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调查现状与保护设想(第一篇)

                    ——太原市老城区濒危文物古建调查 

第一篇 濒危文物揭秘
   

    4.武庙(大关帝庙)

    (1)价值
    太原大关帝庙,创建年代不详,现存建筑正殿、春秋楼为明代遗构,余皆清代所建。据《阳曲县志·卷一·舆地上》所载:“关帝庙在城共有二十七座。”在这27座关帝庙中,规模最大者,建筑最雄宏者,则非庙前街之大关帝庙所莫属。三教合一的大关帝庙是一组布局完整的建筑群,保存较好、设计精妙,是山西省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

    (2)大关帝庙的历史
    创建于宋代,金元年间大关帝庙多次毁建,现存为明代建筑,据《阳曲县志》记载,明代太原时府城内有二十七座关帝庙,庙前街的关帝庙是规模最大的一座,故称大关帝庙。
    相传北宋初年,当时北汉新归赵宋,晋阳古城已毁,辽兵虎视眈眈,时刻寻机南侵。太原西城墙能否建成,关系到边塞安危。相传就在此刻关羽云中显圣,跨乘赤兔循西环绕,然后指其马迹曰:“缘此马迹筑版,城可成矣。”言毕不知所踪。士兵工匠立刻沿着马迹重新兴土动工,果然事半功倍,工程迅速告竣,并再无崩塌。太原城告竣后,人们为了感谢和纪念关圣帝君的点化,逐在城内建筑了这座大关帝庙,年节之际,祭祀供奉,奉若神灵。后来,在抗金和抗元的战争中,大关帝庙经历多次兵火摧残,几度颓倾。但是,每在战后均很快修复。
明清两代,庙前街的大关帝庙,因其规模宏制,每逢官方举行祭祀大典,大都在此进行。据载,所祭“与文庙同,祭品牛一、羊一、豕一、帛一、登一、(钅刑)各二、笾豆各十”。祭日为每月朔(初一)望(十五)。因此可推测出当时大关帝庙保存完好,建筑恢弘。
    关于庙前街大关帝庙的创建原因,查无记载。但是,却流传着一个民间传说。
    清道光《阳曲县志?礼书》记载,“每月朔望,有司行香祭礼,仪与文庙同,”祭礼十分繁复隆重,又祭关羽之父、祖、曾三代,仪与文庙崇圣祠同。每岁仲春、仲秋和五月十三诞辰日大祭,自五更起,烧香求福者,抵暮不绝。当时民谣中说:“行商坐贾求利市,赶考秀才、举子望功名,平民百姓盼福寿,习武兵丁祈安宁”。盛况非同凡响。
    公元1998年九月,关帝庙主殿不幸失火,将屋顶烧塌,仅存主体。也由此得以重视并保护。迁出附近小学,重建关帝庙,旁边驻扎一消防中队。
    公元2004年,大关帝庙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庙南向,中轴线上有山门、崇宁殿,春秋楼,两侧围以钟鼓楼、厢房、围楼及东西别院,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
    近年以来,它被列为太原市文物古建保护单位之一,有关专家曾多次呼吁保护修葺关帝庙,广受社会人士的关注。
公元2010年,团队考察期间,我们发现大关帝庙保护已经逐渐步入正轨。由于历代重修,现存的关帝庙,主体建筑如正殿、春秋楼为明代遗迹,余者为清代遗物,大都得到了妥善保护。虽然学校多年占用,但其主要的建筑和古朴的风貌,还基本保留下来,仍显示着当初的状况。
    (3)大关帝庙的现状
    现存关帝庙为金元基址上的明代建筑。现今的太原大关帝庙是太原市规模最大、形制最完整的关帝庙建筑群,占地约3500平方米,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大关帝庙坐北朝南,为前后二重院布局,中轴线上依次坐落有山门、正殿、春秋楼,两侧分别为钟楼、鼓楼、碑廊、厢房、围楼等25间及东西别院。 正殿又称崇宁殿,面阔、进深各三间,歇山琉璃瓦顶。后院春秋楼为二层楼阁建筑,平面方形,重檐歇山筒瓦顶,琉璃瓦剪边,上、下层前檐均设廊,两侧与左右厢房、客堂楼阁相连。
    关帝庙临街的山门虽不大,但古色古香,很有品位。鼓楼建筑修旧如旧,高挑的旗杆(燈干)成为一个标志。关帝庙门左是市政府的文物保护单位立碑,门右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立碑,楹联蓝底金字格外醒目,上联是:行义常昭为圣为神名垂万古,下联是:天心可协允文允武威振八方。
    团队成员进入建筑物内部参观时发现,殿内有当代砖石结构台基,上置关公泥塑雕像,其色彩鲜艳,披金挂红,受到专门的日常供奉。四周墙壁绘有精美壁画,内容古朴而富有风趣,主殿二层内部的四周则绘有《左氏春秋》一书部分的内容,繁体字爬满墙壁。另有关帝雕像一樽,桌前放一铜质香炉,桌案摆有瓜果、酒水等贡品,再前则是木质功德箱一个,以及设置有专门用来叩拜的垫子,总体保护状况良好。
    而从整体来看,大关帝庙内三教合一的宗教气息浓厚,它地处弯曲环绕的小巷之中,庙前铺有平整崭新的道路,四周被树木环绕,近处有民居若干,环境祥和,庄严肃穆。虽然不远处的建筑密度较大,高楼林立,视线及感官受到影响,稍显拥挤,但群众基础好,维护得力又是大关帝庙既吸引众多游客和香客又保护得当的重要因素。

