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调查现状与保护设想(第一篇)

                    ——太原市老城区濒危文物古建调查 

第一篇 濒危文物揭秘
   

    第九章 其他类型文物(补遗)

    1.总体现状和分布
    除前几章详细介绍的太原市老城区内宗教文物(第三章)、祭祀文物(第四章)、行政文物(第五章)、民居文物(第六章)、军事文物(第七章)、革命文物(第八章),因上述类型文物分布较为密集、资料较全、团队考察时所花费的时间、精力较多,故单列成章。
    为了尽可能的还原各类文物在太原市老城区考察地域内的现状,故在调查报告的书写中单独设置《其他类型文物(补遗)》一章,以记录未单列成章的不同类别的文物,并挑选其中有代表性且团队实地探访过的文物以作参考。
    本章内记录商业文物古建、园囿建筑、点缀性建筑、娱乐性建筑四类,单设成节,以尽可能的描述不同类别文物在调查区域内的分布与现状。此外,对于部分类型的文物可能有多个属性,如园囿建筑以文瀛公园为代表,但其又因为光荣的革命历史被算作革命文物。
    同时,因客观上其他类型文物数量相对较少,资料也相对稀缺,此章的书写难度较大,部分文物的历史与描述相对简略,尽请海涵。

    附文 重庆日报《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城市建设切忌“千城一面”》
    城市“千城一面”遭遇特色危机
    “看看这些千城一面的建筑,你能分别认出它是哪个城市吗?”在演讲中,单霁翔向听众展现一张张“千城一面”的幻灯片,无数次痛陈城市文化的危机。
    他说,从文化景观到历史街区,从文物古迹到地方民居,从传统技能到社会习俗等,众 多物质的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都是形成一座城市记忆的有力物证,也是一座城市文化价值的重要体现。但是,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造”、“危旧房改造” 中,采取了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致使一片片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座座传统民居被无情摧毁。到处是推土机的轰鸣,到处是写了“拆”字画了白圈的建筑。
    “城市面貌是一个城市的物质生活、文化传统、地理环境等诸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 话锋一转,单霁翔毫不留情地说,一些城市在规划建设中抄袭、模仿、复制现象十分普遍,城市面貌正在急速地走向趋同,导致“南方北方一个样,大城小城一个 样,城里城外一个样”的特色危机。
  文化遗产只有与民众发生感情才有生命力
    单霁翔给大家讲了两个故事———
    2003年,陕西宝鸡眉县杨家村的农民发现一组重要的青铜器,立刻报告了文物部门。当专家从土窖里面取出27件精美的有铭文的西周青铜器时大吃一惊,件件都是国宝。农民保护文物的消息传开后,在当地,仅4年间又有11批农民将在生产时发现的珍贵文物上交国家。
    在贵州黎平县地坪乡的侗族村寨,有一座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地坪风雨桥”。 2004年7月20日,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无情地将风雨桥冲毁。在桥倒塌的那一瞬间,当地在场的年轻男性侗族群众,全部自发地跃入江中舍身打捞风雨桥的构 件,硬是从洪水中抢救回风雨桥73%的构件,使地坪风雨桥最终得以修复。
    单霁翔说,当前中国城市化快速发展,文化遗产和城市文化特色保护处于最紧迫、最关键的历史阶段。要保护好遗产,重要的一点,是要强调其公众参与性。
    文化遗产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文物工作者的权利和职责,还是广大民众的共同事业。只有当地民众自觉、倾心保护文化遗产,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2.商业性文物古建
    商业性文物是指历史遗留的有一定价值的商品交换和商品流通等各类经营活动的古建筑(如旧式商店、当铺、银行、钱庄等)与其内部器物以及相关书籍。
    太原虽然为晋商的活动中心,但总体来看,太原老城区遗留下来的商业性建筑古建与相关数量较少。但随着历史的发展,该类文物保存状况不佳。商业性文物可以由主办者的性质来划分为官办商业建筑与私营商业建筑,现各选取部分代表性文保单位以供了解。

