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调查现状与保护设想(第一篇)

                    ——太原市老城区濒危文物古建调查 

第一篇 濒危文物揭秘
   

    3.佛教普光寺

    (1)价值
    普光寺是华北地区也是山西省最古老的寺院,始建于汉朝,历时1800多年,是汉传佛教的重要历史遗迹;同时因其曾为元明两代国师住所,也是汉藏民族文化交流、中印两国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是中国文化史上较为罕见的佛、儒、道三教合一的文化大融合的史证,也是太原2500年辉煌历史极其宝贵的历史遗产,历史文化价值非常之高。

    (2)普光寺历史
    公元196年—220年,东汉建安年间普光寺在七府营建造,享有“普光第一地”美誉。
    唐朝初年、赐名普照,后避天后讳改今名。其间因资料不全,状况未明。唐代道士吕洞宾即“纯阳祖师”,在我国道教中享有崇高地位,普光寺中原有一座院落称为“迎仙院”,据称便是当年吕洞宾旧居。
    公元979年,宋太宗赵光义灭北汉、占太原,下令火烧晋阳城。次年又引晋水、汾水倒灌晋阳废墟,毁城灭迹。推测、普光寺因其位于晋阳古城之外的唐明镇附近郊区,才免于赵光义火烧晋阳城的浩劫,侥幸留存于世。
    有宋一代,《阳泉县志》记载”宋河东安抚史吕惠卿为僧,求迦叶书偈,寺中石尚存“
    公元1270年,忽必烈国师“大宝法王”八思巴主持宗教和民族事务,地位显赫。在此之后,八思巴多次莅晋朝台(五台山),并住赐普光寺中。由此可见当时普光寺应为太原城内最为繁华、香火旺盛的寺庙之一,在全国宗教界享有盛名。
    明朝初年,晋王朱蓀又恳请印度高僧板特他为太原普光寺住持,并受封为“大国师”。在普光寺期间,他完成了他的佛学著作《八支戒本》、《示众法语》等。公元1381年,板特达在普光寺坐化。由此,普光寺也成为中印文化交流和传统友谊的象征。
    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没有具体的资料可供参考,但普光寺从几次大型炮击中仍继续保存下来,可谓民之甚幸。
    上世纪60年代,西缉虎营小学曾占用普光寺后殿部分房屋供老师办公使用。由此推测,普光寺的历史风貌最晚在此时便开始遭到了破坏。
    公元2007年,对于普光寺的维修改建,太原市杏花岭区民族宗教事物局非常积极奔走呼号,多次为普光寺的维建现场勘验、打报告、申请,做了大量的工作。山西省和太原市有关部门与相关领导也对此项工作给予了支持。由此推测,普光寺开始得到了社会各界和学者的重视。
    公元2009年,太原市将根据考古所完成《普光寺文物保护工程修缮方案》,预期投资200万元,准备对位于杏花岭区西缉虎营的普光寺进行大修。
    公元2010年,团队考察期间,普光寺残破不堪,建筑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与百姓居住区和西缉虎营小学混杂,四周有阻拦措施难以进入,不对外开放,亦无专人看管和明显保护措施。由此推测,09年进行的修理可能由于各种原因并没有如计划般竣工。

