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装甲板或是身份关键证明,专访甲午沉舰定远舰水下考古负责人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大众网 发布时间:2019/9/5 阅读:2147

      9月2日,“定远舰”沉舰遗址在威海发现的消息引人关注。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了“威海湾一号甲午沉舰水下考古重点调查”项目负责人、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王泽冰,讲述沉舰遗址发现的前前后后,试图揭开这艘甲午沉舰的神秘面纱。

考古队员下水瞬间。本版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发现水下18处疑点,探摸有了重要发现

      王泽冰介绍,2017年10月份,由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牵头,委托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开展物探扫测工作,并申请了“威海湾清甲午沉舰水下考古调查研究”专项课题,“我们承担了前期的物探扫测工作,负责探寻威海湾内沉没甲午战舰的水下线索。”

      甲午沉舰的船体多为钢铁材质,通过海洋磁法的探测手段效果最为明显。2017年的物探扫测工作共找到18处水下可疑点。

      2018年6月到8月,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牵头,联合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和威海市博物馆,对这18处疑点中的13处进行了水下考古的潜水探摸工作。水下考古队员发现了一个编号为3号的重要疑点,该疑点从海床表面上看不出任何迹象,但通过海洋磁力仪扫测发现这块区域有比较大的磁异常反应。

      “通过我们对3号疑点的浅剖探测,发现在泥底下3米到4米之间掩埋有一个呈东西向长80多米、南北宽18-22米的异物。”王泽冰说,关于这块海域,他们对比了日军战后绘制的北洋水师舰船沉没前航线示意图和当时拍摄战舰坐滩沉没的照片,推测这片区域是与当时定远舰沉没最接近的海域。因为当时日本拍摄的一张照片背景是刘公岛,上面山脊走势明显,考古队也按照当时的角度拍了一张照片,发现山的走向差不多。

      2018年,水下考古队专门对3号疑点进行了局部试掘,划定一个区域进行抽泥,在泥下3米-3.5米之间发现了大量的凝结物,有煤、碎木板、钢铁残块、六角形橡胶垫圈等构件。“在抽泥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了少量炮弹引信、子弹壳、小铜螺丝,推测这是一艘战舰,同时还发现了一些小青花瓷片、舷窗玻璃碎片、铜钱,我们断定这是一艘清代的船。”王泽冰说。

      残骸掩埋于泥下,要边摸索边抽沙

      今年7月至8月,30余名水下考古专业人员及相关技术人员共同开展了威海湾一号甲午沉舰遗址第一期水下考古调查工作。

      王泽冰介绍,今年重点要探查水下有没有沉舰完整的残骸,两侧的船舷是否保存较好?残骸掩埋于泥下大概三米深,最浅的地方也将近一米,考古队员们大量的工作是抽泥。

      抽泥位置大概在水下六米多。水下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浪漫,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水炮一冲,搅起大量泥和悬浮物,强光手电放到眼前只能看到一点光亮,和闭着眼干活一样,靠摸。”王泽冰介绍,考古队员边抽沙边探摸,抽沙头经过的地方,就像吸尘器一样把泥吸掉。

      每摸到一件文物,就令人十分振奋。令王泽冰最为惊喜的是,今年8月,他在探沟抽泥时摸到一块长2.8米、宽2.6米、厚30多厘米的装甲板。

      王泽冰说,如此大的装甲板是证明沉舰身份的重要物件。它是实心的,约有十几吨重,只有大型的铁甲舰才有体量如此大的装甲板。“这么大的装甲板,只有定远舰和镇远舰才有。”

      本次调查区域发现并提取出水文物157件,其中有不少船的构件。如长2.7米、直径40多厘米的圆铁管。圆管附近还发现了大量零散的残钢板、木构件,周边散落大量凝结物。此外,还发现了炮弹引信,不同型号的子弹壳和木弹匣等。此外,还有大量煤块,这些煤块很多都是精煤。“一些铜构件保存得很漂亮,保留着铜的原始颜色。”王泽冰说。

      “我们还发现了一些船员的生活用品。”有四个麻将,小橡皮一般大小,还有残破的皮鞋前底,一些残破的青花瓷片和铜油灯残件。

      未发现连续船体,明年要扩大范围

      项目组推测,此次他们抽泥的位置可能是战舰最底部,抽到的是一侧的煤仓和弹药库,因为考古队员在抽泥中发现了炮弹引信和较多不同型号的弹壳。

      还有一个重要的线索,是一枚刻有文字的小铜牌。王泽冰介绍,这枚铜牌的作用是标记所属的这节管道的位置,方便进行检修。铜牌上有文字“第四十四至四十八横肋间双底内量水管第四十八”。

      然而,水下考古队在底部没有发现连续船体,也没有发现存在两边船舷的迹象,残骸都呈零散状散落到泥里。

      “如果没经过暴力破拆,船起码能保留得完整点,或者被完全打捞没了,不可能留下大型钢板、圆铁管。”王泽冰推测,所发现的大装甲板,可能是日本破拆战舰时,不慎掉落,掉到海床上的。

      对于此次发现,王泽冰说,所发现的这艘重要的甲午沉舰,其沉没区域和定远舰沉没海域相近,对研究威海湾内甲午沉舰保存现状具有重要意义,这个遗址点应该是目前威海湾内唯一一个残存甲午沉舰的遗址点。

      “我们只揭露了一小部分。”王泽冰说。明年将继续开展第二期工作,进一步扩大抽泥范围,泥下还掩埋较多残钢板、木构件、大量凝结物、煤,以及大块钢板,这次并没有完全揭露出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范佳 实习生单晓萍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