    具体调查表请参见附录No.09《山西省银行旧址文物调查表》

    山西省银行旧址

    (1)价值
    山西省银行旧址,为欧式水泥结构二层建筑,镶有精致的花窗玻璃,是太原市内保存较为完好的民国时期欧式建筑之一,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是研究近代金融发展及民国时期建筑艺术的重要实物资料,有着一定的历史文化价值与科学研究价值。

    (2)山西省银行历史
    公元1919年,山西督军阎锡山为控制全省的经济实权,将位于鼓楼东侧的大清银行的山西总行和山西官钱局合二为一,重建“山西省银行”。全省主币、辅币以及各种流通货币,都需流通于此。现存建筑为当时所建。
    公元1945年8月,日本侵略军投降后,蒋氏的中央银行山西分行也驻行于此。鼓楼街在清中叶之后及整个民国年间,成为三晋金融的中心。(资料引自《太原鼓楼街》)
    公元1949年4月,太原解放后,在原旧金融机构的基础上,建起了新的社会主义的金融体系,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分行,亦开办于鼓楼街。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该银行。
    公元2010年团队考察期间,山西省银行旧址建筑本身保存较为完好,只是高压电线从其之前穿过是否为其留下了隐患。因现山西省银行旧址为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和山西省金融学会与山西省钱币学会所使用,涉及金融安全故团队未能进入考察。
    (3)山西省银行现状
    山西省银行现存为二层砖混结构建筑,立面为西方古典式,由台基、墙身及顶部三段组成,建筑中部设4根奥尼克柱,两端为砖石结形式,墙角各设一阳台。经考察发现,山西省银行临街而建,建筑表面有腐蚀。我们还发现,文物局设在此处的雕刻铭牌被肆意涂鸦,标志上有办证,出租,等字样。

    关于靴巷部分,非常遗憾,团队曾去找过,但一未找到这个古老的巷子。据《太原历史文化讲堂》的作者郝波先生回复团队询问的电子邮件中指出“其实就在鼓楼街山西省银行的正南面,也可从钟楼街西口进去过了帽儿巷100米路北可以看到靴巷路牌。”
    附文山西晚报 《四位老住户 绘出靴巷“旧繁华”》

