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窟保护

  在中国西部地区尤其是新疆,有三种文化遗存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这就是古城遗址、石窟和墓葬。石窟做为佛教艺术的综合体,集建筑、壁画和雕塑为一体,我们感觉到有必要通过各个新闻媒体的普遍宣传,引起社会对文物保护的重视,引起各级政府对文物保护的重视。克孜尔石窟是新疆石窟遗迹中起点最大、保存最好的一处,也是中国最西处最早的一处大型石窟群 .研究人员介绍,石窟壁画最早开始于公元三世纪,距闻名世界的敦煌壁画还要早三百年。敦煌研究院前院长段文杰先生曾多次说,研究敦煌深层次问题的钥匙在克孜尔千佛洞。

  克孜尔石窟以其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艺术背景,令人驻足良久,令人浮想联翩。但是,石窟处处满目疮痍,却实在令人心痛,令人惨不忍睹:放置释迦佛的拱型佛龛里空空如也;壁画上所有佛像左半边袈裟均被剥走 ——因为它是金箔制成的;甚至整壁整壁的壁画被人揭走,只在洞壁上留下斑斑斧凿的痕迹——19世纪末20世纪初,接踵而至的西方探险队从克孜尔石窟劫掠走大量精美的壁画。在许多西方国家的博物馆、艺术馆,特别是德国的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还陈列着大量的克孜尔石窟壁画.

  位于文管所北面半山腰上的 76号洞被称为“孔雀洞”,高大的石窟里曾以绘有众多孔雀而知名。但打开洞一看,不禁大失所望:不仅石窟正中的一座立塑坍塌,四壁和旧洞上的孔雀画面也刀痕累累,疮痍满目。但从残存在洞顶上的几只孔雀来看,无不翎羽艳丽,栩栩如生。仿佛只要稍的惊动,她们就会振翅飞走。久久凝视着这如此精美而又狼藉不堪的孔雀壁画,真如万箭穿心。

  这些浸透着古龟兹人血汗的惊世之作,在苦难深重的旧中国,却屡遭外国考古学者和探险家的窃取。甚至在 “取”不走的时候,这些“文明人”还进行丧心病狂的破坏。

  在克孜尔千佛洞,他们不仅盗走了众多雕塑,还用胶布粘走了大量壁画。据有关文物部门介绍, 30年代初,德国柏林民俗博物馆考古队的勒柯克,从这里盗走的壁画、塑像和其它艺术品,以及手抄或印刷的汉文、梵文、突厥文、吐火罗文的文书,达上百箱!英国的斯坦因等, 也来疆盗走大量壁画。

  勒柯克窃取我国大量文物,成为腰缠万贯的富翁之后,还不以为耻地宣扬,在他的考古队里,有一名叫巴图斯的人, “充分懂得怎样把一幅幅的壁画,整个地锯下来,并懂得怎样进行包装,使之能无损地运回柏林”。

  洋盗贼疯狂的掠窃,破坏了克孜尔千佛洞壁画的整体美,留下惊世遗憾 !一位西方学者感叹, 这里的每一种壁画都是无价之宝;在这里即使随便捡块瓦片,都比美国的历史长!

  有关专家介绍,这些古龟兹国画师们的宏篇巨作,主要记录着大约从公元三世纪到公元十三世纪新疆地区历史现实生活的图景,为研究古代新疆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民族、民俗等情况,以及中西经济、文化交流情况,提供了珍贵的形象资料,具有很高的科学和艺术价值。

  克孜尔千佛洞集中了最多的佛教本生故事和姻缘故事,每个菱形格就是一个佛教故事体现了佛教从西向东传播的过程,是研究佛教历史不可多得的信息源。洞室中已经绘有姿态飘逸的飞天形象,而据介绍,飞天手听这把王弦曲琵琶,是从波斯传入,又传到唐朝都城长安,然后传到日本,目前世上仅存的唯一实物琴在日本被当作国宝。壁画中佛像线条圆润,表情生动,从衣饰徒刑上明显可以看出受印度画风的影响,形成了龟兹壁画的风格,壁画无论从造型上还是用色上都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

  这个壁画的特色就是用的一种晕染法,又叫凹凸法,这种东西在唐代的时候曾经由于阗国的尉迟父子带到长安去,风靡一时,在这个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已经到了非常淋漓尽致,顶峰的那种状态了,非常成熟了,有些肌肤感到一按下去都可以有弹性,但是现在因为参观的人多了也有一些褪色,所以现在保护是非常紧迫的。

  在克孜尔千佛洞中壁画中同样可以看出龟兹石国当时多民族、多人种的生产生活状态,专家认为,正是由于东来西往的多种文化艺术在西域地区的碰撞融合,才使壁画的艺术水平达到如此灿烂的境界。国内外许多知名专家学者和艺术家们都对这一东西文化交流的见证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由于风蚀、洪水、地震等自然原因,以及人为的和历史的原因,壁画的破坏已令人触目惊心,建国以后石窟的保护受到重视。早在1961年,克孜尔千佛洞就被国家列为首批重点保护文物,佛洞的大规模整理发气是在80年代中期以后,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国家先后两次拨款对千佛洞进行了岩体加固,壁画修复等抢救性保护。

  由于克孜尔石窟所依存的山体是结构松散的沙岩,因此雨水、洪水的冲涮会使壁画和石窟面临毁灭性的威胁。从99年开始,中国政府又拨款800万元,决定对27个具有较高价值的佛洞进行岩体加固,目前,这种被用来加固的铆杆技术正在进行实验。


  新疆和甘肃这两个省区都是文物大省,可以说它们是保存了古代的特别丰富灿烂的文化,甚至在中原已经找不到的东西在这边都有,但是不被人所了解,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它的这种生态环境和文物的环境都非常脆弱,十分脆弱,在这么一个环境下再搞西部开发,有可能如果我们没有充分的文物保护意识和足够的警惕性的话,很有可能西部开发会对西部文物造成一个很大的伤害。这个是我们一路走过来特别忧心忡忡的一个事.

  中国广大西北地区文物众多,但由于资金短缺和专业人才的不足,许多文物仍缺乏必要的保护条件,因此西部文物保护需要社会各界更大的关注。

  文物保护这个特点就是耗费大量的资金,比如说一个石窟的保护,比如说布达拉宫,维修一项就投入相当大的资金,在这方面应该说我们国家把很有限的资金大量地投入到这方面,虽然它创造不了产值,但是是维护我们祖先留下的财富,所以从这个意义讲,它是很值得的一种投入,但是毕竟跟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和财力有关系,有很多还不尽人意的地方,有经费的不足,也还是有制约的因素。

  表面看起来发展旅游、文物保护或者搞基础设施建设和文物保护之间都有一些矛盾,刚才周教授谈到的确实在这之间实际上有着一些相辅相成的东西,如果我们充分的处理好这个关系的话,还是对于经济发展和文物保护两者都能够双双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