海”、“孙悟空”、“打渔杀家”、“对花枪”、“断桥会”、“猴打金钱豹”、“待月西厢”、“西游记”、“红楼梦”等。
  肘阁是一种独特民间艺术形式,集历史故事、神话传奇于一体,熔戏剧、杂技、舞蹈、彩扎艺术于一炉,可谓寿县民间艺术园地里的一朵奇葩。

花鼓灯

  花鼓灯是寿县民间歌舞的一种形式。因主要伴奏乐器为花鼓,故名花鼓灯。
  清光绪年间寿县地区已有玩灯闹元宵的风俗。随着人们艺术欣赏水平的提高,花鼓灯艺术靠扭扭唱唱,已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1946年在本县瓦埠湖以西地区,开始出现一些花鼓灯班社演出有故事情节的花鼓灯节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这一民间歌舞,在全县发展到了鼎盛时期,男女老少皆能唱会扭,表达人民欢庆解放的喜悦心情。此后原有的花鼓灯艺人大都参加了业余剧团,花鼓灯这一民间歌舞形式又被搬上了舞台,参加上级举办的会、调演,并获演出奖和创作奖,如花鼓灯《治淮小车》、《送郎上堤》、《拾棉花》等节目,均获地区和省的奖励。
  花鼓灯,以舞为主,载歌载舞,以伞把子、鼓架子、小丑和兰花(也称腊花)为主,伞把子手持岔伞(形似伞的道具),以岔伞的交换来指挥舞台上的表演;男角称鼓架子,女角称兰花,他们是整个花鼓灯表演中的主要角色。解放前,兰花均由男子扮演,戴上假辫子和彩绸做的珠花,前额扎上头勒子,上穿彩褂,下穿裙子,粉墨登场。小丑虽不是主要角色,但也是不可缺少的角色,在表演过程中他相间的穿插一些笑话、快板和顺口溜之类的语言来逗趣,以活跃演出气氛。
  花鼓灯的演出分大花场、小花场两种形式。大花场是一种集体情绪舞,一般由七至十一人表演,演出时由伞把子引兰花和鼓架子等进场,在伞把子的带领下表演各种图形,如:“单篱笆”、“双篱笆”、“蛇退壳”、“分箱”、“篱笆团子”、“相面”、“狗尾圈”、“二龙吐水”等。小花场一般由二至三人表演,演出时鼓架子在锣鼓的伴奏下边舞边上场,舞后口唱花鼓歌,请兰花下楼(即请兰花上场表演),观众谓之请兰花。兰花上场后,两两在锣鼓的伴奏下开始表演。另外,带故事情节的花鼓灯节目,一般是鼓架子、兰花和小丑分别扮演角色,在演出中舞唱,相间穿插道白和数板,使花鼓灯这一民间歌舞趋于花鼓戏的雏形。
  花鼓灯表演有空场表演,也有边走边演的,行进表演的形式一般都在城市和集镇大街小巷流动表演。在街上流动演出时,伞把子领头打场子,后面紧跟着鼓架子和兰花,他们边走边手舞足蹈。锣鼓压阵于后,他们所过之外人们燃放鞭炮相迎,清末和民国期间,有些大户商号还在门口设盘,用铜板或大钱摆成字(一般都是一些“春”、“寿”、“吉”、“财”之类的吉利字),让花鼓灯艺人减字拾钱,减一笔画唱一段,按字即兴编唱,唱词中一般都以赞美这家的商品好,有现代话说就是为这家商号作一次活广告。字减完后这些大钱和铜板就作为商号给艺人的赏钱。这一活动,多为伞把子来完成。
  花鼓灯和其它民间艺术一样,是人们用来自娱自乐的活动形式,在演出时内容一般比较健康。花鼓灯舞、歌、剧的主要内容多是反映表年男女的爱情生活,表现他们相互爱慕,挑追嬉戏和反对封建礼教的故事、传说等。常演的歌、舞、剧有《团媳妇诉苦》、《懒老婆》、《扑蝶》、《十八里相送》、《游春》、《火烧莲花庵》、《丢手巾》、《对花》等。