  靴巷曾是太原市一条繁荣一时的商业小巷。近年来,看到钟楼街的老巷子越拆越少,因为担心靴巷有朝一日也会被拆迁,4位老住户通过走访,描绘出一幅老巷老字号示意图,包括巷内两边的44家店铺。他们还将其中一份递交市文物局,希望能保留小巷。
  11月7日,记者在迎泽区钟楼街东口往西400米北侧(开化寺)的靴巷30号门前看到,墙壁上贴着一张靴巷商业一条街老字号示意图,边角已被人扯掉,不过字迹仍清晰可辨。居民王平堂指着示意图说,“这是我们上个月贴上去的,有很多人来看,曾有居民拿着纸笔做记录。”
  钟楼街一直是太原重要的商业街之一,街道两边的小巷也在这样的繁华中书写着自己的历史。太山庙是小饭店和小吃摊集中的地方,开化寺多经营小百货,帽儿街金店云集。而靴巷里的众多商铺,以经营文具、印章、字画装裱、鞋业等为主。
  2006年,王平华和王全生无意中聊起,建设铜锣湾时,双合成等老字号遗址被拆除,靴巷有可能遭遇相同的命运。于是两人决定为靴巷绘制一份老字号示意图。
后来,两人又找来同样是老住户的史广盛和左金宝。就这样,4位曾在靴巷开店做生意的老人,凭着个人记忆,加上走访其他老住户,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示意图。“我们想让年轻人知道,靴巷以前是什么样。”王平华说。
  巷内老字号,诉说百年历史
  这些年,靴巷有1/3的老住户改造了老房子,其余2/3的房子还维持原貌。300米长的小巷内,街道两边开了许多理发店、小饭店,显得有点杂乱。“解放后公私合营,一些店铺为了扩大生意,都搬走了。还有些手工艺人,陆续转到企事业单位工作。”史广盛说,如今,已有许多老住户搬走,不少老房子也 租给了外地人。
老字号示意图是张平面图,绘制了1948—1956年巷内所有店铺的名号和店主的名字。从示意图上看,小巷两边有44家店铺,东街店铺只设门面,西边则多采取前店后厂的经营方式。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有些字号曾将生意做到全省各地。
  店铺东家来自全国各地,以山西、河南人居多。其中,书业诚、亨升久两家老字号遗址,已有百年历史,现在是太原文物保护单位。书业诚是当时太原最大的书店,由祁县大商家渠家开办,院内有两座历经百年的两层小楼。亨升久则产销布鞋,“当年亨升久做的鞋很有名,慈嬉太后还曾经穿过。”王平华说。
  保留小巷,也是保留历史
  76岁的史广盛住在靴巷中段,他家是靴巷老住户的聚会点。示意图做好后,4人出钱印刷了一些简版,并制作了两份喷绘版,其中一份收藏在史广盛家。他将其贴在自家门前墙壁上,供往来居民和路人观看。“今年7月,我们给市文物局送了一份示意图,一位领导说我们做了件好事。但对于小巷能否被保留,我 们也只能做这么多。”史广盛说。“我曾去过乌镇,那里的老巷保护得很好。”王平华说,乌镇保护小巷发展旅游,游客可在巷内的店里看到传统丝绸的制作流程。 虽然每张门票100元,仍人流如织。他认为,靴巷可学习乌镇,改造后发展旅游,向游客展示制作笔、墨、丝线的工艺。既保护了小巷,也保留了文化。
  有关人士表示,钟楼街及街道两边包括靴巷在内的诸多小巷,保存了许多清末到民国初年的商业性民居,保留和修复这些小巷,对研究太原商业发展和居 民生活有很大价值。在旧城改造过程中,如何保护好这些小巷,应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