    (3)普光寺现状

    现存普光寺为一座重院建筑,有过殿、大殿、西厢房共十三间,过殿五间,歇山顶、孔雀琉璃脊,两侧山墙出檐有廊,施单昂斗拱,明次间连搭圆山式歇山顶抱厦三间。大殿五间,称圆通、悬山顶、琉璃脊。但根据观察整个建筑群已被周围的民居和小学占领的支离破碎,目测能明显分别出的古迹仅前面的一座平房。
    我们发现,其南部部分房屋为居民住房,北部、东部部分房屋被西缉虎营小学占用成为学校的库房,东南角为一汽车装修与清洗公司。因年久失修,寺内建筑残损严重,寺院地面凸凹不平。一些建筑物的墙体因长期受潮,大面积松散剥离,一些墙壁出现多处裂缝。
    在团队考察期间,与小学门卫交涉,因无法通过学校进入寺庙,我们仅在外部瞭望,看到了一幅令人十分痛心的景象,如同网络中的一篇名为《哭泣的千年古刹——“普光寺”》的文章所述:
    “现今的普光寺大殿被一座楼和小院内数间平房层层叠叠地‘簇拥’着,使大殿显得越发低矮和老态;殿与殿之间的窗户上,拉起了长长的铁丝,住户晾洗的鲜艳衣服,在灰黑的古建筑间摇摆着,分外抢眼。环视四周,一堆堆蜂窝煤码放在大殿一侧,周边凌乱不堪。后殿的顶棚而今被风雨撕扯的支支离离,透过顶棚,殿梁上不知什么年代的彩绘图案已变得斑斑驳驳。位于大殿和后殿之间的西配殿,顶着“波浪状”的屋面,忍受着杂乱的一切,凄惨地、无奈地在风中雨中、烟熏火燎中,顽强地撑架着日益飘摇的‘身躯’……”
    据团队询问,周围群众只知道这是一座历史遗留下的佛教建筑,并不清楚其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儿童于此嬉戏,居民于此搭衣,居民用电从寺庙之上拉线而过。尚且不说其他细节之处,单作为一砖木结构建筑而言,其消防隐患就值得大众警惕与关注。
    千年古刹,岌岌可危。(以下为网络上和团队所拍的一些相关照片)

    4.纯阳宫
    具体调查表请参见附录No.03《纯阳宫文物调查表》

    (1)价值
    纯阳宫建筑群现存大多建筑为明清遗构,布局严谨、类型众多、为道教建筑文化中别具特色的优秀范例。虽为道观又兼具园林特点,是道家“天人合一”思想在建筑中的充分体现,在中国古建筑史中具有独特价值。

    (2)纯阳宫历史
    宋代末年、纯阳宫由张奉先所创建,初为小庙。
    元代时期、道教长春真人邱处机弟子宋德方主持过此观,并率领其门徒在晋源古城附近开凿“龙山道教石窟”。
    公元1597年(明万历二十五年),道教复兴,晋藩王朱新扬、朱邦祚出资修建,并重新规划布局,对纯阳宫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使宫内出现了洞、楼、亭、阁等建筑,设计新颖,雅典别致,布局出奇,构思巧妙。将道观建筑艺术和园林艺术巧妙结合,融为一体。
    清乾隆时,郡守郭晋以及太谷人范朝升曾先后出资新建和再扩建,清嘉庆年间,由道士高炼昌主持,又在后院窑洞顶上筑第三层巍阁。新建的巍阁三层,使纯阳宫成为太原城内胜景之一;再扩建的洞、楼、亭、阁高低参差,落有致,曲折回旋,幽静深邃,使整个建筑更加富丽精巧,且富于民族特色。《山西通志》载:“最高处,名曰小天台(即巍阁),登其巅,可览太原全景,朔望日香火之盛,全省首屈一指”。可以想像当年这里的盛况。
    民国32年张秀山广集善款,首义街绅商集资对纯阳宫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
    解放前夕的纯阳宫,沦为卦摊相士杂集,周围土棚土屋拥塞,垃圾堆集如山,到了楼倒房塌的境地。解放之初,辟为太原市文物馆,1953年合并于山西省博物馆,纯阳宫因其所具有的独特历史与文化价值而被改建为山西省博物馆二部,是山西省出土文物和其它文物专题陈列所在地。解放后增建假山、关公亭及碑廊二十楹,始成今日规模。宫内现存大多为明清建筑。
    公元1951年,从后铁匠巷的关帝庙移来一座元代铸成的关公横刀勒马铜像,全像高约3米,关羽左手握缰,右手持青龙偃月刀,刀为铁制,长近2米,整个塑像工艺细腻,造型威武,展示了关公的英雄气概。
    文革期间,纯阳宫内文物惨遭浩劫,许多珍贵文物、如唐代石质佛像等均遭到破坏,有的佛手折断、佛头至今下落不明。
    公元1996年公布纯阳宫为山西省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辟为山西省艺术博物馆。馆内有丰富的文物资源和历史遗迹。
    公元2008年7月,考古人员对省城纯阳宫历史文物进行了两个月的修复,修复之后的纯阳宫与广大游人们见面,因此现在除了其中部分被损毁的文物外,整体建筑保护状况较好。
    公元2010年暑期,团队考察期间,发现纯阳宫总体保存较好,但部分细节的确仍需进一步保护。