明星璀璨话文苑

  寿县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汉魏以来,荐辟名贤有二百余人。除汉淮南王刘安偕宾客编撰《淮南子》内外54篇、诸经论集百数十卷、歌赋百余章外,历代著作颇丰。汉代的梅福、召信臣、如训、祝生、谢曼卿也都有著作。宋代吕公著一门六世十进士,数十人为名宦、学者,将“将相三世,辅佐两朝”。吕夷简北宋大臣,有著作200多卷。吕祖谦南宋隆兴进士,亦有词名。他所撰写的《江西诗社宗派图》首先提出“江西诗派”这一诗歌流派的名称,在文学批评史上最有价值的。明代寿春刘凤、赵炯然、张野塘等著作也很多,其中佼佼者,乃著名的戏曲音乐家张野塘。他是昆曲的创始人之一,经他改造后的“弦子”(即三弦)成了伴奏的主乐器。清代文人42人,著作200余,其中最著者有孙家鼐《钦定书经图说》和《续西学大成》各1卷。民国时期,著作蜚声于省城以上者35人,其中最著者有孙多森、黄吉安、高语罕等。孙多森著有《直隶实业汇编》一书。黄吉安一生创作剧本80多个,曲艺本20多个,世称“黄本”。高语罕平生著书很多,其著名的有《白话书信》、《广州记游》、《九死一生记》。
  现当代著作家、艺术家,知名者百余人。其中影响较大的有孙多慈(女)、金克木、邵荣芬、朱海观、梅岱等。孙多慈民国23年(1934年)以一幅《鲛人弹琴图》显露其艺术才华。民国25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她的《素描集》,震惊了中外画坛。金克木现是北京大学东语系教授,著作甚多,其著名的是《比较文化论集》;邵荣芬著有《切韵研究》、《中原雅音研究》、《汉语音史讲话》、《语言学论集》和《英语机构》。朱海观主要译著有《苏联文学论文集》(苏·法捷耶夫)、《反和平的阴谋》(英·赖尔派克)、《战争风云》(美·沃克)等十余部。梅岱著有《辩证唯物主义讲座》、《简明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原理》、《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等。

学术巨著《淮南子》

  《淮南子》,是西汉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集体撰著。这部书“牢笼天地博极古今”(刘知几《史通》),集众家之说而归之于道,乃西汉道家思潮的最高理论结晶,是我国思想史上划时代的学术巨著。

  《淮南子》极力描绘宇宙万物的形态,叙述往古的传说,写下了许多对宇宙、事物的认识,保存了很多中国古代哲学和科学的知识,对自然科学、哲学和文学者领域都作出了重大贡献。《天文训》中有关“二十八宿”、“干支纪年”、“二十四节气”和“阳燧取火”的记载;《淮南万毕术》中的《炼丹术》,当是最早见于文字的化学实验;“夜烧雄黄,水虫成列”皆趋火的记载,也是对于化学刹虫剂的认识;制“豆腐水法”,传说是刘安欲求长生,与门客们在炼丹中实验的成果,至今仍为益寿延年的佳肴与补品;《览冥训》中关于“地黄主属骨,而甘草主生肉之药也;以其属骨,责其生肉;以其生肉,论其属骨”的论说,是对中医学及其辩证关系的高明见解;又“若夫以火能焦木也,因使销金,则道行矣;若以慈(磁)石之能连铁也,而求其引瓦,则难矣。故以智为治者,难以持国,唯通于太和,而持自然之应者,为能有之(能有持国之术)”等等,皆具朴素唯物主义和自然辩证思想,于哲学上的贡献亦属非凡。
  《淮南子》在文学上亦有很大的价值。许多历史故事、神话传说和成语典故,出自它或经由它而广为交流,脍炙人口,对后世文学产生着重大的影响。目前常用成语约1万条,《汉语成语词典》收成语约1.02万条,《古今汉语成语词典》收成语1.5万条。这两部词典从《淮南子》中摘录的成语据粗略统计有122条,约占成语总数的1%。然而切不可小看这个数字。因为成语的出处源于古今典籍、百家著述、二十四史、唐宋诗词、明清小说等。要想在浩瀚的词语海洋中占有如此一席,实属不易。《淮南子》中收录的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有些被编成戏剧、小说、电影,如《嫦娥奔月》、《女娲补天》、《伯乐相马》、《西门豹治邺》、《卧薪尝胆》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参加该书集体写作的作者大多是本地人。所谓“江淮间多轻薄”之士,无非是因为他们的思想崇奉老庄,在政治上又与汉廷处于对立的地位,所以在书中有些地方,很能代表被剥削的农民对汉武帝的控诉。如反映江淮民力竭于徭役,财用殚于会赋,居者无食,行者无粮,老者不养,死者不葬,卖妻鬻子的悲惨生活,这是《淮南子》一书的进步性。