    3. 园囿性建筑(文瀛公园)
    园囿指周以围墙,布置亭榭石木,间或畜有鸟兽的花园;园囿建筑,如御园、宫囿、花园、别墅等;是古代城市内文物古建的重要一类。客观上讲,太原市内园囿性文物建筑数量较少、面积较小,且多为官员居所或行政文物古建的附属建筑,只文瀛公园较具有代表性,故单列一节,以作补充。(调查报告参见第八章劝业楼一节)
    (1) 价值
    文瀛公园始建于明、清时期,距今有600多年历史,是太原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唯一的公共绿地;文瀛湖畔有孙中山纪念馆(劝工楼)、革命烈士纪念碑、万字楼、省立一中(贡院旧址)、崇德庐石刻、状元桥、琉璃塔等从清末到建国初期的7处历史文物景观,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
     (2)文瀛公园的历史
    公元982年,宋太宗将晋阳城焚毁后,在唐明镇的基础上修建的一座新城,即太原城,海子边是当时护城河的一个部分。
    明朝时期,由于城池扩建,文瀛湖被揽入城中,成为士子议论朝政之地;后又因雨水污泥集聚而荒废。
    清康熙年间,文瀛湖经过治理,因清水幽静、文人雅士聚集而得放异彩。
    清末光绪年间,对海子边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清理整治,清淤泥、设围栏、泛小舟、建凉亭,文瀛湖始具公园雏形。
    张之洞任山西巡抚期间,又在湖岸遍植柳树,公园面目日见清晰。
    公元1905年,于北湖北岸建二层楼房,作为土产陈列馆,名为劝工陈列所。楼前是一片广场,称为"太原公会",是群众集会的场所。
    辛亥革命后,海子边正式命名为文瀛公园。
    公元1912年9月19日,孙中山在劝业楼二楼上凭栏发表了民主革命的讲演,赞扬了1911年太原首义对于推翻满清统治的重大意义。
    公元1919年5月7日,山西大学、省立第一中学等省城11所大中学校2000余名学生,在此集会,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斗争,并宣布成立太原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
    公元1924年夏,在高君宇的指导帮助下,中共太原支部在这里成立,标志着山西党组织的诞生。
    公元1925年5月,反房税运动大集会在文瀛湖畔。
    公元1928年冬,为纪念孙中山,文瀛公园改名为中山公园。
    公元1934年12月,山西省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成立大会在此举行。
    公元1936年10月,牺盟会万人宣传大会等众多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大型活动,也都发生在文瀛湖畔。公元1937年春,阎锡山修建万字楼后,辟为图书馆,并以其父的字"子明"为该馆命名,做为给父亲的寿诞贺礼,并于次年更名为"新民公园"。
    抗战时期,太原沦陷,万字楼遂沦为日本人的声乐场所。由此推测,文瀛公园的众多历史文物遭到破坏与掠夺。
    公元1945年,又改为"民众公园"。
    解放初期,改名为"人民公园"。公园谈不上管理,没有围墙,为小贩聚集卖东西的场所,。由此推测,文瀛公园的文物并没有及时得到有效措施的保护。
    公元1951年3月7日,在园内修建了一座山西人民革命烈士纪念碑,以志不忘。
    公元1986年,为了纪念孙中山诞辰120周年,北岸的劝业楼改为了孙中山纪念馆。由此推测,文瀛公园开始将旧时的历史建筑等设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
    公元1982年3月8日,为体现关心儿童的主旨,政府将公园改名为“儿童公园”,沿用至今。由此可见,文瀛湖的变迁可看作是太原变迁的缩影和见证。
    公元2002年10月,山西省史志研究院负责修建的中共太原支部旧址纪念馆在原省立太原第一中学(清贡院)旧址内落成,彭真同志生平业绩陈列展也同时对游人开放。
     公元2010年,团队考察期间,文瀛公园众多历史文物得到了一定的保护,各种纪念场馆均向游人开放并有专人管理。

    (3)文瀛公园现状
    现文瀛公园内文瀛湖周边建筑保存较为完备,每日众多孩童在此玩耍、中老年人锻炼身体,因此呈现一片休闲惬意的景象,正如一篇名为《山西太原:传承历史文化 再叫“文瀛公园“》的文章中所写到的:
    “海子边街不宽,街道两边售卖服装、饰品、箱包、小吃的店铺一家紧挨一家,招徕顾客的高音喇叭“热情高涨”。儿童公园是这喧闹中的一片清幽之地。由正门进入,园内青石铺道,清彻的文瀛湖波光粼粼,潺潺水声似在歌唱,秋风吹过,花草绿树的清香沁人心脾。游人们三三两两,有的坐在木椅上休息聊天,有的聚在一起高唱革命歌曲,有的在石櫈上静心学习,有的习武练剑……”
    团队考察期间,工作人员讲解称在古时文瀛湖上即可远眺见城外的双塔,甚至在古代太原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双塔是太上老君的两支笔,文瀛湖是它的砚池,可以想到当时的美景。太原的文瀛公园并不只是一般的城市园林或传统的革命教育基地,山西省史志研究院副院长张铁锁曾说:“文瀛湖与一般意义上的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不同,它并不是一处只有单一功能的革命遗存或景观,同时还是一个颇具辐射效应的文化聚汇处和经济集散地。”
    文瀛公园在09年开始才向文化公园转型,之前对现有文物的保护并不十分专业,保护资金不到位,如《崇德庐帖》为主的碑廊,原先裸露于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公园管理处的同志自发的为其加上了保护玻璃,并定期用抹布清洁。如今,在碑廊的碑刻附近仍然能发现刻字现象令人担忧。周围也未见监控等安防措施和相关的消防措施,也并无警告或提示。
    据公园管理处的负责人说,因为公园是免费的,公园管理的资金一直就是一个难题,政府拨款一部分,自筹一部分,于是有了公园将文物古建万字楼出租给相关单位以收取租金从而给管理处员工发工资与日常维护。这一点令我们十分担心,同时,也因为资金的不到位,薪资有限,出现了公园人才流失的现象和公园管理处只能占用省级文保单位劝业楼的一层作为办公场所的情况。在探访过程中,工作人员十分热情、态度诚恳的向我们介绍了这些情况与现状,他们也一直在努力,比如即将会把办公场所迁出,请有关人士研究挖掘文瀛湖边古迹的价值等等,但是现有的资源有限决定了其保护工作的开展阻力重重,困难多多。
    团队也向周围的群众做了相关了解,对于他们大多数人而言,对于公园的称呼仍停留在儿童公园或者人民公园,对于打造文化公园的事情并不十分了解。而且对于文瀛湖的历史以及文瀛湖内众多的文物古迹也并不十分清楚,甚至周围居住多年在此锻炼的老人也只知道这里有许多古建,但并不知道其价值与历史。这一点令我们同样的感到担忧。
以下为团队从网络收集的部分图片与所拍摄的照片,以供参考:

    4点缀性建筑(唱经楼)

    点缀性建筑指古代城市建设中如市楼、钟楼、鼓楼、过街楼、牌枋、影壁等相关建筑。因为其实用性不强等多种原因,普遍没有保存至今,现状较为堪忧。太原老城区内现存点缀性以唱经楼为代表,下为团队对唱经楼的文物调查。
    (1)价值
    唱经楼坐北朝南,为明代所建,由长廊与大堂相连,为两层木结构建筑;虽经清代重建,主体风格仍保留明代特色。是明以来科举考试宣唱考生客次的地方,故名“唱经楼”,这个承载科举文化的建筑遗址,在国内并不多见,目前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2)唱经楼历史
    唱经楼始建年代不详,碑文记载建于明代。
    公元1609年,即明万历三十七年,左布政刘鲁重修(据清道光二十三年《阳曲县志》)。
    明清时期,为科举考试宣唱考生客次的地方,推测因经常使用而得到较好保护。
    中华民国期间,资料不全,未能得知其详细历史。但因为科举废止,唱经楼失去了原有的功能。
    公元1999年,唱经楼租给一个面皮商贩,后来由于长期无人维护,怕坍塌造成人员伤亡,只得自动停业。(资料来源于百度贴吧。)
    公元2002年,唱经楼四面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只有唱经楼孤零零地留在中间,并未进行修缮与保护。
    公元2003年,政府改造鼓楼街,对唱经楼进行全面重修,修缮工作在当年基本完毕,但仍未对外开放。
    公元2003年—2006年,政府多次对唱经楼进行修缮,2006年,经多次重修的唱经楼基本恢复了当年的模样。
    公元2009年,唱经楼完成了水电工程,称将尽快对外开放。
    公元2010年暑期,团队考察期间,唱经楼表面焕然一新,但仍未对外开放,亦未见到看管专人,唱经楼四周为新修西洋式建筑,严重影响其历史风貌。楼旁垃圾堆砌,格调与唱经楼不符。

    (3)唱经楼现状
    现存建筑以唱经楼为主,由正殿、春秋楼、通廊相结合,平面布局呈“工”字形。唱经楼坐北朝南,为明代所建,由长廊与大堂相连,为两层木结构建筑,十字歇山顶,殿顶孔雀蓝琉璃剪边,一层面阔、进深各三间;二层面阔三间,进深一间,重檐设平座,檐下施双翘五踩斗栱。
    团队考察时,唱经楼大门紧锁,并未对外开放,用一个带铁栅栏的小院围着。据百度贴吧中搜索相关新闻,家住鼓楼街的张先生曾说,鼓楼街是太原老街区,老房子、古建筑比较多,而唱经楼是其中保存较好的古建筑之一。他小时候常来这儿玩,虽然房子有点破烂,但出入自由。2003年重修后,不允许群众进出。太原市文物局关帝庙文物管理所李计生所长在2009年曾说:“唱经楼内部陈列还没有做好,暂时不能开放。”关帝庙文物管理所办公室主任王江曾称“唱经楼当年曾供奉孔子像,它后边的春秋楼曾供奉关帝像。这两位先贤的塑像都要重塑。”根据专家们的建议,今后的唱经楼将成为展示科举文化的场所。
    以下为团队拍摄的部分图片:

