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街考古“寻根”,首现神秘“路障”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9/11/19 阅读:81

西街遗址出土的东晋陶制三棱锥。南京市考古研究院供图

      位于城南的西街遗址,被学界视为近年来南京城市考古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很可能将南京的建城史远溯至3000年前。在西街遗址出土的上万件历代遗物中,有一种造型奇特的文物——东晋时期的陶制三棱锥,系南京考古史上的首次发现。经过研究分析,专家推断其为1700年前作为越城外围防御设施的“路障”,与铁蒺藜一样起到阻碍、减缓敌军推进的作用。

      西街考古“寻根”越城,历代地层叠压横跨三千年

      “春秋时越既灭吴,尽有江南之地,于是筑城江上,以镇江险。”修筑于2500年前、周长不足1公里的“越城”,一直被视作南京建城史的起点。

      据文献记载,越城筑于长干,控扼淮水入江口。六朝时期,位于都城南郊的越城,仍然是淮水之南的防守要地。那时的长干里依山傍水,人烟阜盛,“地势高亢”的越城一直是长干里的地标之一。

      西街地块位于南京市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之一的“长干里古居民区及越城遗址区”范围内,东至雨花路,南至应天大街,西至中山南路,北至窑湾街,占地面积近15万平方米。2017年10月以来,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对西街地块展开了考古勘探和发掘,这次“城市寻根之旅”的目标,是南京建城史的源头——越城。

      历时一年多的考古发掘,西街遗址内共发现重要历史遗迹300多处,出土陶器、瓷器、石器、金属器等遗物600余件,陶瓷、砖瓦等各类遗物标本上万件。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馆员陈大海介绍,西街遗址的地层叠压状况十分复杂,已揭示的9个地层,从西周时期一直跨越到明清乃至近现代。3000多年来,这里有过开凿城池的壕沟、烧砖造瓦的窑场、掘井取水的市井巷弄,如同古都南京的文明脉搏一样生生不息、绵延不绝。

      西街遗址以“古今叠压”的方式,反映了南京城市发展变迁的过程,为寻找2500年前的越城遗址提供了重要线索。

      东晋环壕出土神秘三棱锥,系南京考古首次发现

      西街地块的北部原是一处台地,考古人员在台地边缘发现了一条东晋时期的环壕,南北两端呈弧形拐角,向西延伸。环壕内出土了十余件东晋时期的陶制三棱锥,这种造型奇特的神秘文物,在南京考古史上尚属首次发现,其真正用途让考古专家们颇费了一番脑筋。

      正在南京市博物馆展出的一件陶制三棱锥,底面边长约22厘米,高18厘米,重约3公斤,共有四面四角,均近似正三角形,四角较为锐利。无论如何放置,都有一个尖头朝上。

      从公元4世纪“诞生”至今,这些陶制三棱锥已有1700年的历史,刚出土时,关于其功能用途一度众说纷纭。

      有人说,它是古代用来压置帷帐或席角的席镇。魏晋之前,人们习惯席地而坐,为了避免起身落座时折卷席角,就在席子四角压上席镇。

      不过,很快有人提出质疑:陶三棱锥的高度近20厘米、重达6斤,如此“魁梧”的身板,用来当压草席的席镇,未免有些“简单粗暴”。多年来,南京出土了众多造型优美、工艺精湛的六朝席镇,与“粗枝大叶”的陶制三棱锥风格迥异。而且在城郊的环壕之内发现十余件“居家用品”,似乎也不太说得通。

      “尖角路障”拱卫越城

      可阻碍城外敌军进攻

      经过专家分析考证,“席镇说”基本被排除,神秘三棱锥的真正功用,指向了军事用途——“路障”。

      越城是南京主城区有明确记载最早的古城,自春秋时期开始,便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景定建康志》记载:“越而楚,楚而秦,秦而汉,汉而吴、晋、宋、齐、梁、陈,攻守于此者,西则石头,南则越城。皆智者之所必据。”

      六朝时期,位于都城南郊的越城,仍然是淮水之南的防守要地。越城垒建于台地之上,外围防御设施是由环壕和栅构成。根据西街遗址东晋环壕内出土的成捆铁刀等与军事有关的遗物,可以确定,这处台地就是六朝建康城淮水南岸的越城垒遗址。而这种形状奇特的陶三棱锥,与环壕属于同一时期的遗存,很可能是越城垒外围的辅助防御设施之一。

      专家推测,陶三棱锥应为古代的路障,无论如何放置,总有尖锐的一角朝上,这与古代铁蒺藜的路障性质相同,布置在越城垒外的城防范围内,可以有效阻碍、减缓敌军的进攻速度。

      本报记者  朱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