    5.城隍庙

    (1)价值
    太原城隍庙是古代城市常见庙宇之一,用来祭祀护城之神。其历史悠久、规模宏大,现仅余钟楼、鼓楼、东配殿,是太原市内宝贵的历史文化遗址与珍贵文物。

    (2)城隍庙历史
    公元1370年即明洪武三年,太原城隍庙始建,史料记载最初其占地面积为1万多平方米,庙内有四进院,前院有亭阁,作供奉祭祀场所,中为正殿,内供城隍爷神像,后为寝殿。
    公元1599年即明万历二十七年,城隍庙经过一次大规模重修。
    公元1913年,即民国二年,城隍庙废弃。钟楼北有四合院布局庙宇一组,共有殿堂十余间。太原军政府除旧布新,革除传统封建祭祀,城隍庙内诞生了太原第一座生产棉毛制品的轻工企业——平民工厂。
    阎锡山统治时期,城隍庙成了印刷厂,城隍庙街变成了城坊街,但是庙宇主要建筑尚在。
    公元1937年底太原沦陷,1938年秋,日军把城隍庙的泥塑雕像推倒打碎。据称,泥塑碎片被日军军用卡车运输三天始才运完,可以想象原先城隍庙内泥塑极其丰富。
    公元1943年左右开始,庙院改为它用,每年一次的庙会也随之销声匿迹。
    公元1948年左右,解放军围困太原城时期,阎锡山的晋绥军为加强城防工事,将城隍庙前的古木牌楼和古戏台的木料拆走当做原材料。
    公元1949年太原解放后,印刷业重组,几个小印刷厂合并成立西北印刷厂,后又改名为太原印刷厂。太原印刷厂拆照壁重修厂门,主殿、配殿、后殿及膳用房全部被装订车间占用。
    文革期间,庙内文物遭到严重破坏,古建筑被改作他用。庙内的古代碑刻被凿毁用于垒墙铺地,四周墙壁开出新式门窗,油漆彩画被涂改。屋顶构件损坏后,随意添加新式砖瓦,庄严的殿宇被当作木工房,室内拉电线、装机器,据称,甚至有人拆下门窗生火取暖。
    本世纪初,杏花岭区政府、区文体局等部门提出构想恢复太原城隍庙,将3公里长的城坊东、西街连成古文化一条街,希望招商引资数亿元将这条街建成展示太原历史文化的窗口、成为太原市重要的旅游景点。
    公元2006年传出拆除城隍庙改住宅的谣言,当时人心惶惶,之后陆续有媒体出面辟谣。
    公元2008年4月17日早晨,城隍庙因墙体老化、雨水侵蚀,钟楼南墙坍塌。众多媒体报道了此次事件。
    公元2010年7月,团队考察期间,原先上万平米的城隍庙只余钟楼、鼓楼和东配殿,钟楼墙壁出现明显坍塌。如今的城隍庙边,人群熙熙,不为菜来,就为菜去。可叹可惜!