    5.娱乐性文物古建(“鸣盛楼”戏院旧址)
    娱乐性文物是指如乐楼、舞楼、戏台、露台、看台等旧式居民社会娱乐的场所与相关器具。太原老城区内现存的娱乐性文物古迹数量极少,只有“鸣盛楼”戏院较有代表性。

    (1)“鸣盛楼”戏院价值
    “鸣盛楼”戏院旧址是民国时期四合院,二层硬山顶建筑,面阔七间。戏院是省城现存民居中最早出现阳台的中西合璧建筑之一,现在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2)“鸣盛楼”戏院旧址历史
     创建于民国初期。
    公元1928年改为“鸣盛楼”,解放后改为“人民戏院”。1956年拆除重建,1958年竣工时定名为“长风剧场”。
    公元2004年农历八月十六的一场大火把这座建筑几乎焚烧殆尽。
    (3)“鸣盛楼”戏院旧址现状
    现存建筑为二层硬山顶建筑,面阔七间,二层明间悬出阳台。东厢房三间、南房三间,坐北朝南。团队考察期间由于未能找到该戏院旧址,所以只能作罢。
    以下资料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
    在一位叫太原公子的搜狐博客中有以下记录:“戏院二楼的屋檐已被大火烧去了大部分,屋内的楼梯因那场大火已经坍塌,二层的地上到处都是瓦砾,屋顶也被烧了一个大洞。虽然该楼最有价值的二层阳台在大火中幸免,但阳台上的部分雕花已被大火烧掉。据该院居民介绍,这场大火发生在农历甲申年八月十六,原因是一租房户在使用煤气罐时,因外出买东西忘记火上还坐着油锅,结果引发火灾。大火不仅将他的财产烧得精光,也使具有近百年历史的“鸣盛楼”戏院受到严重损坏。”
    附文 山西商报《文物部门未批准 个人出资修百年戏院遇尴尬》
     近日,位于太原市中校尉营13号院的鸣盛楼开始维修的消息不胫而走,然而在经过有关部门核实后,这个老戏院的维修工程竟没有经过有关文物部门的批准。
    据了解,鸣盛楼戏院始建于清末民初,距今已经有百年历史,它是太原市闹市区惟一保存至今的戏院。但可惜的是2004年阴历八月十六,由于租房户失火,戏院的局部被烧毁。事后,原房主将该房产权(属个人私产房)出让。从今年10月中旬开始,新房东投资对这座老戏院开始维修。
    但是据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有关负责人介绍,这座老戏院已 经被列为太原市100个文物单位的保护候选名单。该负责人称,个人出资保护文物本是件好事,但是该戏楼目前还没有列入保护范围,从法律上讲房主有权进行处 置,但是这样的后果会使文物遭到破坏。按照文物单位的保护程序,维修单位(或个人)应当向文物单位提交保护方案,在得到确认后才能进行施工。
    据现场施工人员介绍,该工程将按照原来的风格进行修缮。而文物部门至今未收到该戏院的维修方案。(记者张保)

 

1】【2】【3】【4】【5】【6】【7】【8

 

------------------------------------

主编 金鸿浩

“保护历史的足迹”团队(排名不分先后):
金鸿浩、张晓飞、孙增、杨阳、王蓉博、郭柳彤、向睿 吴思瑶、张艺维、康妍、裴磊、史华清、黄佩雷、张琼

本文版权归保护历史的足迹团队所有,如需转载或引用,请获得作者本人的同意,作者联系邮箱为uirbook@163.com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津ICP备05003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