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哈萨克斯坦人是最早驯马者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新浪科技 发布时间:2006/10/30 阅读:2841

复原的波泰人村落

有着5600年历史的马场遗迹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从一个5600年历史的马场遗迹的土壤中发现的证据显示,古代哈萨克斯坦的波泰人(Botai)可能便是人类历史上最早驯服野马的人。但波太人在骑马的同时可能也吃马肉和挤马奶。

位于哈萨克斯坦北部的马场是一个考古遗址的组成部分,被称之为“Krasnyi Yar”。匹兹堡卡内基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桑德拉·奥尔森(Sandra Olsen)博士表示,这里曾是黄铜时代波泰人居住的一个很大的村落。奥尔森博士领导的小组多年来一直从事野马驯化的研究。

在本周费城举行的美国地质协会会议上,来自匹兹堡大学的地质学家、罗斯玛丽·卡普(Rosemary Capo)副教授,向与会科学家呈现了有关野马驯化的一些土壤证据。史密森尼学会专门研究动植物驯化起源的考古学家梅林达·泽德尔表示:我们真的不了解马在驯化过程中发生的任何重要变化。泽德尔根据对古代粪便的研究推测马骨骼的变化。她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一种直接方式验证到底是什么人最早驯服了野马。

出于这些原因的考虑,泽德尔和她的同事将研究重点放在寻找相对不那么直接的证据上面。泽德尔在提到会议上的土壤证据时说:我们已经有了一种书写野马驯化史的方式,而且是全新的。这就好像是大侦探佩里·梅森在破案一样,利用间接证据查找事情的源头。

土壤证据来源于用标杆围起的圆形区域。研究人员发现马场内外的土壤存在差别:马场内土壤中所含磷的数量最高是外部土壤的10倍,但是氮的浓度较低。其中的原因是可以推测出来的——外部土壤中富含马粪。而相比之下,现代马的粪便中却含有丰富的磷、钾和氮,其中氮是最容易渗入地下水或者蒸发到空气中的。

对土壤进行分析的卡普表示,从另一方面来说,磷可以因为钙和铁的缘故保留在土壤中。高含量的磷也显示出人类居住的迹象。然而在通常情况下,它们是与其它地球化学信号一同存在的,但我们并没有在马场土壤样本中发现相关的证据。

土壤样本中发现的高浓度的纳——可以从尿液中提取——提醒了奥尔森。他表示,只要对长期存在于土壤样本中的脂肪分子进行检测,便可得出野马驯化的确凿证据。相关分析工作已在安排之中。

    波泰人究竟对野马作了什么呢?奥尔森说,他们可能把野马当作食物或者牲畜群,也可能利用马奶酿造富含维生素的中度酒精饮料——马奶酒。直到现在,马奶酒仍是哈萨克斯坦人钟爱的饮品。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