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 留 下 最 后 的 老 北 京

  最后的老北京,是二环内仅存的一千四百条胡同,无论它们是身处 “ 保护区 ” 之内,还是之外;最后的老北京,也是像孟端胡同 45 号院或麻线胡同 3 号院那样美丽的 “ 孤岛 ” ,都绝不能以 “ 迁建 ” 的名义,被金钱利益摧毁。北京旧城的格局和尺度,也是最后的老北京,像旧鼓楼大街和德内大街等,都绝不可以被随意拓宽。

   保护的前提是保存,这本不需要商量,也不需要论证。就像一朵美丽的花儿,大家都知道它美,我们便不需要请谁来 “ 论证 ” 它究竟美或不美,以及是否有存活下去的权利。这也就像北京老城本身,它既然已是世界公认的、最伟大的东方历史名城,也是国务院在 1982 年规定保护的 “ 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 ,对它的重新论证也就无从谈起。然而,回顾十年以来的拆城,哪一个工程项目不是通过 “ 多方论证 ” 而实施的呢?这岂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去否定当年国务院对这座古城的定性吗?

   保护的前提是保存,而保护的前景其实也正是从这里开始。因为只要不再继续在北京老城的身体上做 “ 规划 ” ,只要宣布它将被整体封存下来,再坚定地像去年那样实施 “ 标准租腾退 ” ,把包括经租产在内的私房产落实给它们法定的主人,老城一定会 “ 以不动带万动 ” ,该拆违的拆违,该修房的修房,该卖房的卖房,从而过不了几年,一个恢复了原貌的老城便会重新被淘洗出来,即便它只是在原老城一半的疆土上。

   最后的老北京,是表面上陈旧,骨子里灿烂的一座宫殿。它也是北京人的家:北京的胡同没有门牌,只有张宅、李宅或者孙宅。它们不需要 “ 危改 ” ,只需要关上几十年都在敞着的门。最后的老北京,是一个需要第二次 “ 和平解放 ” 的北京,从对它的重新规划中解放出来,从认识的误区中解放出来,从众开发商的手中解放出来。

   请留下最后的老北京 ——— 留给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留给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