    (3)城隍庙现状
    现在的城隍庙只遗留原先的钟楼、鼓楼、东配殿。城隍庙东部为集贸市场,南部为居民住宅,北部为太原市印刷厂,西部的不远处正在拆迁和新建高楼。这座历经几个世纪沧桑历程的建筑,如今成了一座“市级文物保护危楼”,见证着太原城隍庙的往昔岁月。
    而今,古老的城隍庙遗物已是满目疮痍,只剩下文物局在鼓楼墙上的公示,诉说着这里曾供奉着古代城市的守护神。现在站在城坊街上,抬头还能看到钟楼鼓楼的侧影。钟楼鼓楼面朝城防街的墙壁自08年出现坍塌之后至今仍能看到明显痕迹。
    团队进过探访,周边群众大都知道这是城隍庙,较老一点的居民了解这里被太原市印刷厂所占。据悉,曾经政府准备立项来专门整治城隍庙,但是后来因为多种原因没有下文。在团队暑期的调查中,皇庙、古圆通寺、普光寺、浑源会馆等等政府都曾有过这样那样的计划,但最终却少有能执行并最终整修完毕的。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公信力何在?我们也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分析,请见第十四章《文保单位与政治影响》。
    以下为团队考察期间拍摄的部分照片和一些网上搜集的老照片:

    第五章 行政文物

    1.总体现状和分布
    行政文物是指封建帝王和各级官员进行办公或居住的宫廷府第等相关建筑(如皇宫、衙署、殿堂、宅第等)与其内部陈设的器具、家居等物品与记载行政制度等相关古籍。
    总体而言,行政文物的保护状况分为两类:继续延续职能的衙署等办公场所保护状况较好,官员居住的府邸大多保护状况较差(具体情况参见民居一章)。其分布呈总体散落,由老城区中心向周边密集度递减的状况。这点团队认为因为在古代城市设计规划时按照传统礼制和风水习俗,宫廷府邸往往规划于城区中央,各级衙门按级别由城区中央向四周依次分布。

    行政文物与其他文物相比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如非战争等突发因素,行政文物往往从建立之初至今一直延续其职能,保存较为完好。
    2.一般情况,行政文物因为是机关办公场所不对外开放,添加了其神秘色彩。
    3.行政文物中的官员大臣居住的府邸大多随着时间流逝成为民居,现今仍在使用。(为了与民居区别,本章的行政文物主要指封建帝王和各级官员办公衙署等相关文物)

    第二幅为1907年10月5日法国汉学家沙畹抵达太原府后拍摄的100年前的太原古城照片:

    关于文物占用现象并非太原市老城区所独有,团队通过网络对其他城市进行了分析发现其为普遍现象,其中以北京市尤为严重。

    附文《20家文保单位有安全隐患,一半以上被中央单位占用》 来源:法制晚报
    本报讯 (记者饶沛)北京市文物局上午宣布,今天将重点督察瑞蚨祥等20处安全隐患较严重的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整改情况。
    市文物局向这20家单位下发了《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限期整改。对短期内无法彻底解决安全隐患的单位,市文物局将依法加强监管,要求其采取切实可行的应急措施,确保文物安全。
    这20家单位中包括法国兵营旧址、瑞蚨祥和安徽会馆三家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余17家都为市保单位。瑞蚨祥的安全隐患有文物建筑年久失修、无避雷设施、消防设施不完善、私搭乱建等。其他被曝光的文保单位也有类似情况。
市文物局表示,在此次公布的20家单位中,一半以上被中央单位占用,这是由历史原因造成的。
    20家安全隐患较严重的文物保护单位见下表:
    (注:除特别注明外,皆为市保单位。且因为北京市为直辖市,北京市保单位等同于省级文保单位)

    2. 山西督军府旧址

    (1)价值
    山西督军府旧址,自北宋以来一直是山西的政治中心。现在的督军府,是阎锡山任山西都督的时候改建的,除二层木楼,影壁(含两侧便门)、勤远楼已毁外,其余基本保存原貌。现为山西省人民政府所在地,是山西是千年发展特别是近代风云的见证,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政治意义。

