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概况 宁波名胜 宁波名人故居 宁波节庆 宁波手工艺品
  当前位置:首页——宁波节庆—东钱湖龙舟节
 
 
东钱湖龙舟节
 
    希腊首都雅典,被认为是希腊文化的中心和摇篮。去年11月20日,宁波象山的郑宝根,却带着12件竹根艺术品轻易地踏入了。据当时《欧洲时报》报道:“无论是雅典市市长、希腊船王,还是艺术同行、普通市民,无不为他的作品打动。”如果翻开宝根带回的签名留言簿,其中一页就有雅典著名艺术家乔治·汤马宗可斯的赞词:“你的竹根雕作品简直是完美的杰作,可以和希腊的雅典娜女神媲美!”

    郑宝根和他的竹根艺作品是受欧洲文化艺术发展中心的邀请,和一批浙江省民间文化艺术品到希腊作国际文化交流的。这是继去年和前年,宁波象山张德和竹根艺术享誉巴黎和美国之后,宁波的民间工艺作品又一次在国际艺坛闪光。

    据郑宝根介绍,展览时雅典麦琳娜艺术中心首次挂起中国式红灯笼,酷爱艺术的希腊人纷纷拥入。由于希腊的地理环境和文化传统与中国完全迥异,那里既不产竹,更难见竹制工艺,于是见到中国宁波竹根艺术的希腊人欣喜若狂,赞叹不已。一位雅典大学社会系博士生导师说:“我看到了如此优美的中国竹根雕艺术,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这些艺术品的完美杰出。”

    宁波象山竹根艺术的崛起是在上世纪70年代晚期,现在已有约200人从艺,郑宝根是其中一位佼佼者。他出生在象山县茅洋乡南充村,山前屋后就有毛竹,初中毕业后他开始拜师学习雕刻。1978年,他21岁时,闻知宁波城内有雕刻展览,竟然从象山半岛骑自行车翻山越岭来看。不久他用一段毛竹根雕了一件“和合童子”,成为象山县首批出口海外的竹根工艺品。20年来,郑宝根对竹根艺术孜孜不倦,佳作颇丰。仅这3年来,就获全国金奖2次,银奖3次;省级金奖2次,银奖2次。去年7月他的作品在北京参加全国展览时,引起有关部门关注,最终邀请郑宝根参加这次海外文化交流。

    象山竹根艺

    享誉雅典

    宁波的工艺美术源远流长,品种繁多。

    在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就有陶器、木器、陶塑、骨器、原始漆器、玉器、编织物、象牙雕刻、玩具和木构建筑等。在春秋战国时,浙东的冶炼技术已发展成熟,据地方志载:今之鄞县东南的赤堇山是战国时越王聘欧冶子铸剑之处。东晋时,戴逵和他的儿子戴歇曾为会稽山阴灵宝寺雕佛像,还创造了夹(脱沙)佛像技法。慈溪上林湖是越窑青瓷的主要产地。市区内的咸通塔建于唐代;洪塘保国寺的木构“大雄宝殿”建于北宋。东钱湖南宋史氏家族的墓道石刻群填补了我国建筑史和雕塑史的历史空白,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关注。南宋时明州(今宁波)陈和卿等佛像师应邀赴日本奈良修复当时世界最大铜佛———卢舍那大佛;明清时期的余姚陆埠佛像遍及大江南北,还远涉东南亚等地。清代鄞人金星月绣五百罗汉帐,悬于杭州昭庆寺,观者如堵。民国时期濠河头仁和镬厂为天童寺铸直径2米、重6吨的大铜钟;扒砂巷新顺得镬厂为山西五台山塔院寺铸直径1.6米的大铜镬等等,不一而足。

    近年来,宁波的工艺美术尽管经过历史的种种磨难,但仍植根深厚,珍贵遗物还是不少:大的到传统家具,小的到案头摆设,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这些丰富多彩的工艺美术品,既是一种物质财富,满足人们生活的需求;又是一种艺术欣赏品,丰富了人们精神文化生活。它把实用价值与欣赏价值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达到高度的完美统一。

