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南日群岛海域海底文物再遭“盗捞”重创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福建日报 发布时间:2006/9/29 阅读:2946

近日,莆田市公安边防支队在南日群岛东沙屿海域截获两艘平潭籍非法打捞海底古文物船,抓获涉案人员13名,查获22件完好的古玉手镯,320件玉镯残段、24把铜小刀、10件铜葫芦和10把铜锁匙等大批古物。

在历史上,中国著名的瓷器就是经由东南沿海销往各国的,所以这条线路也被称为“陶瓷之路”。2005年9月,考古人员在我省平潭县东海一艘命名为“碗礁一号”的清代沉船上发掘了近万件青花瓷器,印证了当时“海上古丝绸之路”的兴盛和繁荣。自去年10月起,这条“古丝绸之路”延经的莆田南日群岛海域也发现了大量沉船古瓷,一波波的盗捞者为此开始了金钱与生命的博弈,在边防官兵的痛击下,非法打捞活动曾得到有效遏制。

今年入夏以来,随着温度上升,海水转暖,沉寂一时的南日岛海域狼烟又起,盗捞现象急剧升温,海底古沉船再次遭受重创和洗劫。

不平静的“海上古丝绸之路”

4月26日凌晨,一名出海渔民举报,莆田南日群岛小日岛海域发现打捞船的踪迹。时任南日边防所所长的陈金堤当即率领8名官兵紧急抵达目的地。此时,只见沉船海域灯火通明,机器轰鸣,10多艘打捞船像一群饿狼贪婪地注视着水下的一举一动。经过一番奔波追堵,边防官兵截获了4艘高速快艇,缴获一小堆古瓷残片。

驻莆海警也加大了小日岛沉瓷海域的巡逻力度。5月9日下午,海警船艇雷达扫描显示小日岛海域非法打捞的迹象后,出动巡逻艇赶赴事发海域,12名身穿潜水服的“盗捞者”和70多件刚出水的古瓷器悉数落网。

然而,边防和海警官兵的严防死守未能熄灭盗捞者贪婪的夺宝热情,他们和边防官兵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7月10日,一艘无船名船号的木质渔船停泊在南日岛东岱澳口,边防官兵经检查,认定这是一艘非法打捞船,在距涉嫌船不远的一栋石屋内,边防官兵当场查获各类瓷器135件。8月17日,边防官兵又在南日群岛鏊屿岛某民房内查获古瓷器251件。9月1日,莆田边防官兵截获“华盛起××”和“闽平渔××”非法打捞船,盗捞者从一艘年代久远的铁壳船上捞取了大量玉器和铜器。

“文物白丁”造成巨大破坏

顾名思义,“白丁”指目不识丁的人。在文物界,有人称不识文物的人为“文物白丁”。非法打捞海底古文物的盗捞者就是这样的一群“文物白丁”,他们丝毫不具备水下考古和发掘技能,采取极其野蛮的方式进行发掘,给珍贵的海底古沉船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破坏。

在“9·1”非法打捞古沉船案中,边防官兵在“华盛起××”的机舱内,查获了炸药170千克、电雷管3枚、火雷管87枚以及导火线10.26米。据13名“文物白丁”交代,如果打捞不顺利,他们就用炸药实施海底爆破,再动用船吊机抓手沉入海底挖掘。从出水的320件玉环残段上的新鲜缺口看,显然是被海底爆破的冲击波和钢铁抓手砸击所致。

文物专家介绍,水下考古在搜寻、定位、勘测、发掘等环节都需要一批特殊的技术、方法和专用设备,野蛮的发掘无异于一只发疯的公牛闯入瓷器店,导致的后果可想而知。此外,水下文物在海底躺了几百年,已经与周边环境达到了平衡状态,如果遭到强烈的外界作用力影响,或是接触到阳光、氧气或者其他气体,就会很快发生变化,失去了原有的光泽,甚至“物非原物”了。这些被毁坏的海底文物所承载的历史价格和考古价值,可能被海浪永远湮灭。

装备“鸟枪换炮”逃避执法

面对边防、海警等部门的高压打击态势,盗捞者没有选择止步,而是投巨资购买更高级的交通和打捞设备,妄图逃避打击。新任南日边防派出所所长林春凤作了一组对比:2005年查获的非法打捞海底古瓷案中,盗捞者100%驾乘的是木质小渔船,航速慢、机动性差;“水鬼”使用的也是简易的潜水设备;而今年查获的几起同类案件,木质渔船变成了大马力的机船或高速摩托艇,简易的潜水用具也换成进口的潜海设备,先进的技术装备令人震惊。

据介绍,盗捞者为了快速转移赃物、快速逃逸,购买了每小时航速可达30海里的塑钢快艇,并在船上配备了GPS定位系统和船载对讲机等。这种快艇能灵活地在暗礁和浅滩区自由穿梭航行,即使是边防部门查缉,在布满暗礁的海域也只能对它望尘莫及。在“9·1”非法打捞古沉船案中,盗捞者使用的“华盛起××”是一艘长40米、宽13米,重达300多吨的工程船,能够轻易地把古沉船抓碎,方便打捞船舱内的古瓷器。

此外,为了获得更大的利润,非法打捞活动开始出现组织化、公司化的趋向,盗捞者采用合伙、高薪等形式,各自结成暂时性的“股份公司”,由多位渔民以股份制形式负担盗捞成本,潜水员利用潜水技术和设备入股,并按比例瓜分捞上来的古瓷器。在“9·1”非法打捞古沉船文物案中,平潭籍男子何某聘请“水鬼”探清海底古沉船情况,随后把情报提供给林氏兄弟,条件是得到打捞所得的20%好处。林氏兄弟则雇请了13名船员从事打捞,届时按所得比例支付报酬。

保护海底文物迫在眉睫

“文物白丁”的野蛮打捞让边防官兵义愤填膺,盗捞者的无知和幼稚更使执勤人员痛心疾首。在“9·1”非法打捞古沉船文物案中,13名盗捞者不以为然,认为这既不违法也不犯罪,“海底的沉船古瓷就像海里的鱼虾一样,谁捞到就是谁的。”

边防官兵介绍,在考古人员发掘“碗礁一号”前,附近沿海的渔民甚至“全家总动员”,把在外做工的家人也招回来,大家有工不做,有学不上,一门心思地想着在哪能打捞到沉船古瓷,怎样不被警方察觉,如何能卖上好价钱,捞古瓷卖古瓷一夜暴富成了渔船民们议论的话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我国地下(包括海底)遗存的文物,任何单位或者个人都不得私自发掘,所有发现的文物都属于国家所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哄抢、私分、藏匿。针对高发不下的非法打捞古沉船文物活动,莆田市边防支队陈建川队长认为,关键还要加强法制宣传,提高群众的文物保护和法制意识。

  莆田市博物馆副馆长柯凤梅指出,保护海底文物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只靠文物部门和边防部门,国家应抓紧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在加大打击非法打捞的同时,要积极做好海底考古、勘察与保护工作,同时,要对重点海域的古沉船和古文物状况进行分析整理,要有组织地加强这些重点海域的保护,进行科学挖掘。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