    (2)督军府历史
    公元1059年,赵宋又以并州为太原府,府治设在并州治。据《宋史?地理志》记载:到宋崇宁年间(1102——1106年),太原建制为大督府,至此,晋文公重耳庙,由州治易为大督府。金熙宗统一北方以后,以太原为河东路,路府即设在北宋时修筑的大督府治内。从金天会四年(公元1126年)至兴定二年(公元1218年)金人在这处院落统治河东长达92年之久。当时山西行中书省衙门就设在金朝河东路治旧址,即今府东街101号。
    公元1430年(明宣德五年),兵部右侍郎于谦巡抚山西,始置山西巡抚衙门。 
    公元1645年(清顺治二年)3 月,山西巡抚马国柱,进驻大顺节度使衙门,时称清山西巡抚衙门。
    公元1912年(民国元年)2 月12日,南北议和告成,清帝退位,于 3月15日任命阎锡山为署理山西都督,开始对明清时期的巡抚衙门陆续进行了改建和扩建。其工程大致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为民国七、八年(公元1918—1919年),首先新建了礼堂(时名为“自省堂”,现在改名为梅山会议厅),接着又新建了“进山钟楼”(现为梅山钟楼),在穿堂、二堂后,修建了一栋面阔10间、进深 2间的二层木楼,当时阎锡山就在此楼办公。对东花园进行了部分改造扩建。 
    公元1929年开始拆除前清大堂,兴建督军府办公大楼,并准备陆续对督军府进行大规模的翻修扩建。中原大战,阎锡山兵败下野,逃居大连,1931年8月回到五台河边老家。原督军府的兴建扩建工程停滞。 
    公元1932年至1937年“七?七”事变前为工程第二阶段,这一时期,阎锡山复出,任绥靖公署主任,改建明、清巡抚大堂为督军府二层大办公厅,时称一楼。改建原巡抚为门为督军府二层门楼,门楼东西两侧直至大堂的廊房改建为对称的前后两组廊楼,并将原大堂后的穿堂、二堂改建为两座二层楼,称二楼、三楼,日伪统治时期,二楼、三楼才陆续竣工。新修建筑在形式和结构上带有近代西洋建筑的色彩,但仍不失中国传统古典建筑的风格。它兼容了东西方建筑文化的特点,具有一定的欣赏价值。
    公元1945年日军投降后,阎锡山返晋,高级官僚搬入二、三号楼办公,此外在大堂西侧,拆除关帝庙、酂侯祠,修建西花园及厨房、餐厅、库房等建筑,在东花园新建“中和斋”等建筑。改建后的原督军府大院仍沿明清布局,坐北朝南,中轴线上与门楼相对的四栋建筑分别为一楼(原大堂)、二楼、三楼(原穿堂、二堂)、其后四楼、清御书楼、自省堂(梅山会议厅)、进山楼(梅山钟楼)。轴线两侧对称建有廊楼等附属建筑,总占地面积约 3.5万平方米。
公元1949年 4月25日清晨,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原前线司令部的首长及太原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领导人徐向、罗瑞卿、周士第、杨得志、杨成武、胡耀邦、李天焕、陈漫远、赖若愚、罗贵涉及、肖文玖、裴丽生、解学恭、康永和等进入太原绥靖公署。
    9月1日,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省军区正式成立,人民政权建立之后,程子华、赖若愚、裴丽生等省领导对省府大院的建设改造十分重视,将其列为政权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
公元1950年,省领导批准,在省府东院新建省委办公大楼。1951年初开始施工,次年竣工,当年省委从四号楼搬至新楼(现省经贸委办公大楼)。同时对省政府一号楼(民国时称一楼)因其顶部漏水进行揭顶翻修,由原平顶改为“人”字木架结构,水泥顶面。
    之后20年,政府又翻修改建了二、三号楼东侧的勤远楼和西侧的二层木楼。改建后的勤远楼编为六号楼,西侧的原二层木楼为八号楼。 
    公元1971年,在原御书楼旧址、战备工事顶部的平台上修建了五号楼穿后四合院,内设常委会议室、领导办公室。 
    公元1983年拆除了二号、三号楼东西两侧的小平房,使院内的进出口路由3米拓展为8米。路边植有长青灌木花丛,一年四季郁郁葱葱。
    公元1985年省府决定,将一号楼改造为贵宾接待厅。内部结构进行了大的改造,1986年竣工后,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亲笔题名为“渊谊堂”。1992年再度进行改造加顶戴帽,内部也重新装修。
    公元1990年四号楼全部拆除后,三号楼、五号楼之间辟为院内园林。
    公元1998年,翻修了五号楼。即最终形成了现在的省政府。
    (3)督军府现状
    由于督军府是省政府的所在地,活动小组不便进入,所以没能看到其内部的文物保护情况。以下为网络资料和小组成员的分析:
    督军府旧址,位于太原市府东街 101号,这一代长期以来一直是山西的政治中心。由于这里始终是政府的驻地,所以受到了格外的关注和保护,整体建筑一直到今天依然保存完好且有专门人士负责。
    在网上我们看到这样一条消息:“2005年1月15日,太原市规划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30位委员一致投票通过了由太原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完成的《太原市城市总体规划调整方案》(2004—2010)。作为其中重要一项,省政府新址规划方案赫然在目:省政府迁至太原市东南部驻晋某部位置;现所在的府东街101号,阎锡山督军府旧址,将改造为博物馆,向游人开放。”从这里可以看出,省政府正在策划把督军府还原给大众,真正发挥这座历史遗迹的历史价值和教育意义,如果真能如此,那对于山西人民来说定是一件好事,这着实令人期待。
    作为山西千年发展特别是近代风云的见证,其内部文物我们无法看到,但是我们相信,在官方的直接保护之下,大楼的文物一定已经得到了转移和保护。而且,据省政府、市政府的相关规划,省政府南迁之后神秘的督军府将向社会开放,从而形成以督军府为中心的太原老城区旅游线路,极大的促进太原老城区文物保护状况的改善与关注度的提升。