    (3)纯阳宫现状

    现在的纯阳宫为一座四进大院,宫址坐北朝南,占地面积9924平方米。其主要建筑为:吕祖殿、方形单间回廊亭及巍阁。四围建配房和砖卷窑洞。吕祖殿为主殿,面阔三间,极壮观,殿后两院为楼阁最高,登阁环眺,市内景色历历在目。前院的布局也是楼阁式建筑,平面为方形抹角,四面建八角攒尖亭,增加了不少雅趣。
    从内部来看,纯阳宫建筑群内文物繁多。其中陈列共分为陶瓷、青铜器、琉璃、雕塑、书法给画、刺绣、珐琅、漆器和碑帖等十个专题,展出有历史文物八百余件。现在,宫内又新建碑廊二十楹,展出有包括墓志铭、造像碑、石雕像、经幢、石碑等石雕艺术品。
    我们实地调查发现,建筑物内部文物的材质可分为铜质、铁质、泥塑、石质、木质等。金属类雕塑鎏金脱落,腐蚀严重,有点状斑纹,且出现斑斑锈迹;木质、泥塑、石质雕像则部分缺损,轮廓模糊,在露天中展出较多,灰尘覆盖,缺乏专业性的保护,但好的一点是防火措施比较完善。
    而其外部环境则是行政、商业、生活区聚集,偏于繁华。四周围交通便利,行人众多。围墙外的人行道较窄,绿化状况较优。总的来看,它的周遭高楼大厦林立,古迹掩映其中,别有”深山“藏”古寺“的意味。
    纯阳宫原来也是山西省博物馆所在地,后迁出。我们一致认为当前主要的保护任务应当集中在建筑物内部珍贵的历史文物上,防止其风化、腐蚀,以彰显其独特道教文化的物质内涵并由此受到更多有识之士的关注。
    以下为团队拍摄的部分图片,以供参考

    5.清真古寺
    具体调查表请参见附录No.16《清真古寺文物调查表》

    (1)价值
    太原古清真寺是我国现华北地区保存较好的清真古寺之一,创建于唐,现存寺宇是明代重建后的遗物。寺内雕刻与阿文《古兰经》中的数段经文在宗教界颇有名气,为国内清真寺所少有;其礼拜大殿虽为砖木结构,但内不见砖、外不见木,同时三面为“防火墙”,对于我国古代建筑研究有重要参考意义。古清真寺是太原市千年来民族和谐共处、宗教自由的重要见证,是太原市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2)古清真寺历史
    公元618年—907年,根据寺内1876年所立碑文记载,古清真寺最初创建于618年。《山西省回民纪略》材料云“虽然唐时太原城不在现址,但现在的太原城在唐时却是一商业繁盛集镇——唐明镇”。而回民在唐时又大多经商,故说此一古寺建于唐朝亦为可能。
    公元1034年,资料记载,清真寺曾进行大规模重修。《山西省回民纪略》材料云,查太原清真古寺在清道光年间重修时之布施簿上说:“太原清真寺传言建于贞观,实系宋仁宗景祐年奉旨敕建。”并有寺内大殿上风水楼古瓦可证。
(故清真古寺究竟建于何时仍有待专家考证)
    公元1059年,即嘉佑四年,复立太原府时,当时的太原清真寺已成为宋代“锦绣太原城”的一大景观,可见其规模宏大,信众诸多。
    公元1368年—1644年,清真寺再次重建,现存寺宇的建筑,大部分是明代重建后的遗物。
    公元1378年,即明洪武十一年,回民田性系由金华调太原任前卫。同时、一些回民来太原经商,服兵役等等,推测因为穆斯林在此时的不断增加,促使清真古寺又多次重建。
    公元1695年,即清康熙三十三年,康熙帝发布“保护回回”圣旨,古清真寺碑亭尚留有该碑刻。康熙年间,大同总兵李桂芳书写“清真古寺”四字,如今太原清真寺大门‘清真古寺’四字即为他所书。
    公元1875年—1908年,太原城有清真寺二座。一座为城内东米市南牛肉巷的清真大寺即今太原清真古寺。另一座则为位于大南门外的南寺。据李大钧、李大宏分析 “太原大南关宁夏清真寺,始建年代不可考,清代两次水冲大南关后,宁夏寺连同附近地区的店铺、民居一同被毁。”
    民国年间,随正太铁路通车,不少河北保定地区的穆斯林迁居太原,故有了河北回民清真寺的修建。因此寺在太原清真古寺之北,故称“清真北寺”,而太原清真古寺则被称作“清真南寺”。然清真北寺的全部建成,是在1950年初,民国末年只是初具规模,惜此寺现亦不存。
    阎锡山统治山西时期,据称因阎留学日本时故友曾有回民并随后为其效力,亦有分析其为笼络晋绥军内回民部队,所以阎锡山曾多次出资修缮清真寺,国民党高层如白崇禧等还为清真古寺进行题字。
    公元1958年,太原城扩建解放路,原清真寺正门因面临狭窄的东米市牛肉巷而关闭。将其西便门改为正门、面临解放路,即今天的清真寺大门。但其固有的院落格局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
    文革期间,清真寺内文物惨遭浩劫,许多珍贵文物、如白崇禧题字等均遭到破坏,至今下落不明。
    改革开放之后,为执行党的民族团结和宗教自由相关政策,国务院、山西省政府和太原市政府多次资助与信教群众一同对清真古寺进行修葺保护。
    公元2010年,团队在与太原市伊斯兰教协会交涉之后,由伊斯兰教协会的工作人员带领进入清真古寺进行考察,并被特许进入礼拜大殿参观。清真古寺总体保存完好,但因建筑时间久远,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裂缝与倾斜,院内碑刻、古树等文物均得到回民自发的较好地保护。