  《淮南子》一书是我们研究先秦和秦汉文化思想,尤其是道家文化极珍贵的史料。它是系统地提出宇宙生成论的同时,还着意于探索现象世界的内在本质和规律,深化了道家的理论。它是一座智慧的宝库,蕴藏着巨大的精神财富,因而受到中外学术界的重视。

寿州锣鼓

  寿州锣鼓是一支为周边县市甚至省内外所青睐的并有一定名气的业余文艺队伍。
寿州锣鼓队的演奏乐谱,是综合了江淮地区传统的“十八番”、“凤凰三点头”、“兔子扒窝”、“长流水”、“大、小绞丝”等锣鼓谱的精华并加以改编而成。演奏效果既具有我国南方锣鼓特别是江浙一带“十翻锣鼓”的舒缓、柔和的特点,也具有北方中原地区“威风锣鼓”的高亢、激昂的特点。在安徽省历届花鼓灯会上,寿州锣鼓的表演博得了专家、同行们的称赞,并获得奖励。

古代霓虹灯——棚架焰火

  寿县的焰火不同于一般的礼花。它除了有坐地喷射和空中炸散的那些品种以外,还有以棚架燃放的一种。
    棚架焰火制作的主要原料是土硝、硫磺和铁屑粉,焰火架(所有表现景物形象的骨架)是毛竹。焰火的色彩,根据原料里掺和镁、钠、铜、锂、钡等金属粉末的不同而变化。
    焰火架的制作工艺很考究,集扎纸艺术和制爆技术于一体。把配制好的药料用棉皮纸包裹成条,根据不同需要,扎成千姿百态的景物造型,然后捆扎上架。架的高度,因其表现对象不同而不同。低者二三米,高者可达二十米。长期以来,烟花艺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作了许许多多形象生动的作品,如“金盆闹月”、“葡萄满园”、“鹦哥跳架”、“猴子捅马蜂窝”、“鸟唱花开”、“百鸟闹林”、“猴子戏水”等等。还可以根据不同需要,创作出特定内容的作品出来。

插 花 灯

  插花灯,又名插灯,是寿州城乡春季举办各类灯会的一种,是用挂有花灯的小竹杆插在平坦的地面上,再用绳子连起来摆出一个很大的迷宫阵式,供人们顺着路线观灯、跑灯的特有的灯会娱乐形式。

八公山花鼓灯

  八公山花鼓灯歌舞艺术包括舞蹈、歌唱和小戏三部分。歌时不舞,舞时不歌,歌与舞结合得十分和谐。舞蹈以打击乐伴奏。
    伴奏乐器是打击乐,有大锣、花鼓(大腰鼓)、大钹、小钹、小手锣,被称为“坐场锣鼓”。锣鼓的轻重缓急,收刹延续,不但对演员的感情变化起着烘托、辅助作用,而且对集体舞蹈演员的表演,起着指挥的作用。这种烘托气氛,配合默契的现象,被称作“半台锣鼓半台戏”。常用的锣鼓曲牌有《十八番》、《凤凰三点头》、《长流水》、《兔子抓窝》等。