    3.日军军部旧址

    (1)价值
    日军军部旧址,是1941年日军在校场巷一带构筑的军部大楼和军官住宅。一直以来都是山西省军事指挥的中心,见证了山西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新中国国防建设的全过程,是我省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历史遗存。

    (2)日军军部旧址的历史
    明朝初年,朱元璋三子晋王朱棡修建晋王府,面积占明太原城六分之一。
    清朝初年,因不明原因失火导致晋王府焚毁,成为一片废墟。
    清朝中期, 清军绿营“标太三营”清理晋王府废墟,将其辟建为军营。在晋王府废墟东侧的荒地拓展为“大校场”,演武操练。
    民国初年,大校场继续使用,成为当时晋绥军处决犯人的刑场。
    1937年11月,太原保卫战中,在城内小股日军配合下,日军飞机搭载着突击部队一次次强行降落于大校场,不断向城内增兵,太原失守.
    公元1941年,日军在校场巷一带构筑军部大楼和军官住宅。在原先大校场之上建造军部大楼,占地面积约20000平方米,大楼坐北朝南,地上四层,地下一层,在西式钢筋混凝土主体建筑上,创造性地为主楼加上了中式十字歇山顶以及精美的装饰。成为那个时代的代表之作。
    公元1945年8月,由于日军无条件投降,日军军部大楼没有受到破坏,之后被阎锡山警备司令部占用。
    公元1948年-1949年,解放太原的战役打响。在这次战役中,解放军的炮弹曾穿透大楼屋顶直击会议室,元宵节的烈焰更是让这座建筑险些被付之一炬。
    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成为了省军区司令部和太原市文物保护单位。受到了及时的文物保护,但不久之前元宵节时因放炮曾着火,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3)日军军部的现状
    由于现在日军军部旧址已经成为省军区司令部,内部情况不便参观,我们没能进入,以下是一些来自网络的资料和我们的猜测:
    日军军部旧址位于太原市校场巷,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占地面积约20000平方米。自修建以来,一直被用于军事用途,由于始终处于使用和管理中,所以整体建筑保存完好,且有专门人士管理。
    《百年浮华》中曾经这样写到:“前两年,我在接待一位外地朋友时,从杨家峪驶出东山高速公路后偶然绕行到新民北街,时值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洒满整个院落,在大楼的外墙和装饰物上映射出饱满而深沉的色彩,就在擦肩而过的匆匆一瞬,朋友发出了一声惊呼:“好气派的大楼!”这位朋友在结束他的行程后,将司令部大楼评定为太原最具代表性的近代建筑。“从这里可以看出,军部大楼在经历几十年的沧桑之后,依然保存良好,在今天仍然可以给人们带来震撼。
    作为山西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见证,这座大楼内原来的文物我们却无从寻找,但是由于大楼一直处在官方的保护之下,相信楼内文物已经得到了转移和保护。

 

1】【2】【3】【4】【5】【6】【7】【8

 

------------------------------------

主编 金鸿浩

“保护历史的足迹”团队(排名不分先后):
金鸿浩、张晓飞、孙增、杨阳、王蓉博、郭柳彤、向睿 吴思瑶、张艺维、康妍、裴磊、史华清、黄佩雷、张琼

本文版权归保护历史的足迹团队所有,如需转载或引用,请获得作者本人的同意,作者联系邮箱为uirbook@163.com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津ICP备05003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