    工艺美术品与人们朝夕相伴,它渗透到生活的每个角落,从衣、食、住、行到生、老、病、死,几乎全方位占据着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科学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不断改变,已有相当一部分工艺美术品进入了艺术历史的博物馆,成为民族文化中的精粹。宁波工巧制品,是古代宁波人聪明才智的结晶,值得现代宁波人引以为豪。 [NEXTPAGE


    究竟何为“工巧”?按字面的意思,其有精致巧妙和良工巧匠的双重含义,合起来,“工巧帮”即是指宁波从事传统工艺美术制作的民间手工业者群体,比方说木匠、漆匠、雕刻匠等等,诸如此类。

    宁波工巧艺术的渊源可直溯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那时的先民们已经创造出了“双鸟朝日”象牙雕件、榫卯木构件和陶制容器等器物。至唐宋时,宁波的建筑、家具和器皿制作已声名远扬。到了明代,甬式家具、雕饰、漆器的工艺已十分精美,在全国得以广泛应用。在清代,宁波的工巧艺术便形成了独特风格和制作工艺,开始饮誉海内外。现在老一辈人所说的“三金四雕”,便是指朱金木雕、泥金彩漆、金银彩绣和砖雕、杨木雕、竹雕、牙雕。前“三金”加上骨木镶嵌合称为甬上工巧的“四大瑰宝”,闻名遐迩的“千工床”、“万工轿”和甬式桌椅等日用品都是这些独特工艺的产物。此外,余姚佛雕、奉化翻簧竹刻、宁海树根雕、象山竹根雕、鄞县草编制品等都是宁波“工巧帮”所擅长的。他们的工艺作品同时具备了实用与审美的价值,因而曾获得国内外许多奖项,得到了许多人的赏识。时至今日,宁波的旧家具出口量仍然位居全国最前列。

    但是,这些曾经和人们生活形影不离的工艺品毕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渐行渐远了。“工巧帮”的大多数能工巧匠没有留下名字,他们的手艺也几乎要失传了。因此,甬上一些热心乡土文化的人士便大声疾呼:为了留存宁波独特的民风习俗和工巧传统,同时也为了带动旅游工艺品等产业的发展,我们该全力发掘、弘扬宁波“工巧帮”了!


    宁波有个“工巧帮”


    甬式家具源远流长。远在7000年前,宁波河姆渡先民已经创造了卯榫,发明了漆器和象牙雕件。唐咸通三年,日本真如亲王在《头陀亲王入唐略记》中,作了明州人“坐倚子”的记载。到了五代和宋,家具已得到高度发展和定型,鄞县东钱湖绿野岙宋石椅“石杌子”即是实物例证。该椅中线高凸,两边斜削形如宝剑,古朴端庄,充满扶正祛邪的凛然正气,是宋代剑脊线的惟一实例。明代家具尚有存世实物,明至清初,是我国家具最辉煌的时期,研究甬式家具应以这段时期为主体。甬式家具注重质料,讲究做工,可归纳为“十八大技艺”,拷头、包圈、透雕、仿璧、吉子、人纹饰、仿竹、弦纹、嵌纹、剑脊、泥金等,都是说工艺上的细致精到和独具匠心,体现出内在价值和文化意味。

    上世纪80年代,我国著名专家王世襄先生发表了《明式家具珍赏》等书,才一石击起千重浪,海内外终于掀起了收藏中国古典家具的热潮,使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古老家具,身价骤然大增。明清间的黄花梨、紫檀木甬式家具作品,集木匠、雕匠、漆工和书画名家及名材于一体,经历了数百年,无论是艺术水平和制作保管难度,都达到了前无古人的程度,因而发掘和弘扬甬式家具,让这一民间艺术瑰宝光耀世界,是我们这代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今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势下,宁波如能创办甬式家具博物馆和中国乡村家具博物馆,实为独一无二的创举。再如推出甬式仿古家具系列,推向海内外,此举必将使宁波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家具中心之一。“享甬式家具,穿红帮服装”,将使宁波成为海内外人们所企盼和追求的时尚之都。
 
翻簧竹刻 骨木镶嵌 泥金彩漆 竹编
宁波金银绣 象山竹根艺享誉雅典 朱金木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