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研究
    1、丹丹乌力克遗址与新发现的佛寺壁画
    丹丹乌力克遗址处在沙漠之中,暴露在沙漠地表之上,散布在南北长约 10 余公里、东西宽约 2 公里的范围内。其中建筑遗址大都分布在南部,主要是一组组的木柱围篱、灌溉渠道、枯死的桑树等。北部建筑遗址较少,以地表散布大量陶片为特点。
    2002 年考察时发现的佛寺位于该遗址北片偏西处。
    地理坐标为:
    北纬 37°46'28",东经 81°04'22"。
    海拔高度 1230 米。
    其西北方向还有一居址、佛斯等建筑遗迹。
    发现的这座佛寺基本被沙丘掩埋,唯西南处暴露出 4 根高约 1 米的立柱,而东南角因东墙向外倾倒,部分壁画因风吹走了表面的沙子而暴露,故被本次考察发现。发掘清理工作即依显露的壁画进行清理,东墙壁画显露后逐渐扩大,最后清理出了整个佛寺的轮廓。
    佛寺为“回”字形,南北长 8.2 米、东西宽 6 米、残高 0.2 — 1 米(西南角保存较高),外回廊保存基本完整。内回廊约 5 米见方,中心有十字木框架,或为中心柱支架,门朝北开。墙为胡杨立柱夹芦苇结构的木骨泥墙,壁画直接绘在泥墙之上。揭取的 20 余块壁画主要出自倒塌的东墙。在南西回廊内可见到壁画被整块切割掉的痕迹,在西回廊中还发现 10 数张 1927 年的德文报纸,其中夹有一张著名“瑞士植物学家博斯哈德”的名片。据“新疆探查史”,此人确于 1928 年到此遗址,被切割走的壁画应属此人所为。
    本次发现的壁画较为清晰的见佛像、骑士图、婆罗迷文字题记等。
    据斯坦因所获资料及研究,丹丹乌力克遗址的年代可能早到公元 4 — 5 世纪,主要是一处公元 7 — 8 世纪的遗存,公元 8 世纪以后被废弃。据出土汉文和婆罗迷文文书内容,该遗址应是唐代于阗六城之一的“列谢镇”所在,镇将为杨晋卿。是唐代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一处重镇。
    2、丹丹乌力克壁画的抢救性揭取
    该佛寺东墙外回廊墙壁整体向外倾倒,所以该墙壁面上壁画保存基本完整。其余三面内外回廊均坍塌,墙壁坍塌方向或内或外,壁画上下叠压,损坏严重。从共清理出壁画 20 余块、总面积约为 20 余平方米。从壁画的绘画内容和绘画技法来看,该壁画具有较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然而,由于新疆地理位置和气候环境的独特,丹丹乌里克壁画长期埋没与沙漠之中,经历自然环境有害因素的影响,使得丹丹乌里克壁画遭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坏。为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方针,新疆考古研究所,在沙漠性恶劣环境下,对该壁画进行了抢救性揭取,这种揭取对这些壁画的保护具有重要作用和意义。