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保首页 联系我们 ENGLISH
尼雅风情
>> 尼雅简介
>> 新闻报道
>> 考察队
>> 大麻扎人
>> 胡杨
>> 尼雅河
>> 遗址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 尼雅首页 >> 尼雅风情 >> 新闻报道
 

走进尼雅
作者:董务江(中国民航报社)

  浩瀚无尽的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不知湮没了多少历史文明的碎片?1901年探险家斯坦因在这里发现了古尼雅文明,轰动了世界。而100年后,一群户外探险爱好者又杀进了这片死亡之海,在体验着大自然的折磨的时候,去探寻古人的遗踪。

尼雅废墟(精绝国)简介

  民丰县城位于新疆和田专区(原名尼雅后改为民丰),南部是白雪皑皑的昆仑山脉,北部是广袤无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尼雅河发源于昆仑山,自南向北经民丰县流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的汉代,以精绝国之名盛载的尼雅王国就在距民丰沿尼雅河谷往北约150公里的地方。2000多年前,汉朝使臣张骞、班固等出使西域。据《汉书·西域传》载,精绝国王治精绝城户480、口3360、胜兵500人。1901年1月17日,英籍匈牙利考古学家奥里尔·斯坦因在当地向导的引导下,带了30多人从民丰沿尼雅河谷向北走了近10天,发现尼雅废墟。尼雅遗址的发现,以它宏大的规模、丰富的出土文物,特别是大量的多种文字的木简、木牍的发现震惊了艺术界,成了国际探险家和考古学家梦寐以求的去处。

  1988年中日尼雅联合考察组先后7次进入尼雅,在1995年首次发现上层统治者的合葬墓,覆盖的锦被上露出连续的“王侯合婚,千秋万岁,宜子孙”小篆汉字和纺样。在第八号棺木上层发现一色彩艳丽的锦袋,上面有篆书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更进一步提示了尼雅与中原王朝密切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从大量出土的文物判断,尼雅是古中国、古印度、古希腊和古波斯世界四大古代文明在地球上一个罕见的交汇点,根据新疆使用纸张最早是从公元4世纪开始的记载,在尼雅的户屋废墟中以及废物中并没有找到一小片的纸张,据此推断尼雅废弃于公元4世纪以前。有人认为尼雅的废弃是由于环境生态的恶化,但探险家们沿着尼雅河往上游却一直没有找到任何人类文明迁徙之后的延续遗存。考古学家从已解疑的尼雅出土的部分木简中发现这样惊人的语句:“有来自苏比士人之危险,汝不得疏忽,其他边防哨兵,应迅速派遣来此。”

尼雅的终结究竟是人类毁灭自己?或大自然的惩罚还依然是一个谜。

  尼雅古城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南部,距民丰县以北约150公里,是英籍匈牙利考古学家奥里尔·斯坦因在20世纪初和田考古探险时首先发现的。经过精心的策划,1月25日,我们一行16人——户外运动爱好者搭乘去和田的班车,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决定利用假日寻访尼雅。26日清晨,当蒙蒙的阳光从东边薄薄的云层中洒落下来的时候,大家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向着既定目标进发了。此刻气温在-15℃以下(我们带的温度计只能测到-15℃)。每个人的行囊约30多公斤。爬到第一个沙梁顶,约走了1个半小时,而向远望去,一个更大更高的沙梁横在我们眼前。两个沙梁之间约有2公里,我们用望远镜发现远处有建筑物,便急匆匆下到沙谷,轻装前进寻找,然而座座沙丘顿时使我们陷入迷茫,目标从我们的眼中消失了。中午,我们在一个未知名的古河道旁休息,吃中饭。计算一下,2个多小时,我们才走了2公里(直线距离)。下午的行程更加艰苦,沉重的行囊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开路者尽可能避开松软的沙土,绕行在较坚硬的沙土上。我低着头,沿着前人的脚印,一步一步向前行。白天气温在零下5℃-6℃,被极度的疲惫和干渴折磨的我们,连照相都要付出超常的劳动。喝水也成了大问题,矿泉水都结成了冰,要使水一直处于能喝的状态就要不断地在行进间用手摇动瓶子或放入胸前的衣服保温。但这也是一件好事,使饮用水能得到一些控制(用水量是有严格的控制)。一些队员的腿由于第一天的不适开始抽筋,有的肩膀已磨掉了一层皮。下午7时许,筋疲力尽的探险队决定扎营休息,搭起帐篷,安置好行囊,燃起篝火,喝着香喷喷的红茶或咖啡,吃着干粮和各种咸菜,真是一种享受。