    (3)古清真寺现状
    现存古清真寺共有大殿、讲经房、省心楼、碑亭、沐浴室等建筑多座,院内有国槐一株,枝繁叶茂,相传为唐槐。同时,寺内保存着北宋黄庭坚、明代方孝孺、清朝刘墉等著名书法家的碑刻与波斯学者刻的《古兰经》(阿文)第二十九卷、第三十卷的数段经文。
    整座寺宇从外观上看保存完整,古朴苍老,庄严肃穆,宗教氛围浓厚。寺内大殿为砖木混合结构,殿内为阿拉伯式古典装饰。柱周木壁,刻有阿拉伯文《古兰经》,经文雕刻工整、清晰、精细、优美。整个大殿,宽大疏朗,布局严谨。我们考察期间,发现部分立柱的雕绘或已被全部饰红改变,或已部分剥落,急迫需要文物专家精心修缮。清真寺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对于大殿的重修工作意见不一,大部分宗教信徒希望保留原状,但一些人又希望整体翻修,因此至今尚未确定重修方案。
    我们还发现,寺院内有一堵墙出现严重的裂缝,有坍塌的可能。还有一座危房,现正靠两根粗大的木桩支撑。此外,古寺由于没有集中供热,所以有自己的锅炉房与烟筒。但我们观察到,这些已经采取了的保护措施较为有效地防止了进一步的恶化,并很快会得到重修或采取其他计划。相关负责人说,古清真寺一直都受到政府部门的重视,之前的重建及翻修的资金一经申请便很快会得到批准。还有一些寺宇的开支主要靠信徒们的自愿支助。因此,清真寺虽历史悠久,但仍保存完好,散发着历史的气息。
    由于是宗教圣地,一般不允许非穆斯林入内,我们去探访时,只有一些信徒在朝拜,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正因此,寺内清幽寂静、环境整洁,院内的文物得到了较为妥善的保存。

    以下为团队所拍摄的部分图片:

    6.天主教堂

    (1)价值
    太原天主教堂,亦称太原总堂,为清末意大利传教士修建的古罗马艺术风格的宗教建筑物。曾作为山西境内最大的天主教堂,是清末民初宗教建筑的典型代表,内有多幅精致宗教壁画彩绘,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2)天主教堂的历史
    公元1866年,即清同治5年,太原主教座堂由意大利籍方济各会士江类思主持修建,地址在今解放路东三道巷一带,堂系南北方向,古罗马式。
    公元1900年,即清光绪26年,原天主教堂在义和团运动中焚毁。据称,有数名传教士在此次反洋教运动中被杀。
    公元1902年7月16日,即清光绪28年,凤朝瑞主教到太原任山西北境教区代牧主教。凤主教后立即主持并筹集资金重建太原主教大堂,即现在的太原主教座堂。由意大利籍助理修士落中华设计督工。
    公元1905年,即清光绪31年,太原主教大堂落成并于12月31日举行祝圣典礼,建筑形式一直保存至今。
    清咸丰末年至抗日战争期间,天主教会逐步购置而形成:太原总堂面积一百五十七亩有余,其范围:西至解放路,北至东三道巷,东至永定路,南至城坊东街。建筑物有主教座堂、神父办公楼、餐厅、大、小花园、修道院、修女院、保赤会、若瑟修院、明原男校和加辣女校、慈幼印书馆等附属建筑物,至今部分痕迹尚存。
    民国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天主教堂一直在正常使用中,未受巨大破坏。
    文革时期,受到红卫兵运动冲击,洋钟、堂内大管风琴不知去向。原主教座堂所埋主教尸体被挫骨扬灰。文革后教堂活动恢复正常
    公元2005年教堂百年大庆时翻修保护.同年被山西省政府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公元2010年8月,团队考察期间天主教堂无论建筑与内设物品均保存完好,令人赞叹。
    (3)天主教堂的现状
    现存太原天主教堂有罗马式建筑礼拜堂一座,总高约37米;另有附属建筑70余间,为太原地区最大的教堂。建筑宏伟壮观,带着浓厚的古罗马艺术风格,主座教堂为罗马平顶式建筑结构,呈拉丁十字纵长形,后堂为半圆屋顶,十字形设计体现出严格的平衡对称,通体铁红色,间以白线装饰,主建筑为礼拜堂,旁有两座西式尖顶钟楼。
    团队对周边的走访发现:教堂背靠安静详和的小巷以及中心医院,而原先所拥有的大片土地因历史原因而被占用。现在教堂正面紧靠繁华的解放路,车辆来往众多,马路对面正进行大规模的居民拆迁和高层建筑施工活动,当前受烟尘和废气污染较大,这是古迹目前面临的一个较严峻的问题。
    我们在教堂里仔细参观之后发现,如今的天主教堂较好的保存了建筑原貌和内部设置。其中包括主座教堂及办公楼等附属建筑,主座教堂内部规模宏大,设备齐全,座椅整齐排列,环境卫生,可同时容纳2600人参与仪式。其中西欧天主教主题的雕塑及壁画众多,色彩斑斓,彩绘玻璃惟妙惟肖,艺术作品保存完好,总体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主建筑,除此之外,礼拜堂和旁边两座西式尖顶钟楼都保存完好。壁画、浮雕和其他内部设置都得到很好的保护,焕然一新。
团队专程拜访了教会的工作人员:据悉,天主教堂平日的修缮工作所需资金由教友捐款来筹集,而修缮工作也是也由教友和工作人员共同进行。2005年天主教堂百年大庆时,太原市政府给天主教堂拨款100万,另外天主教堂自筹一部分资金对教堂进行了大修。
    团队相信只要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支持,认真落实好文物管理部门的保护条例和措施,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天主教堂将会迎来各地的游客,不仅天主教徒,即使我们一般大众也都能够一睹太原天主教堂那靓丽的风采。
以下为团队拍摄的一些照片,以供参考:

 

1】【2】【3】【4】【5】【6】【7】【8

 

------------------------------------

主编 金鸿浩

“保护历史的足迹”团队(排名不分先后):
金鸿浩、张晓飞、孙增、杨阳、王蓉博、郭柳彤、向睿 吴思瑶、张艺维、康妍、裴磊、史华清、黄佩雷、张琼

本文版权归保护历史的足迹团队所有,如需转载或引用,请获得作者本人的同意,作者联系邮箱为uirbook@163.com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津ICP备05003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