寿州吹打乐

  唢呐吹奏在寿县是十分普及的民间传统艺术。早在明清时期,它就是社火、灯会、节日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 它的音色不但具有高亢明亮的特点,而且随着演奏技巧的运用,还具有柔美低婉的表现力。 传统的唢呐吹奏乐曲,有《雁落沙滩》、《到春来》、《朝天子》、《赶驴》、《一枝花》、《抬花轿》等等。

寿州花木盆景

  寿州人历来喜爱种植花草异木,风来雨过,闲听“龙吟细细”,细品“凤尾声声”。这种高雅的习俗由来已久。清光绪年间,距古城以北5千米处的“琅琊套”,有一当时省内外驰名的“孙家花园”。
    近年来,盆景制作成果颇丰的,要数寿县师范特级教师韩业霖,他制作的盆景,集南北派风格,取五大家之美,扬长避短,或突出自然性,或保留枝片形,或取游龙式。
    寿县退休干部许传先,生前从事根艺制作20多年,作品逾千件。他的根艺作品,题材广泛,有飞禽,有走兽,更有人物。许氏根雕艺术以形似入手,以神似外化而体现。所创作的作品形象,表现在似与不似之间,给欣赏者以更多的联想空间,具有更深层次的艺术感染功能,开辟了根艺作品新的流派。

寿州书艺

  寿县在清代与民国时期就涌现过一大批知名书法家。近现代,安徽著名书法家邓石如、张树侯、司徒越等亦在寿县地区有过长期的书法活动。他们的书法活动与书学论著不仅影响了皖省及江淮地区书风的兴盛与发展,而且影响到全国,甚至与清末民国时期碑学书风的兴起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
    梁山献,字闻山,号松斋,清代乾隆年间举人,原籍亳州。他是清代中叶颇具影响的知名书家,其书法博涉诸家,而以工李北海闻名大江南北。
    张树侯,之名屏,寿县瓦埠人,生于清同治五年(1886年)。青年时代与柏文蔚等人一道参加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奔走革命。民国成立后,自知非政治才,退居乡里,潜心艺事。生平力学,至老不衰,于金石书法,好之尤笃,书法正、草、隶、篆4体皆能。篆隶书工力深厚,行草书特具个性。除书法造诣高深外,篆刻与刻碑技艺也享有盛誉,有“铁笔张树侯”之称。著有《尚书文苑》、《淮南耆旧小传》、《联语存录》、《书法真诠》、《晚菘堂诗草》等。
    司徒越,原名孙方鲲,号剑鸣。1914年生于安徽寿县,是清代著名学者孙蟠的后裔。生前为县政协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司徒越的书法以草书和金文享誉当代。他的草书取法广博,参以金文笔意,气势奔放,变动不居,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在当代书坛独树一帜,享有很高的声誉。

淮 词

  淮词,是流行于寿县淮淠(淮河、淠河)平原民间的一种曲艺形式,因产生和发展于沿淮地区故名。又称淮调。淮词演唱形式多为座场演唱,一般由四人组成,一人主唱,一人帮腔(或对唱),两人伴奏。
    淮词的伴奏乐器为二胡和四胡。演唱内容主要分为三大类:劳作倾诉类、爱情婚姻类和世情风物类。其唱腔音乐为板腔体,一般由“穿心子”、“彩句子”、“慢八板”等组成。旋律委婉曲折,音域跨度不大。唱词语言结构灵活,地方特色浓厚,“啊”、“哎”、“哟”、“你小”等虚词运用较多。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版权所有:天津汇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