  第一天极度疲惫,使得大家都对能否完成第二天的行程感到怀疑和恐惧,我们的计划是连进带退一共为5天,虽然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但是在没有外援保证的情况下,靠队员们自己背着5天的用品走进塔克拉玛干,找寻尼雅,况且此次进入尼雅并没有按常规路线(常规路线是民丰——伊玛且迦法尔·萨迪克麻扎(圣墓)——尼雅,是沿尼雅河谷进入的),而是要穿越数个沙梁和沙谷,面对的是茫茫沙海,没有向导,并且大家都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线,缺少精确的数据和资料,所有这些都使我们感到希望渺茫。对于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讲,一般背负的行囊不应超过自身体重的1/3,而我们每个人的负载都在2/5以上。经过讨论,决定对每个队员的食品作精简,重新分配,每人只带10瓶水,并把食品减低到最低限,剩余食品都存在原地,留在返回时备用。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个季节沙漠很少起风,但如果有意外,我们备用的食品就可能被沙土覆盖。27日早9点45分。我们离开第一个宿营地,向目标地行进。经过一夜休整,感觉比昨天好多了。晴朗的天空,夹杂着几缕云彩,没有一丝风。干冷的沙漠气候在中午是一片暖意,轻装上阵的队员大步大步地前进,除了中午饭休息了半个小时和途中的随意小歇,我们连续翻越了4个沙梁和谷地。下午6点半许,前方队员站在高高的沙梁上用对讲机告知我们发现了住宅遗址。

  坐在高高的沙梁上向远处眺望,隐隐可见远处的沙梁,两个沙梁之间约有7—8公里,这是我们两天以来走过8个谷地后见到的最宽的一个。我们把营地扎在一个沙包下,坐北朝南,北面是洒满沙包的红柳,南面20米处,有一个高于我们驻地约5米,直径大约15米左右的平台,破碎的陶片、土陶散落在沙地上随处可见。细看这里,风化的房梁、门轴散落在周围,居室的分布还可判别,墙体是用芦苇、红柳结铺而成,内外敷泥,羊圈和不同动物的粪便,以及桃胡、炉灰都还可以辨认。周围还有几处住宅遗址,其规模比这都小得多,可见这是一户大人家,用维吾尔语讲就是巴依的家。此处离尼雅佛像的距离大约有1.5公里。晚上7点半左右,最后的队员到达了营地。这一夜,星光灿烂。28日,大家都起得很早,寻找佛塔是今日的主要目标。只有见到佛塔,才能真正证明我们来到的就是尼雅古王国、精绝国。越过一个小沙丘,我们就被眼前的遗址所震撼,几个住宅遗址,散在一片空旷的沙地上,断落风化的城墙依然耸立着,仿佛仍然在守卫着村落,随时阻挡着沙暴的侵袭。这些民居中有的挂着中日共同尼雅遗迹学术调查队做的标记。这更进一步证明了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消失了1600年的精绝尼雅王国。我们在保留了近2000年的佛塔前合影留念。下午2点钟,我们从另一方向绕回营地。回程中发现了一间居室,内部的一些盆瓦罐完好地散落在院中,大部分埋在沙土中,所有的队员都静静地注视着,说真的每个人都想进去拿走那些完整的土陶罐,这个被忽视的居室中,其物品的完整性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但最终是理智战胜了贪婪,因为失去了几个陶罐的居室其价值将会失去很多。3点钟我们回到了营地,如果不是受到各方面条件的限制,我们都想多呆几天,但为保证后两天能安全地走出沙漠,我们下午4点钟离开了尼雅,走向归途。当30日下午4时我们到达了出发地,走在坚硬的沥青公路上时,一时间还真有些不适应。放下行囊的我走起来飘忽不定。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