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我要举报

请救救即将被毁悼的千年古银杏树

    在李四光故居的南墙外,生长着一棵千年银杏树,这棵树长的雄伟壮观,人见人爱,树高30多米,周长10多米,7个成年人才能将它围起来,树冠遮荫面积400多平方米,每年到了夏天,枝繁叶茂,在树下仰望,树叶遮天蔽日,密不透天。虽然历经千载,却依然生机勃勃。每年结的果实就有上千斤。据说当年李自成带兵路过此地,曾在树下栓马宿营,故而此树得名栓马树。它的东边和紫竹院公圆仅一墙之隔,南面大約50米处还有一棵古柏树,树龄也有600多年了。柏树南面是仿古建筑紫御弯码头,慈嬉行宫,西邻广源闸,龙王庙,延庆寺,万寿寺,在加上立四光纪念馆。是京城不可多得的观光景点。

     1998年,治理长河时,李四光南墙至河边被规划为60-80米的绿化带,400户居民要搬迁,虽说故土难离,但为了绿化北京城他们还是恋恋不舍的搬离了世代祖居的平房。有的老人是流着泪走的。

    人们想象着这里修建成绿化带以后将变成怎样美丽的景色。然而,人们盼来的不是向往的绿化带,不知何故,有关部门把承诺修建绿化带的土地卖给了中国海外地产开发商。要在这块人文景观密集的景点中间盖起高挡商品楼,这不仅破坏了原有景观和人文环境,也违反了古树名木保护法。两棵古树将面临灭顶之灾。开发商的进驻。打破了人们对绿化带的向往。机声轰鸣,象当年鬼子进村一样,大大小小的树木被砍伐了100多棵,幸存下来的两棵古树之间要盖起15层豪华商品楼。(规化委员会批准盖9层,可是打出来的广告是15层),深深的大坑几乎是贴着两棵古树的树根挖下去的,树根被切断了很多。现在两棵古树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树叶稀少枯黄,大银杏树的枝干死了好些,呈现病态。老柏树更是凄惨不堪,树根整个用水泥围住,成了地道的盆景。

     这两棵古树,由其是那棵古银杏树,它经历了几个朝代,记载着历史的风雨苍桑,能活到今天该有多不容易。难道它就活不过改革开放的今天?现在,保护环境,绿化祖国是我们要作的头等大事,1998年北京市又出台了《关于古树名木保护管理条例》,然而,反倒没有这两棵古树的容身之处了。把它们用水泥建筑包围起来,挤在一个小角落里见不到风和光,让它们慢慢的死去。

     谁都知道,古树是国宝,是活化石,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国有资产。当初兴建地铁时,为了保护八宝山的两棵古银杏树,周总理亲自过问,变更设计方案,保住了银杏树。这些年,市区每年都大兴土木,但不管筑路还是盖楼,都以保护古迹为首要前题,有好多工程为古树改道或迁址。而中国海外开发商却非要挤在这历史文物密集的景点处,在两棵古树中间盖高楼,破坏了自然景观的和协统一,也破坏了古树的生存环境。再说当初是以治理长河修建绿化带为由动员住户搬迁的。人家前脚走,后脚就把绿化带改成了商品楼,这不是欺骗吗?这是觉得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好欺负,只要能赚钱,可以不择手段,不讲信,义。他们这样做寒了群众的心,也破坏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

     为了保住这两棵古树,附近的居民四处奔走,八方求救,都无济于事,北京青年报曾就此事报道过,北京电视台也播过,人大代表反映过,生活时报10月19日以头版头条的大版面报导,也没能动摇海外开发商丝毫的恻隐之心。他们说:我们花钱买的地想挖哪儿就挖哪儿,谁也管不着。难道法律在金钱面前就失去作用了吗?这些古建筑和古树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应该保留它原有的风貌,如果房地产开发商都枪占公圆边上或古建筑群内的好风水盖高楼大厦,用不了几年,祖先留下的这些宝贵遗产都会被败光,只光剩下高大的水泥建筑群,还谈什么绿化美化北京城。

    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实在不忍心看着这棵古树被毁掉,只好借助煤体的力量,向全社会呼吁,请救救古树,给它一个好的生存环境。当年基辛格访问我国,游览天坛公圆时,他看着那些参天的古树,曾经感慨的说过:美国可以仿造一个祈年殿,但是仿造不了天坛公圆的古树。我国有悠久的历史,也体现在这些古树上,古树是我们文明古国的象征,是我们民族的骄傲。位于李四光故居旁的这棵古银杏树,不亚于天坛公圆里的任何一棵古树,不论从它的气势,还是造型,在北京都是数一数二的。只是它生不逢地,得不到很好的保护。谁毁了这棵古树,谁将是千古罪人。

举报人:老百姓 2000/11/20 古树地址:北京市紫竹院公圆西门
联系方式:zyangs@263.net    
 
举报人:
联系方式:
 
举报人:
联系方式:
 
举报人: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